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六二章吾梦好杀人

第一六二章吾梦好杀人

        第一六二章吾梦好杀人

        霍去病冒着雪回来了。

        云琅煮了满满一锅猪骨头来欢迎他。

        不知怎么的,霍去病不喜欢吃牛羊肉,这一点跟大汉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喜欢吃牛羊肉,这可能跟他无数次上战场,吃了太多不考究的牛羊肉有关。

        所以,满满一锅肥瘦相间,且附着在骨头上的猪肉就非常符合他的胃口。

        霍去病不吃青菜,也不喜欢青菜,他身体里的维生素来源全部来自于水果跟茶叶。

        如果把猪肉换成牛羊肉的话,他的饮食习惯无限接近匈奴人。

        吃饭的时候,霍去病从来都不说话,所以,云琅跟隋越两人一人拿着一块猪骨头,陪着霍去病一起大嚼。

        他们两人自然是吃不了多少的,每人也就吃了两块就停手了。

        剩下的全部被霍去病一人给吃光了。

        “他吃一顿顶三天。”

        云琅见隋越似乎非常的惊讶,就随便解释了一句。

        “舞阳侯当年在鸿门宴上,一口气吃了一条十几斤重且半生不熟的猪腿,被项羽称之为猛士。

        所以……“

        “所以猛士就该是酒囊饭袋?”

        霍去病擦擦油光光的嘴巴,一出口,就差点把隋越噎死!

        “匈奴人就在阴山里,看样子准备在哪里过冬,我觉得刘陵可能也在山里。

        另外,谢宁进山了。”

        霍去病说话就是这个样子,言简意赅,他总是喜欢用最少的话语说最多的事情。

        谢宁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问题是刘陵既然发现了霍去病为何会没有发生战事这才是两人关心的地方。

        “大将军只有本部亲卫,刘陵坐拥数十万将士,为何不趁机攻击大将军呢?”

        隋越觉得自己有理由把这事问清楚。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背后就是广袤的荒原,而我的部下都是一人双马,有些人甚至是一人三马,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来的是少量匈奴人,我就会当场击杀那些匈奴人。

        如果匈奴人倾巢出动的话,我自然会带着骑都尉离开,等他们的前锋军追的差不多了,且与后军失去了联系,我会回马击杀匈奴前锋。

        里外都是匈奴人吃亏,所以,人家不出来,我自然也不会傻到进攻他们。

        天上开始下雪了,我无法在野外多逗留,而匈奴人也需要背靠大山过冬,既然已经确认了匈奴人的营地,我当然会领军回归阳关大营。

        今年的战事,已经结束了。”

        霍去病意外的解释的很清楚。

        云琅当然知道这些话不是对他说的。

        隋越连连点头,甚至取出笔墨将霍去病刚刚说的话完整的记录下来,准备呈递给皇帝。

        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解释,隋越见霍去病跟云琅两人都瞪着他,就很知趣的离开了。

        云琅拍拍手,脸上捂着口罩的苏稚就带着四个同样捂着口罩的身穿麻衣端着木盘的羌妇走了进来。

        霍去病拍拍额头道:“一定要检查吗?要不然你来给我检查!”

        云琅点点头道:“这方面小稚的技艺比我高,自然是她来主持检查事宜。”

        “我从未喝过生水!”

        “我知道。”

        “还要检查?”

        “必须检查,这一次的检查很重要,用琼脂培养细菌,而后观察细菌的特性,这还是第一次。

        知道不,为了弄到琼脂,我专门派人去海边找了江蓠菜跟石花菜,经过浸泡,碱水洗涤,蒸煮,过滤十余道工序才弄到了不多的一点琼脂。

        就是为你准备的。”

        霍去病不了解什么是琼脂,更不知晓什么东西才叫细菌,反正不可能是代表老婆的细君二字。

        肉已经在案板上了,霍去病就很大度的脱掉衣裳,只穿着一件短裤趴在锦榻上。

        “翻过来,不好意思个什么劲啊,又不是第一次!”

        这句话也就是苏稚说,霍去病才不会暴怒,换一个人这样说,早就被他一脚踹死了。

        即便是如此,他的喉头还是发出一阵阵类似老虎大王低声咆哮的响动。

        苏稚毫不客气的捏开霍去病的嘴巴,用一根丝绵签子在他牙龈上捣鼓了良久,才把这跟丝绵签子小心的放进一个用温水浸泡着的白玉瓶子里。

        一个羌妇立刻就端着盘子离开了,去培养细菌了,这项工作极其危险,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地下完成的。

        在霍去病忐忑不安中,苏稚接下来给霍去病摸了脉搏,听了心音,检查了皮肤,连脚底板都没有放过。

        至于他内裤包裹的地方,则是两个羌妇认真完成检查工作的,这是霍去病最后的底线。

        “看起来很健康,接下来就看细菌培养了,如果没有比对上,就说明去病很健康。”

        苏稚冷冰冰的说完诊断结果,就带人离开了。

        霍去病穿好衣裳,犹豫一下道:“你这么紧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说法?”

        云琅点头道:“许莫负说你活不过二十三岁!”

        霍去病咧嘴笑道:“耶耶今年二十六岁了。”

        云琅默不作声。

        霍去病有些尴尬的道:“难道说你也认为我早在三年前就该死掉了?”

        云琅叹口气道:“这一点上,我跟许莫负有同样的看法。”

        霍去病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抓抓脑门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会被凉水呛死,还是会被凉水淹死?”

        “许莫负认为你是遭受了天罚,我比较倾向你死于瘟疫。”

        “也就是说,我其实是赚了三年?”

        “应该是!”

        “我以后只要喝了凉水就会死?”

        “概率很大啊……”

        “我既然已经躲过一次,以后会怎么样?”

        云琅摇摇头道:“没人知道啊……我只知道你名扬千古,当然,那是你死后的事情。”

        霍去病忽然笑了,拍着云琅的肩膀道:“既然你都不知道,那么,是不是预示着我以后有无数种可能?”

        云琅点点头。

        霍去病哈哈大笑道:“这才是耶耶要的运程!”

        云琅也跟着笑了,世界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这都是自己的功劳,至于接下来该怎么走,自己正在努力的参与到变化之中。

        或者说,自从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之后,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很多改变。

        李敢贼眉鼠眼的趴在大门口往里看,刚才云琅,霍去病,隋越三人谈话的时候,他没有资格进来。苏稚戴着羌妇们进来的时候他不方便进来。

        好不容易等隋越,苏稚都走了,他自然第一时间就跑过来。

        霍去病见云琅看李敢的神情非常奇怪,就低声道:“他也有问题?”

        云琅不怀好意的看着霍去病道:“你死之前的七个月,在一场狩猎活动中,你亲手用箭射死了李敢。”

        “误伤?”

        “不是,是你在谋杀他!

        从背后!”

        霍去病朝李敢挥挥手,李敢就愉快的跑了过来,手上还端着另外一锅猪骨头。

        刚才云琅跟霍去病都有心事,根本就没有放开吃喝,现在,心里的阴翳尽去,两人又开始有了胃口。

        半锅猪骨头下肚之后,霍去病端起一碗酒跟李敢碰一下道:“对不住了。”

        李敢大笑道:“我们是兄弟,有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即便是有我也不记得了。”

        “好样的,都是好汉子,说开就好了,确实不值得说什么谁对不住谁的话。”

        云琅也端起酒碗,跟霍去病,李敢豪迈的痛饮了三碗。

        李敢放下酒碗,摸摸脑袋道:“看样子应该是去病对不住我,为何我不知道呢?

        要不你说清楚,我好继续原谅你?”

        霍去病丢下酒碗道:“我做了一场噩梦,梦见我们在一起狩猎,我从背后射了你一箭,结果,你死了。”

        李敢认真的点点头道:“有时候人会发癔症,会被梦魇住,你统兵作战多年,暴戾之气有时候难免会爆发出来,就把我当成敌人出手杀死。

        看来,我们以后一起狩猎的时候,我一定要待在你身边,不让你有法癔症的机会。”

        云琅,霍去病齐齐的挑起大拇指,认为此言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