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生化危机

第六十章 生化危机

        第六十章生化危机

        在水里很影响实力发挥!

        激情过后,两人疲倦的靠在温泉边相互依偎着闲谈。

        “老天对我很不公平,在最好的年纪里遇到了最恶心的人,却把不好的一面留给了你。”

        卓姬在云琅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闲话,她对自己的年纪真是太不满意了。

        云琅笑道:“很好啊,满足了我对女人的所有幻想。”

        在这方面云琅并不觉得自己吃亏了,相反,如果把以前的年纪算上,他可能比卓姬还要大一点。

        “我不知廉耻的委身于你,伤害了你的名声……”

        “胡说八道,刚才很快活啊,你好,我也挺好的,管那么多做什么。

        人生不过百年,日子如同流水一般从身边掠过,我们想要抓住都难,那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去后悔。

        把现在的日子过好,过美,不辜负每一天就是我们的胜利。

        其实真正算起来,你才是一个有福气的,你年纪大一些,就会走的早一些,而生死间是有大恐怖的,那个时候,我还能守在你身边送你最后一程,让你走的安心,走的没那么恐惧。”

        卓姬呻吟一声,云琅的情话说的总是与众不同,她喜欢听,喜欢沿着这样的情话去想久远的未来。

        在这之前,卓姬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只想快快的把自己的一生过完,然后期待一下来生。

        “我的腰身变得松弛了,我很努力的去修补,为了它,我经常把自己折腾的精疲力竭,效果还是不好。

        只有这样做了我心里才会舒坦一些,你们男人都爱好颜色,如果妇人的颜色凋零,最好的情义都会慢慢消退。

        咦?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积蓄力量,准备再战……”

        说再多的情话都不如实际行动,这一点云琅早就知道。

        直到下午的时候,云琅跟卓姬两人才沿着林间小路走了下来,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丫鬟跟家丁。

        路上遇到了老虎大王,这家伙漂亮的皮毛上沾满了苍耳,也不知钻到哪里去了。

        掰开老虎的嘴巴,在他嘴里没发现硬刺,这才放心,老虎越来越傻了,前年招惹了马蜂,去年招惹了秦岭恶霸豪猪。

        这两种东西都不在他的食谱中,他却偏偏要去招惹,弄得凄惨至极,云琅现在很不放心让他自己进山了。

        在云氏庄园里,他太容易得到食物,以至于失去了原有的警惕之心。

        卓姬见云琅用手把老虎的牙齿摸了一个遍,就有些妒忌的道:“你待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上心。”

        云琅回头笑道:“放心,只要是属于我的,我没有不上心的。

        老子在这个天地间本来就没有拥有太多的东西,一个都不准少的要照顾好。”

        卓姬大笑道:“果然是男人,但愿您的怀抱足够宽广!”

        云琅笑道:“我没有去病那种征伐天下为己任的胸怀,我是一个小人物,只想让我的世界里没有眼泪跟悲哀。”

        卓姬见丈夫说的慷慨,就凑过来拉着云琅的胳膊道:“回去我弹琴给你听。”

        云琅嗤之以鼻。

        “你最美的样子我已经领教过了,弹琴有什么好的。”

        卓姬怒道:“俗不可耐!”

        云琅疑惑的道:“你不喜欢俗事情,刚才为什么比我还欢快?”

        卓姬想要掐死云琅,见身后的丫鬟家将们一个个忍得很辛苦,就挥挥衣袖,不理睬云琅跟老虎,衣袖飘飘的如同仙女一样穿过绿野回庄子了。

        好不容易把老虎身上的苍耳清除干净,云琅这才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摸着老虎的脑袋道:“真不知道这些女人到底想要什么,老子刚才已经在拿命来爱她了。”

        老虎也觉得自己兄弟委屈,长啸一声,震得山涧林木叶片哗哗作响。

        正在庄子里带着一群幼童收鸡蛋的梁翁,听到老虎的叫声,见鸡圈里的鸡一个个被吓得胡乱扑腾,就叹口气道:“害怕个什么劲啊,大王的叫声你们难道还没有习惯吗?

        这一扑腾,明天就少三成的蛋……唉,这以后啊,不能让大王再乱叫唤了,叫唤一次损失自家上千个钱,这哪里是叫唤哟……”

        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从草堆里摸出一个格外大的双黄鸡蛋举到梁翁眼前道:“这是最大的!”

        早就阅蛋无数的梁翁笑道:“阿爷见过更大的。”

        孟大提着一只死鸡走过来,瓮声瓮气的对梁翁道:“这一群鸡一定要隔离,再发现有死鸡,就要全部活埋掉。”

        梁翁闻言打了一个哆嗦道:“起鸡瘟了?”

        孟大摇头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如果明日没有死鸡,就说明没有鸡瘟……如果明天死了鸡,就要把这些鸡撒上石灰埋掉。”

        梁翁瞅瞅篮子里的鸡蛋,又看看满鸡圈的鸡,咬着牙对跟前的小孩们道:“抓紧收鸡蛋,回去之后,把衣裳换掉,用热水沐浴,衣衫泡石灰水。”

        云氏的顽童素来听命,见梁翁面色黯淡,不敢多问,快快的收完鸡蛋,就随着梁翁去云氏温度最好的那眼温泉中沐浴。

        吃晚饭的时候,云琅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放下饭碗亲自去探查之后,发现鸡圈中并没有异常,再次问过孟大,孟二之后,才知道这三天里已经死了十六只鸡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派人去了长门宫,霍氏,曹氏,李氏问过才知道,他们家中的最近也有鸡在死亡,死的比云氏还要多。

        直到半夜,云琅这才将所有的消息综合看完。

        “定是鸡瘟无疑!”

        云琅丢下梁翁汇总的消息淡淡的道。

        “这可怎么得了,家里养了足足八万只鸡呢。”说着话,梁翁的身子就瘫倒在地上,老泪横流。

        说起来养鸡在云氏早就不是重要的产业了,可是呢,在梁翁这个固执的老汉看来,云氏就是从养鸡开始发家的,这就是云氏的根本,如果鸡出了问题,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趁着鸡瘟还没有开始,杀了吧!”

        “全杀了?”梁翁泣不成声。

        “现在杀,还能落一点鸡肉,等瘟疫开始了,就什么都落不下了。

        去吧,把全家人都叫起来,一起杀鸡!”

        “天爷爷啊,十万只呢!”

        云琅无奈的摊摊手道:“你就多吃一点鸡肉。”

        “君侯,您是天上的星君下凡,千万想一个法子啊,十万只鸡就是十万条命啊。”

        云琅回想了一下,发现在后世,只要遇到鸡瘟……恐怕也只有杀鸡,埋鸡这一条路好走了,只是在后世,人们一般不吃,全部销毁而已。

        后世人都没法子的事情,云琅哪来的办法?

        “这个真的没办法,遇到鸡瘟活该养鸡的倒霉,杀了吧,没救了。

        同时把这话告诉长门宫养鸡的管事,顺便也告知曹氏,霍氏,李氏,再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告诉他们,但凡是养鸡的人家开始杀**。”

        宋乔叹口气道:“长门宫,曹氏,霍氏,李氏会听您的,可是要那些小户人家也听您的,恐怕很难。”

        云琅摇头道:“都喜欢听好话,没人愿意听噩耗,不要紧,这一次不听,下一次就会听了,总要付出代价之后才会认同真理。”

        红袖摇头道:“上林苑养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样的损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弥补回来。”

        云琅被红袖的一番话说的愣住了,过了好久,才对梁翁道:“再去猪舍,牛圈,羊圈那里去看看,我觉得这件事不太对,鸡瘟会来,只是不该这个时候来。”

        正在哭泣的梁翁被主人的话吓坏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喊着猪倌羊倌牛倌的名字,一阵风般的就跑了。

        刚刚还很镇定的宋乔也没了安定的模样,匆匆拉住丈夫的手道:“猪瘟,羊瘟,牛瘟?”

        云琅倒吸一口气道:“如果是真的,那就麻烦大了。”

        “怎么可能一次性的全部爆发?”

        云琅叹口气道:“这可能要问李陵这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