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泥沙俱下

第七十七章泥沙俱下

        第七十七章泥沙俱下

        刘彻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不仅仅是太子的事情让她神伤,许莫负预测隋越有一只十斤重的脚,更让他心有余悸。

        他相信隋越不会骗他,他也相信自己并没有对隋越的安排有一个深远的规划。

        一切都应该是未知的……

        许莫负却能提前预测到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

        刘彻只觉得天旋地转,摇晃了一下才堪堪站稳,对一脸惊惶之色的隋越道:“诏董仲舒觐见。”

        董仲舒来的时候,皇帝躺在床榻上,额头上覆盖着一块湿麻布。

        自己的行为被别人预知,对一个皇帝来说就是最大的羞辱,也是最大的危险。

        董仲舒听皇帝叙述完毕了许莫负的预测之后,就漠然的瞅着隋越。

        隋越俯身道:“奴婢不敢有一字欺瞒陛下。”

        刘彻无力地摆摆手道:“相信他,他不会骗朕的,当年先帝召见贾谊的时候,有人弹劾先帝,说他,夜半召见贾生,不问苍生百姓,却问起了鬼神。

        朕一向以为他们说的很有道理,现在,事实发生在朕的身上,董公,你且告诉朕,这世上真的有超越我们认知的人与事情吗?”

        董仲舒微微笑道:“许莫负已经死了。”

        刘彻哀叹一声道:“朕的江山上,还有无数的奇人异士,难保不会再出来一个许莫负。”

        董仲舒神色渐渐变得严肃,轻声道:“庄子处处诋毁孔丘,甚至说什么’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流言一直存在,诋毁之心就在人们的胸膛。

        陛下因何会担心此事呢?

        隋越被其陛下启用,是坏事呢,还是好事呢?

        如果是坏事,陛下有足够的力量跟时间来纠正,如果是好事,那就顺其自然。

        只要陛下之心恒定,那么,野狐鸣叫之言,只需付之一笑。”

        刘彻坐起来,去掉额头上的麻布叹息一声道:“许莫负死的太早了,否则,朕也想问问我大汉朝的将来。”

        董仲舒摇头道:“陛下可还记得楚王芈负刍在洞庭遇凤凰求国运的事情吗?”

        刘彻有些恼怒的道:“董公缘何要将朕与那个亡国之君相比?”

        董仲舒大笑道:“楚王芈负刍在洞庭遇凤凰,哀告凤凰,希望知道楚国国运几许。

        凤凰三点头,而后鸣叫三声,楚王大喜,以为楚国国运还有三百年零三载,加之击败了秦将李信,以为秦将王翦再次攻楚不过是自寻死路,轻易出兵,被王翦所趁,最终兵败在寿春被俘,楚国亡。

        历时三个月零三天。

        如此,陛下难道还敢相信相士之言吗?”

        刘彻张张嘴,他平生第一次感到迷茫,隋越之事却是是真的,而董仲舒之言……

        “唉,不知道云琅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董仲舒大笑道:“云琅若是有这样的本事,也不至于被困凉州。”

        刘彻有些幽怨的道:“他好像很喜欢留在凉州,前几日还弄出一个会飞的大球,蒙骗羌人呢。”

        董仲舒嘿嘿一笑,从袖子里取出一个一尺长的木鸟,轻轻地推出去之后,那只木鸟便振翅飞翔,在未央宫大殿中盘旋了三匝方才落地。

        隋越将落地的木鸟捡回来放在刘彻的面前,趁着刘彻把玩木鸟的机会,董仲舒继续道:“奇巧淫技不登大雅之堂,这不过是老夫送给蓝田公主的玩物。”

        刘彻放下手里的木鸟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对董仲舒道:“朕最近一直在看西北理工的书,发现书中所说,大多是一些没有用处的学问。

        有用的地方大多是关于银钱的一些论述,不知董公对云氏学问可有涉猎?”

        “西北理工的学说,不过是我儒家学问中的一种,沧海一粟不值一谈。”

        刘彻笑了,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董仲舒道:“朕觉得董公低估了西北理工。”

        董仲舒笑道:“三十年后,西北理工或许可以扬名长安,百年之后,西北理工或许能有一二子成为我儒门大家,而西北理工将不存在。”

        “何也?朕观西北理工之说,颇有见地,有借鉴之处。”

        董仲舒微微一笑,张开手掌道:“昔日百家争鸣何其激烈,每一家都有可取之处,然而,数百年过后,还有多少学说可以称之为家?

        大浪滔滔,去芜存菁,我儒家走到最后,这不得说是天命所归。”

        刘彻被董仲舒乐观的话语说的心怀大畅,走下床榻邀请董仲舒共同进食。

        隋越端来了一些酒,两人便开始饮酒,最后刘彻喝的酩酊大醉,董仲舒却意识清醒的被隋越送出未央宫。

        出了未央宫,董仲舒便扶着栏杆一动不动的瞅着西北方向,良久之后,对隋越道:“西北有异色。”

        隋越吃惊的道:“您刚才还对陛下说西北理工不过是沧海一粟,最终会被淘汰。”

        董仲舒长叹一声道:“哪有那么容易,西北理工的富民之策天下绝无仅有。

        天下间研究西北理工学说的不仅仅是陛下,我太学就有专门的博士在西北理工的故纸堆中皓首穷经……是真正的皓首穷经,一旦被西北理工的学问擒获,便再也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五年间,四位博学士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就他们按照西北理工学说延伸出来的东西,让老夫汗颜无地。”

        “既然如此,董公为何与陛下奏对的时候不说明呢?”

        董仲舒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帝王之气可涨不可泄,藐视天下的帝王才能运转阴阳,调配天下,心中若是有所畏惧,便不能直抒胸臆,这对天下有大害。”

        隋越瞅着董仲舒道:“您说的这些话,是否要我转达陛下?”

        董仲舒点点头,然后就一步步的走下了未央宫,坐上一辆轻便马车离开了皇宫。

        霍三把自己埋在雪中已经足足一柱香的时间了……

        当曹信准备往雪中倒点水的时候,霍三从雪中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卧室,很久之后,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他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云哲吃惊的指着霍三的房间问曹信:“他在干什么?”

        曹信若无其事的道:“打熬筋骨。”

        “谁想出来的办法?”

        “书里啊,古人将自己全身浸泡在冰水中,据说可以延年益寿,他们不仅仅把自己泡在冰水中,还喜欢在冰水中游泳,据说这样打熬出来的筋骨可以百毒不侵。

        我不太相信,霍三认为自己身体强壮,可以试一下,没想到他居然忍耐了一柱香的时间。”

        “哪本书会记录这样的事情?”

        曹信从袖子里摸出一本书递给云哲,云哲定睛一看,只见书皮上写着硕大的《杂谈》二字。

        他慌忙把书塞给曹信道:“这是东方先生整理了跟我父亲聊天时候说过的话,记录了很多怪谈。

        你应该知道,我耶耶每回跟东方先生,司马先生谈天论地的时候都是醉的。

        酒话,你们也敢听?”

        曹信耸耸肩膀道:“霍三这个人又蠢又执拗,不这样他就搞不懂怎么用脑子。

        我西北理工素来以脑力见长,四肢发达的人出多了有辱门风。”

        云哲见曹信说话的时候经常偷窥张安世的房间,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曹信必定已经成了张安世的狗腿子。

        这个念头在心里成熟之后,云哲就觉得自己还是去找蓝田一起玩比较好。

        曹信见云哲要走,就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道:“明天陪我回家一趟。”

        云哲想都不想的摇头道:“不去!”

        曹信冷哼一声道:“后天就是我耶耶的寿辰,你敢不去?”

        云哲苦着脸道:“说真的,是不是要真的把你家炸成碎片吧?”

        曹信露出嘴里的白牙阴森森的道:“你去,就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