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三九章事情总有两面性

第一三九章事情总有两面性

        第一三九章事情总有两面性

        “红袖,红袖你快下来!”

        云琅站在楼下呼唤红袖,老虎在他身边上蹿下跳,很兴奋的等待红袖下楼。

        红袖用团扇掩着半边面孔娇羞的道:“我不下去,正教小郎识字呢。”

        话音刚落,云哲滴答着口水的小脸就出现在台阶上,指着老虎大声叫着:“虎,虎,虎!”

        才要爬下楼梯,就被红袖给抱进屋子里,并且重重的关上房门,再无声息。

        红袖进去了,老虎就没了蹦跳的心思,懒懒的瞅了云琅一眼,就找了一块干净的台阶,趴在上面不动弹了。

        云琅不明白,自家不到三岁的儿子能认识什么字,不过,红袖的理由非常的正当,他也无话可说。

        只好泱泱的离去。

        小虫那一颗核桃塞嘴里用力的一咬,核桃在她的银牙压迫下顿时碎裂。

        她一边吃核桃一边对红袖道:“你就是一个傻子,人家喊你你就下去?

        知不知道啊,家主这时候一定没怀好心,难道说你昨日里还没被他轻薄够么?”

        红袖羞恼的道:“还不是你说的……”

        小虫丢掉核桃皮掸掸裙子上的核桃渣子道:“说你傻还真是傻,女人值钱的就是身子,这可不能轻易就给了,要是给的不清不白,人家以后糟践你,你还没话说。

        反正都是你上杆子爬的。”

        红袖皱眉道:“家主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女人最值钱的是脑子,是智慧,是善良。”

        小虫嗤的笑了一声道:“丑庸够善良的吧,宁愿自己背罪责也要偷粮食给褚狼他们,都脱光爬家主床上了,家主为什么不喜欢她?

        我算是够聪慧了吧,家主洗澡我都伺候过,为何不见他对我动手动脚?

        凭什么他跟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抓脚,就是撕扯罗袜的?还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太魅惑人心了。

        你再看看咱家的少君,细君,哪一个不是绝色美人儿?即便是外边的那个卓姬,那也是艳名动长安的主!

        说白了,家主口是心非,他喜欢的就是漂亮的,什么聪慧,什么善良都是骗人的。”

        “罗袜是老虎撕扯的……”红袖还在极力为云琅掩饰。

        “那是他兄弟在帮他,知不知道啊,当初家主偷看卓姬洗澡的时候,大王就在旁边,还跳下水池,帮他兄弟撵卓姬她们出水池,好方便他兄弟看个痛快。

        你看看大王,好好地兽中之王,现在整日里獐头鼠目的乱跑,还有一点兽中之王该有的模样吗?

        这就是跟家主待得时间长了学坏了。”

        “大王很乖啊,从不咬人不说,还会打猎,家里缺肉食的时候不都是大王去林子里抓猪回来给我们吃的吗?

        你就一点都不记大王的好?”

        “当然记得,我们当年去黑松林取水的时候不都是大王陪着我们的吗?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你没见我以前给老虎洗澡的时候,比我自己洗澡都上心?

        我只是告诉你,在家主身边过日子,最好多一点心眼,你想想啊,我夫君多傻的人啊,都被家主教导成博士。

        我婆母可说了,家主就是一个聪明水多的往外横溢的人,他多余出来的聪明水啊,就够我夫君跟大伯受用一生的。

        我以前也是一个比傻子好不到那里的人,结果你看呢,姐姐我现在可是孟氏的一家之主,我说出来的话,我公婆都要听,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出过差错。”

        红袖听的一脸茫然。

        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论起读书,弹琴,作画,烹茶,插花,小虫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一到男女情爱,家中琐事,她就一窍不通了,不能指望一个喜欢居住在院子里不出门的人有那么多的生活常识。

        “我喜欢君侯!”

        红袖想了一会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小虫抽抽鼻子道:“我要是站在长安街头大喊一声,问有没有人喜欢我家君侯,你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红袖不解的道:“你在发疯!”

        小虫大笑道:“可不是我发疯,是街市上的那些女子发疯,楼上的会跳下来抢君侯,锁在家里的会翻墙出来抢君侯,你真以为君侯的儒雅,博学,勇猛,英俊之名是假的?

        最重要的是咱家君侯对女子算是最温柔的一个,仅仅是一曲《美人歌》就让长安少女朝思梦想,恨不能化身刘陵那个贱人。“

        红袖惊恐的瞅着小虫。

        小虫又往嘴里送了一颗核桃,用力咬,却没有咬开,就打开门见老虎趴在台子上,就冲着老虎招手,老虎迅速的跑进了屋子,小虫就把核桃塞老虎嘴里……

        一连吃了三颗美味的核桃,小虫这才靠着老虎的肚皮又对红袖道:“知道不,我跟孟二成亲的那一天,那家伙跟死人一样,一脸傻笑的趴在床上看我睡觉,我让他上床睡,他说就喜欢看着我睡觉,害怕睡着了再睁眼我就不见了。

        听得我心酸,拉他上床……

        你捂耳朵干什么?

        这些事情原本该是母亲教你的,你母亲没了,丑庸姐姐又在阳陵邑,所以啊,只有我这个当姐姐的来教你。

        正经的人伦大道,事关子嗣,是大事,把手放下来,好好听!”

        “知道不,我扯孟二裤头的时候他叫的跟杀猪一样,就这,我婆婆还站在门外大声喊着要我对他儿子温柔一些……”

        小虫讲的一脸陶醉,红袖听的面红耳赤。

        “……你看,男人就这点用处,第一次尝到了甜头,第二天,天还没黑呢,孟二那个傻瓜就脱得精光躺在床上冲着我傻笑……”

        小虫不一会就吃了很多的核桃,红袖连忙找来更多的核桃堆在小虫身边。

        老虎嗑核桃嗑的牙齿痛,好几次想要逃跑,都被小虫揪着耳朵按在地上,说到兴起之时,骑在老虎身上哈哈大笑,如同一个真正的武松。

        至于学认字的云哲,这时候早就吃掉了好几张纸,脸上还有一大团墨渍,一身锦缎做的大红小棉袄也被墨渍沾染成了黑红色,有点像老虎的斑纹。

        董仲舒历来是一个坐起立行之人,前一天才说了要具帖邀请天下大儒来长安讲学。

        第二天他已经具好名字的帖子已经送到了云氏,格式,内容他已经写好了,云琅要做的就是在上面签字,再按照纸条上的数字把路费铜钱分发好,交给年轻的儒家弟子就好。

        上一次与鬼谷子,许莫负同一时间来到长安的大儒是为了战斗才来到长安的。那一次来长安生死难料,来的都是一些真正的儒家大能。

        他们意志坚定,抱着为自己的学说献身的目的来到长安的。

        现在,再一次邀请他们来,就是一场胜利的大会,一场按功付酬的分赃大会。

        因此,在银钱方面,极为宽松,董仲舒甚至抽调了长安城里所有能借到的马车,每一辆马车派一个弟子两个护卫,可谓恭敬到了极点。

        所有事情都齐备了,儒家子弟已经背好包袱,马车就停在云氏大门外边,就等云琅具名,发钱,而后就立刻上路。

        云琅自然痛快的给了钱,还特意赞助了三辆最好的马车去山东接孔氏,颜氏,孟氏的重要人物。

        这些事情做完之后,云琅找来了一大摞红色的名帖封皮细心地给所有名帖套上,每一个名帖封皮上都有云氏钱庄四个字组成的祥云牡丹图案,非常的醒目。

        做完这些事,云琅见那些等待出发的儒家子弟有些呆滞,不用吩咐,伺立一边的梁翁就笑呵呵的抬出一箱子钱袋,给每一个儒家弟子分发了一枚。

        还以为这些方正的人可能不愿意接受,没想到梁翁的钱袋送到他们手上,他们立刻就接了。

        然后就拿起自己要去接的人的名帖,跳上马车就各奔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