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弱民

第三十四章弱民

        第三十四章弱民

        刘陵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苏武。

        “你没有其它的话要说吗?毕竟,朕给你许诺了城池!”

        苏武抱着旄节笑道:“某家抱着旄节,就代表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我大汉皇帝说出来的。

        所以,在外边,旄节不允许我向任何人低头,包括您这位大汉的翁主!

        至于您许诺的城池,如果您给了,这是您在信守诺言。不给,是您在背信弃义。

        我想,坚守诺言的人会受到我大汉的优待。

        对我大汉背信弃义者,自有人会寻找陛下,来找您讨要您当初承诺的城池。

        到了那时候,不论您允许不允许,我们都会拿走我们该有的东西,且需要另外的赔偿。”

        刘陵笑了一下,她不得不承认苏武说的话是正确的。

        刘彻此人在弱小的时候,都对匈奴人的压迫咬牙切齿,任何来自匈奴的微小羞辱,都会被他认为是奇耻大辱。

        如今,他变得无比强大了,哪里会忍受一星半点的羞辱。

        这家伙早就以天子自居,认为天子之疆域没有边界,天子的臣民没有种属。

        这苍天之下,都是他可以予取予求的地方。

        想要避免被刘彻身体里散发出来的臭气熏染,就必须要走的远远地。

        苏武没有流露出一星半点的软弱,这让刘陵有些为难,对红玉道:“告诉蒙查,他可以惩罚苏武,却不得羞辱!”

        苏武自然没有听见刘陵吩咐宏宇的这些话,被人看押着,还把两个大月氏女人的手绑在自己的腰带上,马上就要见蒙查那个恶魔了,他想给这两个可怜的女人最后一点保护。

        重新回到了大殿,这里已经变成了野兽的交配场。

        苏武站在大殿门口,冷漠的瞅着眼前这些由匈奴人出演的一幕幕的丑剧。

        全身赤裸的蒙查在听武士告诉了前因后果之后,就哈哈大笑着从一个大月氏美人身上离开,赤裸裸的站在苏武面前道:“尔如今后悔吗?”

        苏武笑了,看着蒙查的胯下道:“好家伙!与驴马无异!”

        蒙查正要自傲一番,江充披上衣裳来到蒙查身边道:“他的咒骂您是驴马!”

        “脱掉他的衣裳!”蒙查恼羞成怒。

        苏武狞笑起来,单手握住腰上的长剑,只要匈奴人敢羞辱他,他准备用这柄剑拒绝任何羞辱。

        押送苏武过来的红玉低声对蒙查道:“陛下有令,左贤王可以惩罚苏武,却不能羞辱他。”

        “就因为他是汉人?”

        红玉轻笑一声道:“陛下目前没有招惹汉人的想法。”

        江充凑上来低声对蒙查道:“蓝氏城以东四百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城,名曰乱石城……”

        蒙查疑惑的道:“那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江充笑而不语。

        蒙查忽然醒悟过来,哈哈大笑着对在场忙碌不休的匈奴人大叫道:“给他五十只羊,一只狗,两个女人,二十年后我们再去乱石城,看看他能否重建乱石城!”

        苏武没有理会大殿中群魔乱舞的场面,瞅着江充看了良久之后道:“你天生就是一个坏胚子,还是云侯看人看的准,你这样的人确实需要在第一时间杀死!”

        江充冷笑道:“某家活下来了。”

        苏武摇着头道:“你会死掉的,某家保证你会死的惨不堪言!”

        苏武的这句话说的很是大声,颇有些义愤填膺的味道,躲在柱子后边喝酒的谢宁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仅仅是苏武对江充发出的追杀令,也是在告诉谢宁,转告云琅,霍去病,快快去救他。

        如果说谢宁当初被刘陵的一番蛊惑之词说的有些动摇。

        这一路西征下来,他已经没有半点想要留在匈奴的想法了。

        很多时候,谢宁认为自己还算是一个人,跟匈奴人厮混的时间长了,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头野兽。

        跟野兽打交道,是没有什么规矩可以遵循的,他们看似天性烂漫,却正好是无规矩,无拘束的野人的最明确的证明。

        自己只要完成使命,说不定就能将谢氏的罪责全部抹掉,最坏的状况就是谢氏从头再来。

        无论如何,有霍去病,云琅,曹襄,李敢,赵破奴这些昔日的同袍庇护,谢氏未必就没有东山再起的日子。

        如果自己把家眷从汉国取回来,以蒙查等匈奴人贵族的淫猥习惯,加上他们对汉女的索求几乎没有节制,自己数量庞大的老婆群,未必就能在匈奴人群中保护周全。

        毕竟,匈奴人眼中的女人,仅仅是一个生育工具,他们甚至不在意这些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刘陵有以身饲狼的心理准备,他谢宁可没有。

        匈奴人能把老婆跟别人生的孩子当做自己生的,谢宁自问还做不到。

        如果谢氏真的向这个方向发展,这个谢氏天知道该姓什么。

        谢宁知道自己这时候不方便出面,倒了一碗酸辣的马奶酒朝苏武离开的方向敬一下,算是为他送行。

        蒙查这个蠢货,根本就不知道,匈奴人在大月氏大肆的烧杀劫掠,却不知这里到处都是被云琅雇佣的大月氏商人。

        早在匈奴人到来之前,那些早就准备迁徙去大汉国的大月氏商人,果断的抛弃了他们的国王,带着自己的财富与家人全部逃进了深山。

        救援苏武的事情,根本就用不着通知云琅他们,他谢宁,就能做到。

        或许,不等苏武抵达什么乱石城,就有的是想要立功的大月氏人会把苏武当贵客一路送去阳关。

        “董仲舒之所以在我等眼中被视为大恶之辈,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准备启用“儒皮法骨”这一套。

        云侯也是博览群书之人,应该知晓,论到法家必定要提到韩非,而商君乃是韩非一门中最重要的执行者。

        云侯自出山以来,所作所为无不是在为天下懦民考虑,每走一步都意图让百姓变得富庶。

        却不知云侯对《商君书》中的《弱民》一篇有何看法?”

        夏侯静在安排完梁赞之后,就立刻见了云琅。

        像他这种人一旦将所有的事情思考完毕,自然就会立刻立即执行。

        夏侯氏想要在凉州立足,那么,必然离不开云琅的支持,眼看着山东田氏就要来到凉州了,夏侯静首先就要与云琅结成同盟。

        “《弱民》?先生是指——‘民弱则国强,民强则国弱,有道之国,在于弱民’这句话?”

        云琅稍微想了一下,就小心的问道,毕竟,这句话是法家治世的诀窍。

        简而言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国与民,天生就是对立的,国家想要强大,就必须把百姓踩在脚下,一旦民强大了,国家就会变弱,一旦国家强了,百姓必须接受严刑峻法的统治,动弹不得。

        夏侯静无声的笑了一声道:“云侯果然博览群书,却不知云侯对‘农有余食,则薄燕于岁’有何见解?”

        云琅看着夏侯静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理解的意思是,一旦百姓有了余粮,他们就不会努力生产,所以,国家必须通过苛捐杂税把他们的余粮搜刮干净,如此,他们才会努力开荒,努力种粮食。”

        夏侯静嘿嘿笑道:“那么,君侯对于商君所说‘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民弱国强,民强国弱……民强而强之,兵重弱,民弱而弱之,兵重强’这句话又做何解释?”

        云琅闭口不言,只是脸色出奇的难看。

        夏侯静笑道:“为政者不为百姓分忧,反而要做对百姓有坏处的事情,绝不做让百姓高兴地事情,这样做,国家才会强大。

        反之,国家就会衰落,越是顺从百姓,国家就会越弱,越是压迫百姓,让他们无隔夜之粮,无庇体之衣,国家就会越来越强大。

        前秦就是在忠实的施行了商君这一套,依靠压迫搜刮百姓,这才造就了短时期内几乎无敌的强秦。

        继而为始皇帝铺平了剿灭六国的道路……云侯,您觉得董仲舒此时重提《儒皮法骨》是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