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田氏西迁

第九十五章田氏西迁

        第九十五章田氏西迁

        与战火连天的羌人部落相比,汉人聚居区就平和的让人羡慕。

        春播过后,汉人们就逐渐清闲下来了。

        没有踏青活动,仅仅在遥远的凉州拜谒了祖宗之后,就再一次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中去了。

        冬日里收购了天量的羊皮,牛皮,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处理完毕。

        否则,这些好东西就会烂掉。

        论到皮匠好手,自然是羌人为先。

        这个活计汉人还干不好。

        第一名詹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忌讳,他很喜欢雇佣那些羌人,只要不当强盗了,一个个憨憨的,很好用。

        重要的是,他们干活只要粮食,不要钱,不管什么粮食他们都需要。

        看着羌人老老实干活的样子,第一名詹就非常感慨。

        云琅这样的人才能让一个地方的人一边打仗一边安定的种地做生意。

        他很希望羌人的战争永远都不要结束,最好同归于尽。

        当然,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表面上,他对这些羌人皮匠非常的友善。

        皮匠们就像是在变戏法一样。

        污秽难闻得皮张经过他们的手之后,一张张洁白的裘皮就出现在第一名詹的面前。

        他拿起一张旱獭皮,轻轻地吹一下,一个漂亮的小漩涡就出现了。

        这是上好的裘皮,可以制作出最好的裘衣。

        一张旱獭皮从收到制作完毕需要花费三尺麻布,半斤粮食,三十张旱獭皮就能制作出一张精美的裘衣,而一袭裘衣的价格……第一名詹想想就会被幸福的暖流包围住。

        如果不是凉州牧下死命令不许过于苛刻,一张旱獭皮对羌人来说算不得什么,根本就用不到三尺麻布!

        在汉人聚居区的边缘处,矗立着一座巨大的茅屋。

        夏侯静笑眯眯的站在门口,接受孩子行礼。

        夏侯静的还礼同样一板一眼,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等孩子们全部都走进了茅屋,夏侯静就笑呵呵的走了进去,不大功夫,里面就传来了琅琅的读书声。

        这里看不到羌人装束的孩子,只有一个个在脑袋中间留了一撮毛的汉家童子。

        只有这里的汉人们才知晓,这里面大部分的孩子都是羌人!

        其实也谈不到羌人两个字,他们都是父母双亡,或者是被父母卖给夏侯静的孩子。

        不论是父母,还是羌族对他们来说早就无所谓了。

        他们从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吃尽了苦楚,以前,也仅仅是活着而已……

        现在,他们都是汉家的乖孩子。

        去年孵出来的小鸡到现在已经长大了,在一只毛色斑斓的公鸡带领下正在浅草里寻找虫子跟草籽。

        第一名詹缓步来到学堂前面,抬手丢出一颗石子打跑了准备鸣叫的公鸡。

        透过草堂的窗户,他看到里面坐满了孩子,耳听着读书声,再看看远处一望无垠的土地,觉得田氏来凉州算不上发配,甚至可以说是一次开拓。

        身为田氏分支的掌舵人,他比那些普通族人更加清楚大汉国如今是多么的威风。

        只要皇帝没有放弃这片土地,田氏迟早会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最终形成新一代的田氏。

        第一名这个姓氏,田詹一点都不喜欢,不过,他没有想过改变,再过一些年,改动不迟,田氏终究还是田氏,不是什么第一名第二名!

        田氏在山东的日子并不好过,好多田产都被皇帝给收缴了,那时候觉得这是天塌了。

        现在再回头看,用山东的贫瘠土地换取这里的肥沃土地,田氏并不吃亏。

        这里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距离祖祠远了一些。

        如果,田氏的人再多一些就好了……

        田詹极目四望,这里的平原平坦的让人难以置信,如果能按照云氏的方法将水从石羊河里提出来,不消说,这一大片土地都会变成肥沃的水浇田。

        刚刚兴起的想法,经过水车浇灌之后,立刻就结出了果实。

        田詹决定派两个族中老人亲自回山东一趟,把这里的情况跟族里的人商谈一下。

        在山东,田氏的名声已经臭了,皇帝看他们不顺眼,地方官员看他们同样不顺眼。

        这样的状况下,日子过得艰难。

        如果能够来到凉州抱团立足,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目前,要做的就是占据开垦出更多的土地!”

        田詹坐在学堂台阶上的时候,不由得自言自语了一句。

        “有见识!”

        授课结束的夏侯静,毫不嫌弃的坐在台阶上,

        “只是,离开祖地……”

        “哼,当初陈完的祖籍也不是山东。”

        田詹没法子跟夏侯静这样的大儒说自家的往事,不管他如何狡辩,如何为祖宗脸上抹粉,对那一段历史,他也没有夏侯静清楚。

        更没有夏侯静权威。

        “你祖宗田氏代齐干的非常漂亮,能用李代桃僵之策平和的将国祚从姜氏手里接过来,实在是太难得了。

        不过,这种事只能干一次,一个族群,这样的事情干了一次,别人就会永远警惕。

        我们的陛下就是一个非常警惕的人,你田氏终我大汉一朝想要翻身太难了。

        甚至完全不可能。

        你想在凉州安置族人这个想法很好,只有远离皇帝的视线,你们才有养精蓄锐从头再来的可能。”

        田詹笑着拱手道:“先生说的极是!”

        夏侯静瞅着田詹道:“这就结束了?”

        “啊?”

        “老夫帮你田氏出谋划策,你就嘴上说一声感谢就结束了?”

        田詹想不起来这个老头给自己出了什么主意,迷惑了片刻,瞅瞅满满一屋子的孩童,就叹口气道:“五十担粮食。”

        夏侯静满意的拍拍田詹的肩膀道:“等一阵子就送来吧,这些孩子看着年纪小,一个个胃口却不小。

        再这么吃下去,老夫都要养不起了。”

        “您就打算一个人撑着?”

        夏侯静笑道:“还有一些老友闲来无事,也会来凉州开课授徒。”

        田詹的眼睛一亮,连忙道:“先生,您若是能允许我田氏子弟进学堂,我就算是自己不吃饭,也一定支应好学堂的用度。”

        夏侯静嗤的笑了一声,用鄙视的眼神瞅着田詹。

        田詹话刚刚出口,就羞臊的难以自持。

        连忙拱手道:“让先生笑话了。”

        夏侯静瞅着远方叹口气道:“没什么好笑话的,老夫沦落至此,也没有想到啊。

        好在这沃土三千,又给了老夫无穷的力气,只要老夫脚踩大地,就能一次次的站起来。

        田氏!

        你们真的想要供养老夫吗?”

        田詹听夏侯静突然这样说,猛地站起身道:“只要先生不嫌弃,田氏愿意竭尽全力供养先生,供养学堂,绝不敢有任何怠慢。”

        夏侯静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再次张口道:“那就把你田氏彻底的从山东招来此地之后,让你田氏族长来跟老夫谈。”

        田詹兴奋至极,见夏侯静走进了学堂,就欢快的在原地跳了两下。

        然后就身轻如燕的向庄子里狂奔。

        他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尽快的告知族长,邀请族长用最快的速度来凉州。

        田氏辉煌过,知道学问的重要性,在山东,已经没有哪一家的大儒愿意招收田氏子弟。

        如今,终于有一位名动天下的大儒愿意接纳田氏,这让田詹如何不感到惊喜?

        且不说凉州的万亩良田,凉州的皮货生意,仅仅是田氏子弟有机会在大儒坐下受教,就足以打动族长将田氏全部从山东迁徙过来!

        夏侯静站在学堂里目送田詹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羌人孩子虽然生性质朴,却不适合做学问,夏侯静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或许老天给了他们强健的身体,却同时收走了他们的那颗七窍玲珑心。

        想到这里夏侯静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花白的胡须,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时间允许,他会教出一些彪悍的羌人弟子。

        只可惜,没时间了,只能借助田氏之力,从中选拔出几个狡猾的学生,好应对不久之后的百家争鸣!

          这是百家最后的哀鸣,最后的搏杀,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