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零五章宝贝

第一零五章宝贝

        第一零五章宝贝

        来到独石城刚刚修好的城主府,云琅很满意。

        这是一座彻底由石头构造的建筑。

        论到木头建筑,自然是汉人第一,可是呢,论到石头建筑,就只能说来自罗马的工匠手艺高超。

        因为时间的关系,高大的石柱上没有雕刻任何花纹,外表依旧保留着工匠斧凿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在石柱上镶满了花瓣,层层叠叠的从底部一直落了下来。

        这座建筑谈不到高大,却极为结实,门廊都是由巨大的条石搭建而成,云琅估量了一下,投石机对这东西的作用不大。

        脚下的石板同样粗糙,踩在上面微微有些硌脚,如果穿上皮靴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云琅抬头看去,只看见灰沉沉的屋顶,一连串巨大的铁质烛台悬在半空中,二楼上高大的窗户里有光柱落进屋子,让这座恢弘的石屋子显得没有那么阴暗。

        云琅用手拍拍基座墙瞅着李陵道:“这座屋子的基座是凿出来的?”

        李陵笑道:“与其破碎了石壁再重新安装,不如直接凿出来,您看看,这里还有无数的楔子印痕,去不掉了。

        君侯,这座城池几乎是末将眼看着堆砌出来的,万万没有想到那些大秦工匠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云琅笑道:“且看看,这域外工匠造出来的东西算不上精致,倒是把结实这一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云音住习惯了云氏的精致小楼,看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就撅着嘴巴出来了。

        “那间房子可以拿来养猪!”

        霍光笑道:“我问过了那些人了,他们国王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时间在石头上雕刻花纹。”

        “雕刻了花纹也是用来养猪的。”

        云琅笑道:“雕刻花纹花费的时间可比造屋子的时间长多了。造价也高的多。

        另外啊,我们不能修造出一间让陛下都羡慕的房子出来,那样就失去了我们建造房子的初衷。”

        “耶耶我们家有什么初衷啊?”

        “以后很多年,这里都会是我云氏的根本要地,哪怕是把骊山的那座庄园丢掉了,这座石头城堡也不能丢。”

        “哦,不过,为什么呢?”

        云音继续追问。

        霍光连忙拉着云音的手离开了,他很担心云音会问出师傅不好回答的问题来。

        李陵笑着拱手道:“君侯,末将想把李氏也迁出一支来独石城可行?”

        云琅摇摇头道:“你李氏的根基在陇西,不在这里,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现在还不成。

        云氏一家在凉州陛下会容忍,如果我们抱团……你自己去想想后果。”

        李陵叹口气道:“事事不由人心啊。”

        云琅笑了,指着城主府外的一圈街市道:“你为何一定要把李氏正大光明的迁徙过来呢?”

        李陵并不是一个傻子,瞅着城主府外空空荡荡的街市,似乎明白了什么,再也不提李氏入凉州的事情了。

        云琅相信,自己在凉州的一言一行必定有人一字不漏的汇报给皇帝。

        他已经习惯这样的待遇了,只是有些遗憾,如果隋越能留在凉州牧府继续担任官职,他能做的事情会更多。

        跟羌人打交道了两年多,这里的人对于云琅已经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

        在他们看来,这位喜欢带着老虎到处溜达的人一定会是一个残暴的人。

        甚至有人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曾经亲眼见过云琅用人肉来喂养老虎。

        所以,当凉州的羌人首领一个个走进独石城大厅的时候,首先看的就是那头趴在地上用一双无情的大眼睛看着他们的老虎。

        老虎大王残暴的目光同样从每一个进门的人身上掠过。

        当这些人战战兢兢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云琅轻声道:“就这些人吧?”

        老虎大王霍然起身,绕着大殿转悠了一圈之后,就趴在门口,休闲的舔舐自己的爪子。

        一些胆小的羌人惊恐的瞅着趴在门口的老虎,他们甚至觉得云琅今天叫他们过来就是要杀了他们。

        “进了独石城,以后就是一家人,不过,有一些规矩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现在说清楚要比以后说清楚来得好,如果有谁违反了,也不要说我不教而诛。”

        云琅说完话,见羌人首领齐齐的坐直了身子凝神倾听,就满意的点点头对霍光道:“念吧!”

        独石城的规矩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四条就是——城主在战时有调集独石城所有资源的权力。

        其二,就是城主在独石城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其三,城主有收取税赋的权力。

        其四,城主有审判案件并且执行惩罚的权力。

        至于城主有保护城中居民的义务,这种事情被大家刻意的遗忘了。

        两年的交锋下来,羌人们已经认为云琅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主宰,甚至是唯一的主宰。

        对于独石城开始有规矩,他们心中是有准备的。

        独石城将会成为大汉国沟通中原与西域的重要节点,这已经成了一个事实。

        两年时间内,凉州这片蛮荒之地逐渐有了生机,都拜云琅所赐。

        仅仅是修通了从敦煌到武威郡的通路,就已经给给凉州的土著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有了这条路,河西走廊上的每一个城市作为节点都会在来来往往的商队的开发下,最终变成富庶之地。

        云琅在武威郡索要的好处虽然多了一些,却把敦煌,酒泉,张掖完全空了出来,是典型的有财大家发的行为。

        事实证明,房地产这个行当只要选对地方,不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空都是最赚钱的一个行业。

        富贵城的模式再一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凉州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最宝贵的了,而全石料建成的富贵城加上彪悍的汉军,就是保护他们生命财产最好的地方。

        有些羌人首领家中的财富多的让人吃惊,当了多年的土皇帝,哪怕他们收入微薄一些,经过几十上百年的积累之后,总数依旧极其庞大。

        在云琅来凉州之前,他们手里的财富大多就是牛羊跟奴隶,而凉州某些地方又盛产金子。

        跟汉人交易的时候,他们喜欢用牛羊,皮张,药草等货物,于是金子就慢慢的沉淀了下来。

        当这些人听说云琅希望以金子作为购买独石城房屋土地的时候,羌人首领是欢喜的。

        毕竟,金子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傍晚的时候,云琅就住在了独石城,城里面的房屋土地交易自然由霍光带着胥吏们去处理。

        这方面,他们很在行。

        就在云琅安慰了撅着嘴巴不愿意睡在石头屋子里面的云音之后,霍光匆匆的赶来了。

        他几乎是用颤抖的手打开了背着的包袱。

        云琅仅仅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霍光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目光盯在包袱上,这东西看起来不轻,还以为一块巨大的牛头金,万万没想到霍光拿出来的居然是一块天然的金包玉。

        黄灿灿的黄金块上镶嵌着一块纯白色的玉石,金子的质地看起来很纯,而那块被金子包裹的白玉也在烛光下散发着莹莹宝光。

        云琅哑然失笑,拍拍这块宝贝道:“还真是难得啊。”

        霍光没有跟着笑,而是指着白玉道:“师傅,您仔细看这里。”

        云琅顺着霍光指引的方向看去,发现白玉的这片地方隐隐发暗。

        就摇头道:“终究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

        霍光不言语,取过烛光照在白玉的后面,对云琅道:“师傅您再看看!”

        云琅再次定睛看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在烛光的照耀下,这块薄薄的玉石中间居然镶嵌着一朵翠绿色的植物。

        沉吟良久之后,云琅肯定的道:“这不是玉石,应该是一块琥珀!”

        “琥珀?这看起来很像玉石啊。”

        “这不可能,玉石形成于地下,形成之初被地火融化,而后喷涌出地面,最终形成玉石。

        所以,玉石里面绝对不可能出现植物!“

        说完之后仔细的辨别了一下琥珀里的那棵植物模样淡淡的道:“此物至少有两万万年的历史了。”

        霍光惊讶的看着师傅道:“您为何会知道?”

        云琅笑道:“我因何会不知道呢?我不管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弄到的,既然有一块,说不定就能找到第二块。

        如果这东西是羌人首领拿来的,那就问他继续索要,不要动武力,拿出利益交换就是了。”

        霍光道:“很重要吗?”

        云琅无声的笑了一下道:“对皇帝来说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