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三二章 羽林孤儿

第一三二章 羽林孤儿

        第一三二章羽林孤儿

        云琅走到门口停下脚步看着何愁有道:“侏儒连捷是一个可怜人,他就想过一种没人殴打他的日子。

        当初在土山的时候,他羞辱我,其实是为了帮我,我也答应他,给他一片平静的地方,好好地把剩下的岁月过完。

        如果他没有别的事情,不妨就放了他,让他去云氏过几年人过的日子。”

        何愁有嘿嘿笑道:“你心性狡诈,做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偏偏似乎对残疾之人多有宽容,不论是侏儒连捷,还是高世青,都另眼相看。

        这又是一条线索,老夫准备从这一点继续挖掘下去……

        不知为何,老夫总觉得你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需要挖掘……

        小子,有你存在于世,让老夫这快死之人居然把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太难得了。”

        云琅松了一口气笑道:“如此甚好,记得把侏儒连捷送到我家,我怕他在半路上就被人给劫财害命了。”

        “连捷可以,高世青不成,任何盗墓贼胆敢踏进上林苑一步就是死!”

        “去病要统领一千骑兵出城,你去不去?”云琅充满希望的问道。

        何愁有摇头道:“不去,在军中,老夫怎么死的都没人能弄明白!”

        云琅遗憾的摇摇头,就去了霍去病的屋子。

        这段时间以来,霍去病总是显得极为暴躁,不过呢,这家伙是一个极其会控制情绪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他现在暴躁的如同一头狮子,实际上,这家伙却显得比任何人都冷静。

        这是变态狂才有的状态!

        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贾柳子通过烧烤活人来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霍去病却不是这样的。

        他不屑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在弱者身上,并且以极其高贵的情操控制自己不对平民有太多暴虐的想法。

        这样的病治疗起来很简单,只要让霍去病跟匈奴人战斗一下就会好,如果能让他一直跟匈奴人战斗,他将是世界上心态最好的人之一。

        “这是你老婆的信,你好歹看一眼,给人家回一封信啊,丢给曹襄算怎么回事呢?”

        “身在战场,不以家事为念,不以儿女情长为念,这是一个将军必须有的操守。”

        “胡说八道啊,你以为你是铁板一块啊?你儿子的名字都没定呢。”

        霍去病皱皱眉毛道:“霍一,霍二,霍三!”

        “天老爷啊,老二是闺女!”

        “谁规定闺女就不能叫霍二了?难道这个名字比如花,如月,来的难听?”

        “如花就算了,如月还是不错的,就这名字吧,至于你的儿子……就叫霍一,霍三,听起来朗朗上口,好记!”

        “那就这样吧,你是他们的亚父,将来还是他们的师傅,你觉得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看样子我要帮你养儿子,闺女了是吧?”

        “霍家人天资聪颖,你得英才而育之,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霍去病三言两语就杀死了谈话。

        云琅偷偷瞄了一眼张氏写给霍去病的信,觉得白瞎了张氏的一手好字,以及满肚子的好学问。

        “四天后,我就要出征,在这之前做好军卒的挑选事宜,那些老兵就不要带了,他们如今懈怠的厉害,给他们一段时间调养,这次全军只要新来的羽林卫,我要在战场检验一下他们的战力。”

        霍去病板起将军脸之后,云琅只好拱手领命,并且需要快速的去办理好这件事。

        挑选军卒这种事情,一般只有将军跟军司马可以染指,云琅不敢推脱给别人,哪怕是李敢,赵破奴都不成。

        召集齐备了羽林军之后,看着两千虎贲在自己面前列阵,即便是很讨厌战场的云琅,这一刻也觉得血脉贲张。

        “有战事了!”云琅懒懒的道。

        “咚!末将候命!”

        羽林军齐刷刷的敲击胸甲,士气高昂!

        云琅笑道:“不错,不错,每战争先果然不负我羽林之名!

        哈哈哈,按照惯例,我必须告诉你们,此战兵凶战危,要从匈奴人手里夺回被抢走的大汉边民,只有最有胆量的猛士才堪胜任。

        现在想要参战的猛士,可以向前一步走!”

        云琅说完就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羽林军,尽量让自己看到更多的人脸。

        “咚!”

        身披甲胄的军卒再一次齐齐的向前跨出一步!这是全军移动,并没有那一个人停在后面。

        这就是云琅喜欢大汉正规军的地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到边寨就是来作战捞取功劳的,尤其是现在寸功未立,如何能不焦急。

        云琅也向前两步,瞅着队列最前面的校尉曲长王木头道:“士气可用,现在本将命你,自两千将士中挑选出一千虎贲,五日后随将军出战!”

        王木头大笑着理理头盔上的红色羽毛拱手道:“末将从军十四载,终于可以上阵杀敌了!”

        云琅摇头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将军在意的是胜利,而本司马在意的是那个归字。

        挑选做好准备的将士,还没有做好出战准备的将士,就不要强行挑选了,他们还需要磨练。”

        王木头俯首抱拳道:“羽林军上下已经做好了准备,末将枕戈待旦这么些年,无时不刻不在为这一刻的到来做准备!”

        云琅点点头,指指在场的所有将士道:“一千名,不可多一人,不可少一人。

        挑选完毕之后,就报备名单上来,打制身份牌子,上了战场,即便无法带回战死同袍的尸体,也一定要把身份牌带回来,本官会以身份牌来记录生死名册。”

        云琅说完,就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王木头如何挑选人手。

        王木头是曲长,麾下自然会有六个屯将,事实上这一次随同曹襄来受降城的大军中,军官是严重不足的。

        好在骑都尉的军卒早就死伤过半了,军中将官不缺,缺的是真正的好兵。

        羽林军与一般的军队不同,他们的父辈大多是战死的军卒,因此又有羽林孤儿之说。

        朝廷为了补偿那些战死的将士,特意从他们的遗孤中挑选一个最强壮的参军,羽林孤儿一进入军中,就拿着父祖辈应该拿的钱粮,这些钱粮可以继续弥补家用,而他们,从小就要接受军事训练,因此,羽林孤儿要比一般的军伍强悍几分。

        军中哭泣历来是大忌,因此,云琅看到是个抹眼泪的年轻军卒就笑着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他看的很清楚,这几个军卒的年岁恐怕将将只有十五岁,其中两个恐怕连十五岁都没有。

        云琅自己就是从羽林军中出来的,如何会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王木头不许这些少年军参战,损伤了他们的自尊。

        少年军见军司马向他们招收,迅速擦干眼泪,继续昂首挺胸的来到云琅面前。

        云琅挨个用拳头捶打一下这些少年的胸甲笑眯眯的道:“受降城一战,本官的亲兵损失殆尽,正想从军中挑选猛士充任亲卫,就你们几个了。”

        守在一边担心军司马责罚这些少年人的王木头闻言大喜,见这些少年军似乎并不是很满意,抬腿一脚踹在年纪最大的一个少年军的屁股上喝骂道:“贼囚攮的,军司马这是在抬举你们呢,居然没个下数,还不快快参拜军将!”

        挨了踢,这群少年军连忙拜倒下去,拜见自己的亲军将!

        云琅将这些亲兵一一的搀扶起来,要他们站在背后,然后继续看王木头挑选战兵。

        一千军卒很快就被熟门熟路的王木头以及一干屯将给挑选好了,没有挑选上的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云琅抬手笑道:“出战有出战的好处,守城有守城的好处,咱们受降城啊,最不缺的就是战斗与军功。

        开春的时候,就在这座城池之下,堪称尸横遍野,我不怕你们向往战场,只怕你们将来会害怕上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