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一瞬两千年

第八十三章一瞬两千年

        第八十三章一瞬两千年

        “你为了一个如此猥琐的家伙居然动用了五百骑兵,跑了六百里地,杀了两百个马贼?”

        云琅靠在椅子上瞅着匍匐在脚下的一个汉人,又看看来找他喝酒的霍去病,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要炸开了。

        霍去病伸出腿挑了一下,就把那个猥琐的汉商给踢出了屋子。

        然后撑开腿靠在椅子上摸着脸上的虬须道:“闲着也是闲着,走一遭还能散散心。”

        “然后你就散心到了武威郡?”

        霍去病摊摊手道:“这年月找一个可以痛快喝酒的人很难,满凉州只有你跟李敢,李敢这家伙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羌人女子,准备在凉州留一族苗裔,整天在屋子里忙碌,不好打扰他,只好找你来了。”

        “这么说,你彻底的放弃跟刘陵合击塞人的想法了?”

        霍去病摇摇头道:“刘陵已经走得很远了,这个女人真是有决断啊,居然放弃了大月氏人的领地,领着匈奴人越过了葱岭全部进入了身毒人的领地。”

        云琅由衷的赞叹道:“看样子,她已经击败了塞人。”

        霍去病躺在椅子上,眼睛瞅着天花板道:“我以前听说塞人很厉害,骑兵着皮甲,步卒着铁甲,还听说他们的骑兵多的像是地上的牛羊,一旦出动便是铺天盖地。

        很想与他们一战啊。

        只可惜,现在,那些塞人被匈奴人像驱赶牛羊一般的进入了身毒领地深处。

        刘陵甚为担忧的其余塞人国居然在刘陵正面击败塞人之后,全部选择了依附匈奴人,现在成了匈奴人的先驱为刘陵所用,追杀那些不肯降服匈奴的同族人。

        所以啊,我一下子就没有了跟那些杂碎作战的兴趣。

        至于那个汉商,我倒是很赏识,三五个人就敢组成商队去西域做生意。

        尽管这家伙在出事之后很没出息的投降了,却暗中派了一个人来阳关求援。

        还说,西域马贼那里的金银满谷,然后我就去了,结果,只救援了几个混蛋,那些马贼穷的厉害,饭都吃不饱,哪来的金银啊。”

        看着霍去病落寞的样子,云琅笑了一下,对霍光道:“传令出去,就说骠骑大将军有言在先——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霍光笑嘻嘻的出去传令去了,霍去病懒洋洋的道:“这算什么?我没说这句话。”

        云琅给霍去病的杯子添满茶水道:“你把事情做出来了,以后要着为永例。”

        霍去病喝一口热茶道:“听着挺提气的。”

        两人正在说话的功夫,云音从外边走了进来,见到霍去病似乎有些羞涩,想要离开,被云琅喊住了。

        “见了长辈怎么也不见礼?”

        云音羞答答的冲着霍去病施礼,喊了一声“伯伯。”

        霍去病从怀里掏出一块暖玉递给云音道:“来的匆忙,没什么准备,这块玉不错,冬暖夏凉,多少有点意思吗,送你了。”

        云音羞答答的接过暖玉就离开了。

        霍去病抽抽鼻子对云琅道:“这一声伯伯估计让孩子为难了,要不要先给他们文定下来?”

        云琅撇撇嘴道:“孩子年纪还小,性子根本就没有定下来,现在文定太早了,怎么也要等他们成年再说。”

        “年纪小?你多大有的云音你心里没数?”

        “那就是一场谬误。”

        “谬误?也是啊,男人都这样说,至少是提起裤子之后都会这样说的。”

        云琅很不愿意跟霍去病,曹襄,李敢这些人谈论男女之事,在他们眼中,女人除过有传宗接代的作用之外,就是玩物。

        尤其是霍去病,这家伙对长辈孝顺,对兄弟义气,对部下怜悯,说到老婆……就很难解释的清楚。

        “你要回京了是吗?”云琅轻声问道。

        霍去病点点头道:“我不走,李广利就不敢进关。”

        云琅喟叹一声道:“我们兄弟现在已经被人不待见到了这种地步。”

        霍去病笑了,等我回到长安,应该就到了春暖花开的日子了,多年征战,没有好好地休憩过,这一次,我要彻底的休息了。”

        云琅从霍去病的话语中听到了浓浓的落寞之意,这个时候,除过喝酒,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安慰这个一心想要战斗的人。

        天下平安——就是武将的原罪。

        喝了一整天的酒,不但没有把人喝醉,反而越来越清醒,霍去病看着头顶上灿烂的星空道:“很想去天上去看看。”

        云琅丢掉酒杯道:“这有何难?”

        霍去病一骨碌坐起来,大大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你真的是神仙?能飞的那种?”

        云琅抽抽鼻子不屑的道:“谁告诉你人就不能飞了?”

        霍去病围着云琅转了一圈,还特意捏捏他的肩胛骨,挠着脑袋道:“没见你长翅膀啊。”

        云琅幻想一下最肋生双翅在九天翱翔的模样,摇摇头把那个奇怪的想法甩出脑袋,拉着霍去病就去了后花园。

        家将们手举着火把将后花园照耀的宛如白昼。

        霍去病看着眼前的一堆绸布跟一个篮筐不解的道:“这是什么?”

        云琅笑道:“可以把你送上天的东西。”

        “怎么送?”

        “点火。”

        “哦,确实是送人上天的好东西。”

        “我是说真的把人送上天。”

        “废话,烧成灰之后他不想上天都不成。”

        云琅瞪着霍去病看了许久之后突然叹口气道:“我发现,你的三个孩子中,可能只有霍三是你真正的孩子。”

        “你是说我的两个侍妾都在偷人?我不这么认为,她们不敢!”

        “我是说你的儿子霍三跟你一模一样,都是我想打死的目标。”

        “你这些年都没有办成的事情,你以为现在就能做到?”

        霍去病说着话,就抓着后花园里的一棵鸡蛋粗细的花树,生生的给拗断了。

        “点火!”

        云琅决定不跟霍去病废话。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寻找治愈霍去病忧伤的良药,热气球就是其中的一种。

        大汉时代的生活对云琅来说枯燥的几乎无以复加。

        看美人儿跳舞,看来看去总是那几个甩袖子扭屁股的动作,要不然就是带着鬼怪神灵的面具,随着暴烈的锣鼓声嚯嚯的大叫。

        歌女唱歌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调子,因为大汉乐府已经把制度订死了。

        赛马,是有钱的游戏,角斗是妇人们寻找快感跟兴奋地源泉,投壶?云琅对此毫无兴趣。

        一个毫无趣味的曲水流觞就把大汉的勋贵们激动地夜夜不能寐。

        只有麻将才能让云琅寻找到一点旧时的回忆。

        霍去病最大的爱好就是作战,除过作战之外,就是云琅弄出来的各种美食,剩下的时间他都用来练武了。

        失去了作战的兴趣之后,云琅就觉得该给霍去病找一点新奇的娱乐方式。

        在霍去病惊愕的眼神中,热气球逐渐被热风吹得鼓胀起来,拖拽着篮筐的绳子也慢慢的绷紧了。

        霍去病吃惊的看着眼前那一摞子绸缎逐渐变成了一个大球,这一幕超出了他对世界的认知,见篮筐里有两个座位,就指着座位道:“这东西真的能飞起来?”

        云琅轻蔑的看了土包子一般的霍去病一眼。

        “上去试试。”

        如果是曹襄,他一定会拉着云琅跟他一起上去,霍去病这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麻烦,抬腿就跨进篮筐里。

        云琅也跟着上了篮筐,调大了火焰,就示意下面的家将解开绳索,只留下一条控制热气球的安全绳。

        匆匆赶来的霍光,把一些酒菜送了上去。

        然后就亲自指挥着家将们缓缓地用绞盘送热气球上天。

        霍去病盘腿坐在椅子上,感受着热气球缓缓上升,眼珠子四处乱转,登高远望这种事情他向来喜欢,只是,这一次的体验非常的奇怪。

        眼看着下面的人群逐渐消失了,周围一片黑暗,霍去病喝了一大口酒道:”能飞多高?“

        “理论上可以飞升三千丈。”

        “神仙住哪里?”

        “不知道,我没见过神仙,可能跟神仙有过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什么感觉?”

        “一瞬两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