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一二章新的大门

第一一二章新的大门

        第一一二章新的大门

        云氏的婆子们是长安城乃至关中最重要的一个群体,算是大汉国第一批凭借自己的双手富裕起来的群体,她们有钱,有见识,也有胆量。

        长门宫的仆妇们算是第二批,可惜,就见识而言,她们与云氏的婆子们相去甚远。

        七八年前,当阳陵邑的房子,店铺用荚钱都能购买的时候,云氏的婆子们早就人手一座宅院了。

        一些担任工头,管事的婆子甚至不止一座宅院。

        当富贵城还仅仅存在于规划图上的时候,还是这些婆子,她们整日里在云氏混饭吃,却把自己赚到的所有钱粮拿出来,一股脑的投入到了富贵城的建设中,于是,当富贵城建成之后,她们自然就有权力,在富贵城里修建属于自己的宅子。

        当云氏钱庄刚刚开始与子钱家开战,利率最低的时候,她们就果断的将阳陵邑,乃至富贵城还没有踪影的房子抵押给别的子钱家,拿着大笔的银钱投资给了云氏钱庄……

        几番运作下来,每当云氏钱庄的资本开始翻倍成长的时候,她们的资产也在翻倍的成长……

        于是,大汉国内最密集的富婆群就出现在了上林苑!

        于是,云氏的婆子们开始引领关中,乃至大汉国的消费风潮。

        每当关中又有最好的胭脂花粉出现,第一个使用的一定是云氏的婆子们。

        每当关中的妇人们又有了新的发式,第一个美美的炫耀的妇人一定是云氏的婆子。

        每当关中的金匠们做出了最新的首饰样子,第一个佩戴的依旧是云氏的婆子。

        每当……

        总之,不论什么好东西,想要大规模推广售卖之前,先要过云氏的婆子们这一关。

        如果云氏的婆子们喜欢,这东西必定会在长安城流行开来,云氏的婆子们几乎成了长安商贾们判断东西好坏的试金石!

        至少,在长安,在阳陵邑,在富贵城,没有一个商贾胆敢怠慢任何婆子,且不论她身上的衣衫是否干净。

        曾经有首饰商贾这样做过,将一个身穿奇怪衣衫的婆子从店铺里撵了出去,却不知这个看似奇怪的婆子,正是云氏刚刚离开绸布工坊的婆子,来不及换衣衫就来拿自己早就定制好的首饰,没想到被只敬衣冠不敬人的掌柜给撵了出去。

        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这家原本极为兴盛的店铺就日渐萧条,最终关张大吉。

        这样的事情多了,关中就开始流传一句话——云氏的婆子惹不得!

        满关中都是她们的传说,以及她们的丰功伟绩!

        大汉的女子地位依旧不高,云氏婆子群的出现,让关中的女子在嫁给高官显宦之后,有了一条新的可以崛起的榜样。

        夏侯兰就是其中的一位!

        当她在父亲的逼迫下给一群宦官起舞,希望能够通过一群宦官最后达到进入皇宫的目的。

        于是,心有不甘的夏侯兰自然将舞蹈跳的一塌糊涂,并且她的奇怪妆容,给这些宦官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从那之后,不论夏侯静如何运作,都没能将他家美丽的大女送进皇宫,侍奉天子。

        这一次不同了,刘据来夏侯氏做客的时候看到了小兰儿,也发现了小兰儿的美丽,一句此女甚佳,就让夏侯静的心头火热起来,再一次看到了将小兰儿送进皇宫的希望。

        夏侯兰从未想过要走进皇宫那个女人的斗场,尤其是认识了梁赞之后,她就发现,上苍并没有对她不公平,相反,对她极为厚爱。

        当她傻傻的告诉梁赞,她不喜欢嫁入豪门大家,然后继续守在后宅消磨岁月,更不愿意进入皇宫,与一群女人争夺皇帝的宠爱……她觉得自己读书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这些。

        然后就从梁赞口中知晓了这世上还有一群叫做云氏婆子的人群。

        她甚至偷偷地女扮男装,在梁赞的帮助下亲自去了一趟云氏与那些婆子们相处了一日。

        她发现,自己喜欢这种日子,哪怕需要她去工坊做工,她依旧喜欢,并且认为这就是她苦苦追寻的生活。

        她喜欢这群通过自己的双手,不依靠男人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的女人,并且幻想,如果自己可以加入,将会远远地超越婆子们眼中的神——刘婆!

        再后来,因为怀念在云氏吃过的糕饼,她就一口气开了四家糕饼店,当然,是以梁赞的名义开的。

        夏侯静的一张脸彻底的扭曲了……

        夏侯衍又开始了自己无意义的咆哮……

        “拿下这个孽障!”夏侯静大吼一声,怒眼环睁,须发酋张。

        梁赞叹息一声,就跨前一步,挡在夏侯兰的身前拱手道:“先生既然不喜欢小兰儿,不妨将她许配给弟子。”

        夏侯静怒吼道:“做梦!”

        夏侯兰从梁赞的身后走出来道:“耶耶自称算无遗策,不知耶耶知否今日之事?”

        夏侯静冷冷的看着夏侯兰道:“你虽非老夫出,老夫养你一十六年,眼看着你从一介婴儿长大成人,你就是如此回报我的么?”

        夏侯兰笑道:“耶耶收留兰儿的目的本来就不纯,如何让兰儿感恩戴德呢?

        同辈姐妹一十六人,如今又有几人在世,几人过上了好日子呢?

        在耶耶眼中,兰儿不过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可以笼络人心的工具,这些年,耶耶以兰儿为诱饵,不也笼络到了很多人么?

        短短三年,兰儿就定亲四次,也退亲四次,这一次,既然耶耶想要兰儿笼络住梁赞,兰儿做到了。”

        梁赞听夏侯兰如此说话,站在一边连连点头道:“确实被兰儿迷惑住了,且不能自拔!”

        夏侯静已经失去了耐心,指着人群里的家丁道:“将她拿下,关进阁楼,禁食三日,没有老夫的准许,不得放出来。”

        梁赞连忙道:“先生,不妥,不妥!”

        夏侯静阴森森的看着梁赞道:“你为了一个女子,就要割舍我们的师徒情谊,连自己的前程都不要了吗?”

        梁赞道:“弟子以为小兰儿如此做,才是真正的在帮夏侯氏先生千万莫要错怪了好人。”

        夏侯静无声的笑了一声,指着梁赞道:“从现在起你已经不再是老夫门下弟子,老夫会昭告天下读书人,将你的狼心狗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梁赞嘿嘿笑道:“先生莫要恼怒,此事一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夏侯衍冷笑道:“你还想骗我耶耶到几时?”

        梁赞不耐烦的瞅了夏侯衍一眼道:“不学无术,却一定要把自己置身于漩涡之中,真是蠢得让人难以置信!”

        夏侯衍大笑道:“你觉得常山王不能成为太子吗?”

        梁赞先是看看夏侯静,见他依旧冷着一张脸,连夏侯衍用恶毒的话语给梁赞下套都视而不见。

        就轻叹一声道:“常山王成为我大汉的太子已经势不可挡,然而,常山王成了太子,对夏侯氏来说却不是什么好兆头,为了亲近太子,却恶了陛下,弟子以为愚不可及。”

        夏侯静冷冷的道:“拿下!”

        家丁群里有些骚动,一些家丁想要遵从家主的吩咐捉拿夏侯兰,却被另外一些家丁给牢牢地挟持住,终于低头不语,也不再出头了。

        夏侯静直到此时才认真了起来,他发现,他一连呼喊了三声拿下,却无人遵从他的号令。

        “你收买了这些人?”夏侯静带着嘲讽的笑意问梁赞。

        梁赞摇摇头道:“弟子一介外姓人,如何能赢得夏侯氏族人的拥戴?“

        说罢,就把身后的夏侯兰推了出来,笑吟吟的道:“有很多族人希望能跟着小兰儿过上好日子,吃几顿饱饭。”

        夏侯静笑了,起身来到夏侯兰身边,看着夏侯兰的眼睛道:“你觉得能逃脱老夫的掌控吗?”

        梁赞从怀里取出一本册簿对夏侯静道:“小兰儿是夏侯氏分支的家主,与先生无涉!”

        梁赞给出的是一本户籍册簿,仅仅是长安县县令红彤彤的官印就让这本册簿的真实性无从质疑。

        “你做了手脚?”

        梁赞羞涩的道:“被小兰儿迷惑住了,自然唯她命是从,不小心办下的事情。”

        夏侯静也不看册簿,他相信梁赞的话,这两年他对这个弟子的认知太深了,他说的话必然是真的,按照他谨慎的性格,再想用父亲的权力来对付夏侯兰明显是做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