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吃好,喝好

第九十三章吃好,喝好

        第九十三章吃好,喝好



        有红袖在,李夫人的模样云琅就记得不是那么太清楚了。



        说起来很怪,夫妇二人敦伦,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与外边的女人野合却往往得不到原谅。



        傍晚的时候,云琅动身去长门宫,满脑子都是红袖痴缠的模样,有红袖这三碗酒垫底,这个时候去看别的美人儿,估计会有一个非常平和的心态。



        阿娇要李夫人当着重臣的面起舞,对她算不得侮辱,毕竟,一个还没有名分的女人,阿娇有一万个理由当她是歌姬。



        事实上,阿娇现在也没有什么名分,可是呢,满大汉的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件事。



        不论是皇帝,还是丞相,三公大夫,御史猛将,见了阿娇还是把她当皇后对待,见面时候的礼仪也是君臣之礼,只不过不能喊皇后陛下,而是贵人陛下!云琅从侧门走进长门宫之后,一股子浓烈的嚣张气焰就扑面而来……



        漫天的白雪下的非常嚣张,巨大的荷花池里不但不结冰,反而冒着淡淡的白气很嚣张,金甲武士披着红色披风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非常的嚣张,无数盏红色的莲花灯笼在白雪中红艳艳的如同真正的莲花盛开,这就更加嚣张了。



        至于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厨娘排着队从云氏走进长门宫这就更加嚣张了,因为,连云琅这个家主都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长门宫。



        高大的长门宫就像着火一般明亮,偶尔有人打开门窗,立刻就有明晃晃的光柱从里面爆出来,这让云琅觉得阿娇的楼阁里可能藏了一颗太阳。



        很明显,云琅来早了,堂堂的永安侯,卫将军来到长门宫不但没人招待,还被所有人忽视。



        眼看着殷红的葡萄酿泉水般的从一座巨大的冰山上喷涌而出,再沿着冰雪渠道倾泻而下,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云琅,也忍不住用冰山边上的玉碗,接了一碗葡萄酿站在雪地里慢慢的啜饮。



        跟红袖在一起的时候血脉贲张,浑身滚烫,这时候还没有消下去,正好用冰酒稳定一下情绪。



        一碗酒都没有喝完,就看到曹襄乘坐着巨大的马车来到了长门宫前的平台上,穿的跟狗熊一样,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路。



        抬头看见了云琅,立刻就甩开了侍女,大步流星的来到云琅跟前淫猥的道:“你来得早,听没听说李夫人会穿什么衣裳跳舞,是不是纱衣?”



        话音刚落,就发现汲黯也在往这边走,立刻就大声对云琅道:“今夜我等一定要做到非礼勿视!”



        云琅也不答话,继续喝自己的酒,既然酒山都摆到外边了,他觉得阿娇今天一定很生气,估计是要这个李夫人在冰雪中舞蹈!



        汲黯也接了一碗酒,学着云琅的模样啜饮,见曹襄过来了,就冷笑道:“我是来看美人的!”



        曹襄怒道:“无耻之尤!”



        云琅弄了一碗酒递给曹襄道:“消消气,我们其实都是无辜的,只是碍于阿娇贵人的颜面,不敢不来罢了。”



        汲黯看了云琅一眼道:“难得你能想出这样的借口,不错,一会老夫拿来用一下,抵挡一下那些皮里阳秋之徒。”



        官做的越大,就越是真诚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太好骗,这时候再假惺惺的说一些场面话会被别人嗤之以鼻。



        云琅的解释就很合理了。



        反正大家都摄于阿娇的淫威不敢不来,看了百看,不看白不看。



        站在冰雪中喝冰酒,冰酒到了肚子里却能腾起一股子暖意,所以,待在这里并不算冷。



        更何况,所有的人身上都裹着皮裘,酒喝多了反而觉得有些热。



        长门宫的仆役们办事很有效率,不一会就用巨大的木板,在荷花池子上搭建了一座平台,铺上厚厚的地毯之后,一个可以跳舞的台子就搭建好了。



        在十几个气死风灯的照射下,即便是白雪似乎都避开了这座平台。



        一个青衣人连滚带爬的来到长门宫下,也不管地上的冰雪,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冲着楼上凄厉的喊道:“求贵人开恩啊!”



        那人跪在地上看不清眉眼,曹襄皱眉道:“哪来的臭虫,居然敢破坏我们的雅兴!”



        云琅瞟了一眼青衣人道:“李延年!”



        “跳舞而已,又不是杀他妹子,他干嘛要如此败兴?”



        汲黯笑道:“老夫今天就是来看热闹的,至于美人儿,老夫年纪大了有心无力,就是想看看李氏兄妹在冬狩的时候高调开场,却不知该如何收场!”



        曹襄笑道:“她那么做的时候,就该考虑到这个下场。”



        云琅瞅着跪在那里浑身沾满白雪的李延年道:“我觉得没这么简单,既然做了就该有应付的手段才是!”



        曹襄道:“皇后与阿娇联手,回旋的余地不大,除非我舅舅出手,否则,阿娇就算是要李夫人脱光了跳舞,她也必须跳。



        不过,阿娇跟皇后应该是不会太过分,毕竟,真的那么做,我舅舅的颜面无光。”



        随着重臣到来的越来越多,云琅他们所在的棚子渐渐地不够站立的了,毕竟,这里才是看歌舞最好的一个地方。



        “求贵人开嗯呐!”



        每隔三十个数,李延年就会哀求一次,此时,他已经成了一个雪人,须发皆白。



        云琅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低声对曹襄道:“苗头不对!”



        曹襄也闻到了阴谋的味道点点头道:“是不对!”



        汲黯嘿嘿笑道:“终于有点意思了。”



        云琅笑着将汲黯的酒碗添满道:“您老仔细说说!”



        汲黯白了云琅一眼道:“少来套老夫的话,反正阿娇贵人这次占不到什么便宜。”



        “叫停?”曹襄道。



        “不能叫停,叫停了阿娇就更加的没颜面了,此时,只能见招拆招了。”



        云琅沉声道。



        汲黯笑道:“你准备怎么帮阿娇?”



        云琅正要挥手,却看见大长秋从长门宫里大步流星的走出来,单手按着李延年的脖颈道:“前几年,主父偃与战马同槽而食的事情,看样子已经被世人给遗忘了。



        既然忘记了,那就重新领略一下也好,反正都是冬日,正当其时。”



        被大长秋按住脖颈的李延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汲黯瞅着李延年被大长秋提小鸡一样的提走了,就对云琅道:“阿娇贵人看样子不打算讲理了。”



        云琅道:“阿娇贵人什么时候跟人讲过理?”



        汲黯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事情到了现在,云琅算是发现了,阿娇这是真的在发飙。



        眼看着,公孙贺来了,桑弘羊来了,董仲舒来了,卫青来了,公孙敖一干将领也来了。



        这里依旧没有招待客人的人出现,不过,无数美食倒是流水般的送了上来。



        公孙贺见场面难堪,就主动招呼大家到各个棚子底下就坐,群臣才入座,就有仆役抬着一个个火盆送到众人身边。



        一排排的乐师抱着乐器上了搭建好的台子,跪坐在台子两边,安静的等候舞者的到来。



        云琅原本是跟曹襄联席的,汲黯却挤了过来坐在云琅身边道:“陛下恐怕就在楼上吧?”



        曹襄笑道:“自从冬狩之后,陛下一直都在长门宫,顺便告诉你一声,皇后也在长门宫!”



        汲黯抚掌大笑道:“如此说来,皇长子刘据将要登上太子之位了吧?”



        云琅摇头道:“江山统继之事,某家以为应该是由陛下一言而决,我等臣子还是莫要多嘴多舌。”



        汲黯摇头道:“你要是真的这么想,应该可以长命百岁。”



        云琅正要反驳一下,就发现眼前光明一片,只见身后的长门宫二楼所有的吗,门窗全部打开,在牛油大烛的照耀下,原本被阿娇用金箔包过的大厅,金光闪烁,夺人耳目至极。



        披着紫色轻裘的阿娇端坐在一个被宫人推出来的小亭子里,显得极为华贵。



        可是,所有人的目光并未落在阿娇身上,而是齐齐的落在了一声玄色衣衫,未戴冠帽随着亭子走出来的刘彻身上。



        群臣见礼。



        刘彻轻轻地挥挥手道:“吃好,喝好!”



        然后坐在最中央的锦榻上,取过一本书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