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六一章被智慧碾压的谢宁

第一六一章被智慧碾压的谢宁

        第一六一章被智慧碾压的谢宁

        “长安市上可否繁华依旧?”刘陵的身子陷在皮毛中,看见谢宁之后,眼角居然有泪光闪烁。

        谢宁不敢抬头看刘陵,低声道:”更胜往昔,开了上元禁,每到上元夜,灯火辉煌,如同白昼。”

        “可有妇人跳舞?”

        “有,不过更多的是胡姬,如今,龟兹妇人多去汉地以舞蹈奏乐为生,每到夜晚,长安城歌舞不断,有人纵酒高歌,呼卢喝雉之声漏夜不绝,更有大秦猛士相互搏杀为戏,让人不忍睡去,唯恐辜负了好时光。”

        “云氏还会在上元日煮糯米团子吗?”

        “如今,不仅仅是云氏煮糯米团子,此风俗已经漫延关中,但凡是小康之家,定会在上元日吃一些加了糖霜的糯米团子,以为乐事。”

        “他家里还挂红灯笼吗?”

        “不挂了,挂灯山已经成了长门宫的惯例,每到上元夜,长门宫就要悬挂上万盏灯笼,一夜之间需要耗费灯油千斤,不过,灯山点亮之后,金黄色的长门宫就成了人间仙境。”

        “令人神往啊,想当年,朕在云氏学艺之时,就最喜欢云氏的红色灯笼,一旦这些灯笼悬挂起来,整个云氏就成了火一样的红色世界。

        云氏那些丑陋的仆妇的老脸,也会被灯光打扮的漂亮了三分,那时候,经常看见云氏仆妇与人在黑暗处偷情,也不知是灯光的原因,还是春情涌动,总让人觉得日子就该这样过,才快意一些。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八年时光,正是令人怀念啊。”

        谢宁大着胆子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刘陵,他是来接受人家甄别的,不是来跟刘陵一起回忆昔日的好时光的。

        见刘陵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就只好耐着性子等候刘陵从梦幻中醒来。

        “你父亲被腰斩了?”刘陵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冷冽的如同大帐外边的冰雪。

        谢宁连忙道:“家父被奸人所害!”

        刘陵忽然笑了起来,指着谢宁道:“如果你父亲在我大匈奴做了跟他在大汉国同样的事情,他能接受的唯一处罚就是——五牛分尸!

        你以为在汉国犯了的错,在我大匈奴就不是罪过吗?”

        谢宁谦卑的跪倒在刘陵面前道:“谢氏族人在田横岛上为一口吃食,用命相博,如今恐怕已经死伤殆尽了,只留下谢宁一人苟且偷生,求公主给谢氏一条活路。

        谢宁必定以命报答。”

        或许是公主两字打动了刘陵,她的神色不再那么凌厉,轻轻抚摸着怀里的黑色狸猫道:“一句公主让朕似乎又回到了昔日的时光,谢宁,你真的很会说话。

        你的遭遇不假,朕没有理由不相信你有归顺大匈奴的诚意,既然如此,你想要什么样的职位呢?”

        谢宁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刘陵道:“谢大阏氏收留,谢宁不敢奢求,只求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成。”

        刘陵笑道:“你没有想过复仇吗?”

        谢宁惨笑一声道:“不敢想!家父临终前有言,要我活下去,莫要断了谢氏香火。”

        刘陵轻叹一声道:“刘彻如今果然强大到让人不敢怨恨的地步了吗?

        谢宁,你认为我大匈奴可有击败汉国的可能?”

        谢宁摇头道:“毫无可能!”

        刘陵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谢宁会把这个问题回答的如此干脆利落。

        “为何?昔日我大匈奴先王也曾在白登山逼迫刘氏先王丢盔弃甲,夺路而逃,难道今时今日就做不到吗?”

        谢宁正色道:“做不到,如果说十年前匈奴还有与大汗国相争的本钱,经过十年生息之后,如今的大汉国,国力比昔日强盛了不止五倍。

        此次皇帝派遣三路大军出征,几乎动用了大汗国能动用的所有兵力,可是,国内的百姓不以为苦,反而翘首期盼大军得胜归来。

        大阏氏有所不知,此次出兵,动用的粮秣之巨,物资之多数不胜数。

        一担军粮自关中运输到阳关,仅能剩下一斗,即便如此,汉国州郡存粮并未动用多少。

        供应此次军费,粮秣地方,仅仅是上林苑一地而已。

        也就是说,大阏氏此次只是在跟大汉国上林苑一地作战,并非大汉国全部。

        即便大阏氏出奇兵,将这里的汉军全部绞杀,大匈奴恐怕也是强弩之末了,需要休养生息。

        而大汉国即便是全军覆没了,再给刘彻三五年时间,他又会组织起同样数量的大军。

        这对大汉国并非难事,请大阏氏明鉴。”

        刘陵笑道:“说的还算中肯,看来你不是来害我大匈奴的。这些事情啊,我知道的比你还要详细。

        论起国计民生,大匈奴确实不如汉国,草原上牛羊蕃息不易,牧人即便是顶风卧雪一年岁入,也无法与汉人相比。

        我匈奴人在北方停留的时间越长,大匈奴与汉国的国力相比就更加的悬殊。

        再加上汉国这些年人才辈出,此时此刻,大匈奴如果再不离开北方,恐怕会有灭族之忧。

        谢宁,我知晓让你这个下驷与卫青,霍去病,云琅这等上驷对阵,你必然落得一个身死战败的下场。

        不如用你这个下驷去对付西域的驽马,如此,你还有领军作战的信心吗?”

        谢宁神色复杂的看着刘陵道:“大阏氏居然如此信任我?”

        刘陵无声的笑了一下道:“你是不是奸细有那么重要吗?

        你的父亲被刘彻腰斩了,你的族人被送到田横岛上了,妇人为了一口吃的可以为娼,男子为了一口吃的可以暴起杀人。

        这些都是事实,都是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不信你心中没有怨言?

        你就算是立下功勋又能如何呢?

        你跟刘彻之间的仇恨注定了不可能化解的开,此生你都不可能再被重用,你的儿子也不可能,谢氏想要重振家门,没有三五代人毫无可能。

        跟我走吧,我已经厌倦了跟刘彻争斗的日子了,这样的日子看不到头,看不到结束的时候。

        我们去域外,看看外边的世界,我不相信域外的那些国家,也会如同大汉国一般强大。

        这个世界很大,只要我们肯走出去,总会闯出一条活路来的,谢宁,你留在云琅府上的家眷就放弃了吧。

        朕会安排一场你被我杀死的游戏,瞒过汉人的耳目,以云琅此人迂腐的性情,定然不会慢待你的家人。

        然后你就能跟着我去遥远的地方开创我们自己的世界,那时候我为君,你为王,岂不是乐事一件?”

        谢宁的瞳孔在不断地缩小,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他与云琅,刘陵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在不久前,云琅的承诺让他心花怒放,没想到,仅仅过了一月不到,刘陵给出的承诺更加的让他无法拒绝。

        不论是云琅,还是刘陵,这两人都没有说一句假话,谢宁相信,只要自己好好地当云琅的耳目,自己一定可以回到长安,甚至官复原职。

        可是,刘陵也没有说一句假话,他即便是官复原职了,也不可能再受到重用了,皇帝的眼睛会永远盯着他,只要自己流露出一丝半毫的怨望,皇帝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留情,一定会再来一次斩草除根的举动。

        如果自己死了,还是为国捐躯而死,家眷们才算是真正没了生死之忧。

        自己的儿子,才会重新被大汉国接纳,有云琅在,他即便是不能显贵,富贵生活绝对是有保障的。

        只是,自己真的可以蒙骗过云琅吗?

        谢宁一时间汗出如浆,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