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臧否天下

第八十四章 臧否天下

        第八十四章臧否天下

        跟霍去病谈话是云琅最愉快的时候。

        在这个人面前基本上没有隐藏任何东西,他甚至将自己的来历以开玩笑的方式告诉了霍去病。

        结果,霍去病并不相信,还冲着云琅伸出了中指!

        尽管是这样,云琅依旧很开心,对自己的兄弟隐瞒来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既然已经告诉他了,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情。

        随着热气球升高,天山上的风越来越大,气球也早就离开了姑臧城,如果不是有一根安全绳拽着,这么大的风,早就把他们吹到数十里以外去了。

        热气球左右晃动的幅度很大,对霍去病来说却不算什么,他的下盘根基很稳固,酒杯里的酒水一滴不撒。

        “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

        跟云琅霍去病从来就不会客气。

        云琅跟霍去病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道:“没错,回到长安之后,什么事情都不要做,等带陛下给你安排,如果有闲暇时光,就在上林苑玩这个热气球。”

        “曹襄在干什么?”

        “此时应该正在研究为什么他家会被雷劈,等到夏日之后真正有了天雷之后,他家还要被雷劈一次。”

        “为什么他家总会被雷劈?”

        “这是上天在告诫曹襄……”

        “我会不会被雷劈?”

        “不会,只要远离曹襄你就不会被雷劈。”

        “没意思啊,回到长安我玩球,曹襄找着被雷劈,你将来回去之后要干什么?”

        “教授学徒,全力教授学徒,西北理工的大扩展就在那个时候。”

        “你现在有多少个弟子?”

        “不算霍光,张安世,也不算家里的那些小子,还有十七个。”

        “这么说,你鹊巢鸠占计划已经完成了?”

        “准确的说,还在继续进行中,没有成为各个地方的首脑,就不能算作成功。”

        “那个梁赞就是你的弟子吧?”

        “是的,不算太拔尖的弟子。”

        “负责潜伏我家的人手是谁?”

        “霍三!”

        霍去病点点头道:“这个人不错。”

        云琅叹口气道:“这个人最糟糕,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西北理工居然能教导出来一个莽夫。”

        霍去病哈哈大笑……

        热气球猛地一震,然后就开始缓缓下降,霍去病四处看一下遗憾的道:“没有见到神人,有些遗憾。”

        云琅没好气的道:“你上升到三千丈也看不到神人。“

        “既然天上没有神仙,那么,上面有什么,为什么我们在地上看星空觉得不是很高,为什么我们飞了这么高,星空依旧在远方?”

        霍去病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梦想家,这让云琅非常的不习惯,一个武将突然开始开始关注学问了,这就是一种明显的堕落。

        “回家问你儿子去,哦,不要问霍三,这傻小子不懂,问霍一,霍二都能有一个准确的回答。”

        “你干嘛总是提醒我霍三是最傻的一个呢?”

        “因为只有这个傻孩子才能让你冠军侯府长久的传承下去。”

        霍去病笑道:“霍三是嫡子,就算我想换人,他母亲也不允许,背后还有一群人呢,没一个是省心的。

        算了,回到长安我就整日里玩这个球,反正这东西很好玩,你说,要是陛下看到了这个球能把人带着飞翔会怎么想?“

        云琅道:“之所以让曹襄家被雷劈,又让你玩热气球,目的就在于皇帝陛下。

        他怎么想我们无法控制,看看能不能用这些事情引导一下他,多少发生一点变化,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

        “陛下又开始相信鬼神了?“

        “应该是吧,许莫负的一句话让陛下已经死掉的心又开始复活了,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神仙,可能就不算圆满。

        既然陛下想要神仙,我们就给陛下制造一些神迹,顺其自然就好了。”

        “咦?你以前不是告诉陛下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神仙吗?”

        “说过了,可是他不信啊,反而觉得我心怀叵测,在这件事情上我太冤枉了。

        这些年,陛下之所以不信任我,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此,他觉得我跟神仙有染,却不告诉他。

        是一个良心大大坏了的家伙。”

        “这么说,你现在想当神仙了?”

        “不当!”

        “其实你要是当上神仙,我觉得可行,毕竟,到现在你都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一定要在西域喝热水?”

        云琅瞪了霍去病一眼道:“你没有喝生水吧?”

        霍去病摇摇头。

        云琅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

        热气球缓缓落地,云琅跟霍去病的谈话也就结束了。

        有些话只适合说给鬼神听,落入第三个人的耳朵里就要坏事。

        从高空下来,人的心一般都很冷静,即便是喝了一天酒的霍去病跟云琅也是如此。

        酒意散了,这不是好事情,都是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

        于是,两人就继续喝。

        谁都没有提休息的事情。

        很快就喝到天亮了,话似乎已经说完了,就不断地碰酒,不说话喝起酒来的感觉也不错。

        两人都没有刻意去要烈酒,喝的就是微微有些发酸的绿蚁酒,滤清之后的绿蚁酒的味道不够浓,没有滤清的漂浮着酒渣的绿蚁酒最适合对饮长谈。

        一碗碗的喝,最后上一遍茅房,又能重新开始。

        霍去病来的时候就说自己的来找云琅喝酒的,才离开阳关,在路上就遇见了诏他回京的旨意。

        所以这一顿酒喝的时间格外的长。

        天亮的时候,霍去病喝完最后一口酒,丢下酒碗道:“我要回长安了。

        李敢也要回去,阳关交给了老聂,陛下喜欢把我们兄弟拆分的七零八落的。

        你布置完凉州之后,就回长安吧,你一个人留在外边,我不放心。”

        “独石城建立之后,我就要回长安了,陛下不允许我也要回去。

        我也接到了旨意,李广利马上就要进关,他将是新的玉门关守将。”

        霍去病忽然烦躁起来,握着拳头道:“怎么外戚也会被人替代掉?”

        云琅笑道:“知道不,我最讨厌你身上的那个外戚印记,你与大将军明明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

        最后却被人评论的时候总把你们跟女人的裙带联系在一起,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霍去病用嘲讽的语气道:“你比我能好到那里去?

        只不过我是未央宫的外戚,你是长门宫的外戚,有什么分别?”

        云琅大笑道:“我这个外戚是我自己找上门去当的,所以求仁得仁,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你这个外戚是天生的,没法子。

        我当外戚当得心满意足,你当外戚当得心中委屈,这又是不同的地方。

        所以啊,你还是多保重吧。”

        “能不能不要让那个该死的司马迁乱写,只写耶耶纵马关山的壮举,莫要写……”

        “不可能,你与司马大将军已经被某家归入外戚世家,你在第十一卷。”

        抱着手站在门外的司马迁话音清冷,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霍去病大怒,指着云琅道:“他,你是怎么写的?”

        司马迁道:“目前在列传,以及《货殖列传》,等我死之前会再看看他西北理工能否成功,若是成为普世学问,就把云氏补录入《世家》。”

        霍去病长叹一声道:“你如此宽厚,就因为你这些年吃了云氏无数的饭食?”

        司马迁点点头道:“有这方面的考量,再者,某家的《史记》想要流芳天下,离不开云侯的支持。

        仅仅这一点,就善莫大焉,给他隐讳一些,理所当然。”

        霍去病吃惊的朝云琅看过去,发现他呲着一嘴的大白牙笑的如同一只老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