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谁是狼王

第五十五章 谁是狼王

        第五十五章谁是狼王

        云氏惩罚人的时候,历来都是直指要害。

        一个下人小厮跟丫鬟私奔不算大事,只要掩盖一下,下一个禁口令,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云音不成!

        她母亲已经没有好名声可以让她涨脸,她就必须自己为自己争脸。

        万万不敢再走她母亲的老路,如果真的跟霍光有什么不堪的事情传出来,云氏的女儿家就别想再有好名声了。

        红袖这一次之所以来凉州,就是想要一个孩儿,这个梦她已经做了好久了,只要关系到后代,红袖固执的令人发指。

        霍光张张嘴吧,却没有法子说话,后宅是红袖的天下,他没有任何资格跟红袖争论。

        一想到云音最近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研究热气球,他也就不再想说话了。

        裴六子是被褚狼抓来的,这个少年时期就已经来到凉州羌人土地上的云氏子弟,即便是干了丢人的事情被抓了,也昂首挺胸面无惧色的跪在红袖面前。

        “你就不能明媒正娶吗?”红袖的银牙都要咬碎了。

        裴六子嘿嘿笑道:“提亲了,我母亲亲自提的,被林婆把聘礼从家里丢出来了,还说我是一个马倌,配不上她闺女。

        我是马倌不假,可是,掌握了上万匹战马的马倌跟普通的马倌能一样吗?

        他林婆有什么资格对我评头论足!

        如果不是家主的事情需要隐秘,万全,不敢娶外面的女子,我裴六子也是好汉一条,哪里用得着如此委曲求全!”

        给红袖说完了事情的经过,裴六子又对绿衣道:“一句话,跟我走不?走,万事我抗,不走,我立刻就回山丹部落,此时就当没有发生过。”

        红袖气的发抖,偏偏拿裴六子一点办法没有,这些早年就离开云氏的混账东西,现如今一个个都成气候了,年纪虽轻,却个个是一方大豪。

        手上见过血,经历过大场面,一个个桀骜不驯的如同野马,或许只有在云琅跟霍光面前,才会心悦诚服。

        裴六子的话说的极为混账,绿衣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跟您走。”

        裴六子仰天大笑道:“好,好,你今日给耶耶脸面,来日耶耶让你一世无悔!

        你母亲也会以你为荣!”

        说罢,就拉着绿衣跪在红袖面前,拱手道:“我裴六子只有母亲吗,不知有父亲,不敢以家主为父,只求细君以大母身份,受我夫妻一拜!”

        红袖眼睁睁的看着裴六子拉着绿衣对她梆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来不及反应,裴六子就打横抱起绿衣哈哈大笑着就要出门。

        霍光的手动弹了一下,一个小小的包袱就飞向裴六子,绿衣探手捉住,就听红袖道:“这是你的陪嫁,好自为之!”

        霍光目送两人离开,就对红袖道:“我不会学他的,我与阿音成亲之日,必定是轰动长安城的大事。

        我很贪婪,不但要师傅师娘们的祝福,也需要全天下人的祝福。

        如果偷偷摸摸,趣味全无,甚是无趣啊!“

        红袖指着门口舌绽春雷:“滚——”

        张安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同理,霍一,霍三,李禹三人也没有觉可以睡。

        全是犟驴,所以只有看谁能熬到最后了。

        李禹的脑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他的脑袋应该很痛,他却一声不发,趁机睡觉。

        可惜,第一个呼噜还没有打出来,他的脑袋就被张安世给提起来了,同时一块巴掌大的冰块被张安世塞进了李禹的脖领子里。

        李禹虚弱的叫唤了一声,勉强睁开双眼。

        “投降吧,说自己错了,说出来你就能去睡觉了。”

        张安世的声音中似乎带着无限的诱惑,李禹无力地张张嘴巴,却支棱着脖子,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霍一的眼睛里早就只剩下白眼仁了,他的眼皮被张安世给黏住了,他非常的想睡觉,睁着眼睛却无法入睡。

        霍三同样如此,只是他啊比起这两位就要坚强的太多了,不仅睁大了眼睛,还有空威胁张安世:“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只要你不睡觉,耶耶也不会睡的。”

        张安世用冰水洗了一把脸,眼睛红的如同炭火一般,挑挑大拇指道:“我看你嘴巴能硬到什么地步。我根本就没有打算从你们嘴里问出是谁干的。

        我只想让你们极度的困倦,等你们睡的跟猪一样,我就带你们去富贵城……“

        李禹傻傻的道:“去富贵城?”

        霍一摇晃着摇晃着脑袋道:“他准备剥光我们的衣衫游街啊。”

        霍三笑道:“耶耶不会输!”

        张安世狞笑道:“那是你们还不够困,等你睡着了,我有无数种法子讨回血债。”

        如果不听他们的谈话,从窗外看进去,只能看到兄友弟恭的教学场面。

        如果听声音,会让人不寒而栗。

        云哲指指屋子里的四个人问曹信:“他们在干什么,两天了好像没有换过姿势。”

        曹信往茶水里丢了一颗剖开的青梅,喝了一口茶水,发现有些酸涩,又往里面加了一勺糖霜,再喝一口,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们在熬鹰!”

        “熬鹰?什么意思?”

        “有猎人抓到鹞鹰之后,想要借助鹞鹰之力狩猎,就必须先驯服鹞鹰,可是呢,鹞鹰本身就是天空之王,性情刚烈,一般不容易屈服,这时候,猎人就会付出极大的精力熬鹰。

        熬鹰是一件颇为苦累的活计,几天几夜,人与鹰就那么对峙着,不吃不喝,谁也不眠,直至一方最终败下阵来,才宣告熬鹰的结束.一场活儿下来,开始还桀骜不驯、斗志昂扬的鹞鹰最终会乖乖的接受猎人的指挥,继而终生成为人的奴隶。”

        “现在,他们四个谁想成为谁的主人?”

        “张师兄想要立威,确定他二师兄的地位,霍三想要脱离二师兄的管束,所以,这一场争斗不可避免。”

        “为何不去争大师兄的位子?”

        曹信摇摇头道:“这事就不要想了,斗不过大师兄的,大师兄也不会跟我们斗,他只会把所有人打服气。

        走的时候啊,除过你,他把我们齐齐的打了一遍,当然,是以考教武艺的名头。”

        二人正说着话呢,宋乔走进了那间屋子,挨个摸过这四个家伙的脉搏之后,叹口气就离开了。

        她只能管束这些孩子的衣食住行,却不能干涉他们之间的斗争。

        这样惨烈的斗争,在云氏学生中出现的频率不算低,就像云琅当年给了张安世一箱子黄金,让他扛着去花销一般,都是对个人意志力最好的淬炼。

        张安世那一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就是不知道今天,会有谁是失败者。

        李禹第一个扛不住了,身子向后一倒,冲着张安世用嘶哑的嗓音吼道:“我要睡觉,随你怎么样,我认输!”

        张安世连忙把已经睡着的李禹抱上床榻,给他盖上毯子之后笑眯眯的对霍一道:“你也熬不住了吧?想睡就睡,没关系,我不会太过份。”

        霍一的黑眼珠终于回到眼睛中间,艰难的道:“你真的不会太过份?”

        张安世道:“你们年纪小,光屁股逛街问题不大。”

        霍一痛苦的道:“我不要脸的啊……算了,随你吧。”

        说完就学李禹的样子翻身睡了过去。

        张安世狞笑着将霍一放在李禹身边,同样给他盖上毯子,然后就来到还在坚持的霍三面前道:“你已经很厉害了,至少比李禹跟你哥哥强,投降吧,投降了就能睡了。你看,他们两个睡得多香甜啊。”

        霍三大叫一声,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向张安世的眼睛,大叫道:“耶耶不投降!”

        张安世轻易地避开了霍三虚弱的拳头,冷声道:“你的梦想是做像你父亲一样的男子汉,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像你的父亲。

        可是,时局不同了,匈奴人跑了,你没有可能像你父亲一样率领部属,远征匈奴,继而立下不朽的功勋。

        你现在的坚持一点意义都没有,投降吧,然后就好好地睡一觉,你已经快到极限了。”

        霍三坐直了身子,平视着张安世道:“别想趁机睡觉,我确实快到极限了,你不是也快到极限了吗?

        说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好好地看着我,看看到底是睡先睡着!

        你要是睡着了,我还会把你的衣衫扒光,这一次,就不是在这座院子里,而是要带你去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