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魑魅魍魉

第五十一章魑魅魍魉

        第五十一章魑魅魍魉

        张安世跟金日磾二人痛饮一场,酩酊大醉。

        曹信就在一边伺候。

        西北理工就这样,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这一点云琅从未想过去改变。

        因为他知晓,西北理工子弟必须好好练武,这是他们最后一道保命的本钱。

        金日磾醉的一塌糊涂,呕吐完毕就倒在席子上呼呼大睡。

        张安世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指指金日磾对曹信道:“想要报复找他就好,敢动我……”

        一句话没说完,也就倒在席子上睡过去了。

        曹信拿着毛巾细心地帮张安世擦拭了面颊,还给他灌了一些凉茶。

        天气热也不用盖毯子。

        安置好两人之后,曹信就走了。

        曹信刚刚离开,张安世就努力睁开醉眼,露出一丝笑意,就真的昏睡过去了。

        今日没有课业,李禹,霍一,霍三都脱得精光,在莲花池子里的瞎扑腾。

        霍二已经九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宋乔早就不允许她跟男孩子们厮混。

        云氏的莲花池子水浅,没有莲花的地方铺满了小石头,夏日里用来嬉戏最好不过。

        霍三见曹信坐在池子边上没下来,就大声喊:“曹大,快下来,跟耶耶比试一下。”

        曹信摇摇头道:“不了,安世哥哥醉的不省人事,我要看着他。”

        霍三一听,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攀着荷花池子的边缘就光溜溜的爬了上来,蹲在曹信身边道:“你确信他喝醉了?”

        曹信点点头道:“喝醉了,金日磾也喝醉了。”

        霍三站起身,打了一声唿哨,李禹跟霍一就围拢过来。

        “安世哥哥今天踢你屁股了没有?我们三个全被踢了!”

        霍三等着曹信的眼睛看。

        曹信点点头。

        “你不会出卖我们把?”

        曹信坚决的摇摇头。

        “好,如果事情泄露了,我们三个会捶死你。”

        曹信衡量了一下武力,四个人里面,就以霍三的身手最好,他目前还打不过。

        就更加肯定的摇摇头。

        “我准备陪大师娘做账,你们干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霍三拍拍曹信的脑袋道:“是个识时务的人!”

        目送三个光屁股小孩蹑手蹑脚的去了张安世的房间,曹信抽抽鼻子,就快速的去了宋乔那里。

        他很想报复张安世,却不想自己遭殃。

        宋乔正在算账,屋子里坐满了云氏的帐房先生,曹信凑到宋乔身边,接过账簿代替师娘报账。

        对这个乖巧的孩子,宋乔一向喜欢,忙碌了一上午,就不见那几个没良心的过来帮忙,只有这个沉默寡言的孩子最体谅大人。

        今天的要整理的账本很多,曹信忙碌了一整天,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才忙碌完毕。

        小小的少年本来眉目就俊秀,因为劳累了很长时间,疲倦中还有精力对所有人露出小脸,这样的小少年又有谁不喜欢呢?

        家中的仆妇,仆役们很奇怪,至少跟曹信去宋乔那里之前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

        一个个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并且交头接耳,见曹信过来了,就迅速散开。

        曹信心中快活的几乎要开花了。

        不用猜就知道,饱受张安世璀璨的霍三一定对醉酒的张安世干出了人神共愤的事情。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

        当他来到张安世的房门前,只见门窗大开,屏风也被折叠了起来,张安世跟金日磾相拥而眠……最可怕的是两人都没有穿衣服……

        曹信的心咯噔一下……事情闹大了!

        他都不敢想张安世睡醒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狂暴模样,那时候,羞怒交加的张安世哪里有空去破案,只会将他所有的小师弟一起收拾一顿。

        霍三把事情干的很是巧妙,两人的衣衫就丢在一边,像是自己撕扯下来的。

        霍三想的太美了,羞怒之下的张安世基本上没有人性,无论如何他也该给两人把短裤穿上!!!!

        曹信匆匆的跑进屋子,见两人鼾声如雷,睡得深沉,废了好大力气才帮他们穿好裤头。

        见两人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就悄悄地出了门,关上门窗,然后就去吃晚饭了。

        云氏的仆役,仆妇们收到了来自霍三最严厉的警告,不许把这事说出去。

        张安世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金日磾衣衫整齐的坐在门口,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还微微有些失神。

        张安世看看自己的裸体,大叫一声,就匆匆的用衣衫裹住了胸口,指着金日磾道:“你撕扯了我的衣服?”

        金日磾看他的眼神更加的奇怪了,慢悠悠的道:“我比你先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你搂抱着我,很是用力……”

        张安世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头还在,松了一口气道:“抱错了,这事不准说出去!”

        金日磾指指门外道:“梁翁就在外边,说是睡醒了就去见云氏少君!”

        张安世重重的一巴掌拍在脸上道:“有人看见了,想灭口都晚了。”

        天色完全黑下来了,黑色的蝙蝠在院子里上下飞舞吞食昆虫,宋乔的脸色阴沉的就像是锅底,张安世跟金日磾羞愧的跪在宋乔面前无颜以对。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云氏,让宋乔羞怒交加,更别说出事的人是夫君看重的张安世!

        她一介女子不好分说这件事,只能命令毛孩,将这两个混账东西拖出去狠狠地打。

        面对师娘,张安世更是羞惭的无地自容。

        哪怕是被毛孩用鞭子抽的时候,也一声不吭!

        太羞耻了,没脸嚎叫啊……

        鞭子落在屁股上的时候,却把张安世给打清醒了,因为就在他咬紧牙关忍痛的时候,他发现霍一,霍三,李禹三个小混蛋一人端着一碗冰凉的果肉刨冰趴在窗口看他挨打。

        金日磾则闭着眼睛,享受云氏的家法。

        对于挨揍这回事,金日磾是没有怨言的,学了云氏的学问,接受人家的惩处是必然的。

        挨鞭子的过程,也是张安世思考的过程,面前的这三个死孩子他再熟悉不过了。

        仅仅看他们幸灾乐祸还有些骄傲的小眼神,张安世就很容易从中找到自己挨揍的根源了。

        瞅瞅身边咬着牙挨揍的金日磾,张安世没有告诉他事情真相的打算。

        害他们的是自己的三个小师弟,即便是要揍,也是自己来,不能假于人手。

        十鞭子!

        云氏已经很久没有人接受这么重的惩罚了。

        宋乔想用鞭子告诉张安世,男子就该与女子成一对,而不是两个男子相互爱慕!

        十鞭子很快就过去了,云氏的鞭子也不是被人家那种可以把人抽的血肉模糊的鞭子。

        这里的鞭子,其实就是一根柔韧性非常好的小青竹,一鞭子下去一道青色的棱子,感觉很不好,却不会把人真正打伤。

        挨完鞭子,金日磾连看张安世一眼的心情都没有,一瘸一拐的迅速离开云氏,他很担心自己被人传成喜好龙阳……

        张安世穿好衣裳,顺手从霍三手里抓过刨冰狠狠地吃了两口,然后轻声道:“你们放心,这十鞭子我一定会加十倍讨回来。”

        最老实的李禹手一哆嗦,刨冰碗差点从手里掉了,赶紧抱住碗,却没有回应张安世的话。

        “那就没的说了,就是你,李禹,我这人很讲道理,谁让我出丑,我就让他出更大的丑。”

        李禹焦急的道:“不是我!”

        张安世嘿嘿一笑,往嘴里塞了一大勺刨冰笑眯眯的道:“不是你,是谁?

        霍一跟霍三,亦或是曹信?

        阿禹,你是一个老实孩子,平日里最说不得假话,来,告诉师兄,是不是霍一,霍三跟曹信他们?”

        李禹的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瞅瞅旁边神情紧张的霍一跟霍三,最后咬着牙悲壮的道:“是我干的!”

        张安世大笑着将手里的刨冰碗丢掉,一把提起霍三的脖领子喷吐着口沫用最狰狞的模样冲着霍三吼道:“一猜就是你的主意。”

        霍三被张安世提在手里,并不惊慌,而是淡淡的道:“证据呢?

        我们西北理工最讲证据,没有证据,你就无权处罚我!

        你刚才套李禹的话算不得证据,我要实打实能证明是我干了这件事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