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深思熟虑

第七十三章深思熟虑

        第七十三章深思熟虑

        世事繁杂,有些人不深思熟虑就匆匆行事,事前没有周密的安排,事中没有得当举措,出了问题就会措手不及,只能落得一个轻举妄动的名声,最后接受这样做的后果。

        这样的事情在西北理工学子中是被严厉禁止的。

        很多时候,西北理工做事,宁愿不求进取,也不绝对不做什么富贵险中求的举动。

        霍去病做事,只问敌人在那里,然后就领军杀过去,最后获得胜利。

        这样做明显是不合适的,可是,每一次他都能赢。

        曹襄做事就稳妥多了,不过,他每次做事之前都会看他舅舅的脸色,如果舅舅的脸色好,他就算干出天大的错事,最后了不起就是挨一顿揍了事。

        所以,他做事的成功率非常高。

        有这两位珠玉在前,云琅觉得自己做事情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他不认为自己有霍去病的运气,也没有曹襄那个可以帮他包揽所有事情的舅舅。

        对于羌人,云琅已经策划很久了,现在不过是到了收割果实的时候,秋天到了,果子好不好,都该摘下来。

        羌人百姓是淳朴的,而羌人的头人们则是狡诈凶狠的。

        云琅不喜欢那些狡诈的人,这样的人应对起来非常的麻烦,那些相对淳朴一些的百姓以及牧民,云琅就非常的喜欢了。

        一个脏的看不清眉眼的孩子穿着一件露着屁股的烂羊皮袄到处兜售他采集的药材。

        然而,处处碰壁。

        第一名詹见云琅的目光落在那个孩子身上,就连忙解释道:“东西不错,是锁阳,固本培元的好东西,问题是那孩子太脏,没人愿意搭理。”

        云琅笑道:“我让你来做生意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让所有人的货物统统得到流通。

        越是贫穷的人,你越是应该接纳他们,准确的说,我让你做的就是穷人的生意。”

        第一名詹打了一个哆嗦,匆匆的来到那个焦急的少年跟前,不等他说话,那个少年就把怀里的锁阳高高的举起,带着哭腔道:“这是好东西……”

        第一名詹回头看看云琅,发现他正虎视眈眈的瞅着他,连忙拉着少年的手道:“确实是好货,你想换什么?”

        “麻布!”

        少年回答的非常干脆。

        第一名詹眼看着一些小爬虫沿着少年的胳膊爬上了他的胳膊,强忍着不适,继续干笑道:“可以啊,你想要那块麻布,自己去挑。”

        少年人大喜,一股脑的将怀里的锁阳丢进第一名詹的怀里,三两步来到第一名詹的货堆前边,瞅着五颜六色的麻布,不知道该挑选哪一种。

        第一名詹好不容易弄干净了胳膊上的虱子,迅速的将锁阳丢给了伙计,再换上一张笑脸,来到货物前边。

        他用自己肥厚的手掌拍着麻布堆笑道:“想要哪一种?”

        “我……”少年人的眼睛不够用了,每一种麻布都非常好看,每一种麻布都很多。

        第一名詹嘿嘿一笑,从麻布堆里取出一匹蓝色的麻布,放在少年人够不到的地方道:“这种就很好,纺织的时候用料足,厚实保暖,最适合你了。”

        少年欢喜的舌头都要吐出来了,瞪大了眼睛等眼前的这个胖子继续说话。

        “两尺!”第一名詹再次打量了一下少年人拿来的锁阳咬着牙道。

        这已经是他在独石头做的最亏本的一桩生意了。

        少年羌人的眼神微微有些黯淡,看了第一名詹让伙计扯出来的两尺布料,有些失望。

        两尺布料能干什么?

        一条裤子都做不了,估计够做一条裤衩的。

        看看羌人少年的屁股蛋,第一名詹又让了一步,决定给这个少年三尺布,好歹可以遮羞。

        少年的眼睛在发亮,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

        第一名詹松了一口气,他不在乎这一尺两尺布,他害怕云琅让他以后做生意的时候都按照这个标准。

        小心的回头看看云琅,发现牧守的脸色依旧难看,第一名詹想都不想的就扯下来六尺布,叠好之后塞给了那个羌人少年,他只想尽快的打发掉这个小瘟神。

        再一次站在云琅身边,就听云琅淡淡的道:“挣有钱人的钱,你想怎么挣都行,这些衣不蔽体的人,你最好能让他们有一件衣衫遮羞。”

        第一名詹为难的道:“这里穷人多,富人少。”

        云琅轻笑一声道:“做下去,你会有所收获,这是你田氏唯一能在凉州立足的根本。”

        第一名詹叹口气道:“收拢人心的事情牧守为何不做?”

        云琅笑道:“你做了,就等于我在做。”

        说完话,指指一大群带着各种穷酸怪相的少年男女对第一名詹道:“去做事吧!”

        第一名詹惊恐的看着乌压压的一片人头,等云琅走远了,就带着哭腔对伙计们吼道:“三尺,三尺,不能再多了。”

        夏侯静安静的坐在一个毯子上,他的面前摆满了书本。

        梁赞很有规矩的跪坐在夏侯静身后。

        他们师徒已经在这里枯坐了很久,招牌上写着招收学生的消息,却没有一个人过来。

        梁赞见那边售卖馕饼的摊子被人包围的水泄不通,就叹口气,低声对先生道:“羌人愚昧,不知学问为何物,先生这样苦守,非长久之计。”

        夏侯静苦笑道:“为师原以为羌人不识字,一旦有了识字的机会定然会乐不可支,谁知道,会是这样。”

        梁赞笑道:“先生这是要把鞋子卖给不穿鞋子的人呢,学问是一个好东西,却需要让这些蒙昧的人知晓学问的珍贵才成。”

        “你有什么办法?”

        梁赞笑道:“山不来就我,我就山,既然羌人只知道吃饭睡觉,我们就从这点开始。

        弟子刚才发现第一名家的摊子边上,全是适龄的少年男女,先生不妨从他们身上下手,应该会有收获。”

        夏侯静深以为然,他是一个坐起立行的人,手里握着一本书,来到鹌鹑一样瞅着第一名詹的少年跟前,对一个长着一双灵动眼睛的少年道:“你可愿意进学?”

        少年羌人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夏侯静说的是什么意思。

        夏侯静自嘲的笑了一下,继续道:“你如果愿意跟我进学,每天都有饭吃,你可愿意?”

        少年羌人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嘲讽之意。

        梁赞见先生境遇尴尬,走过来直接道:“我家准备招仆人,谁愿意来?”

        话音刚落,他们师徒就被人潮淹没了。

        第一名詹遗憾的叹了口气了,这些天以来,他想了很多办法,要把田氏的子孙送到夏侯静门下读书,每次都被夏侯静一口回绝。

        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夏侯静一代大儒,为何宁愿去教羌人,也不愿意教他们家的汉家子弟。

        东方朔目送夏侯静如同老母鸡一般带着一群小鸡去了远处,非常的羡慕。

        司马迁自然知道老友在想些什么,指着远去的夏侯静道:“你要是愿意在这里下十年苦功,你也会有大成就的。”

        东方朔摇摇头道:“我静不下来心,也吃不了这些苦。”

        司马迁就耸耸肩膀道:“既然如此,你就莫要羡慕凉州弟子全部出于夏侯静座下这件事了。”

        东方朔大笑道:“欲做大事,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生性烂漫,做不来这些事情。

        我就是比较奇怪,君侯的西北理工不是也需要扩张吗?他为何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正在给户籍册用印的霍光抬起头瞅瞅远去的夏侯静不屑的道:“西北理工乃是参天梧桐,凤凰落下我犹嫌太挤,要那么多的麻雀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