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零七章无产者出现了

第一零七章无产者出现了

        第一零七章无产者出现了

        一夜没有睡觉的霍光,目送一队骑兵离开了独石城,就像放下了一件心事,回到房间呼呼大睡。

        云琅起来的也很晚,昨夜的时候三人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几乎到天明的时候才睡着。

        如果不是老虎大王进来催促云琅给他准备早饭,云琅是不准备起床的。

        上一次喉咙里卡了骨刺,给老虎留下了很深的阴影,现在,他再也不相信云氏的厨子了。

        除非云琅亲自给他弄吃的,否则,宁可饿着也不吃。

        云琅的早餐是豆浆跟油条,老虎的早餐却是一盆子不见任何骨头的羊肉。

        一盆肉十五斤,是老虎一天的口粮,幸好,这家伙现在每日里只需要吃一顿就饱了,否则,让云琅每天给他弄羊肉,绝对是一件苦差事。

        独石城这地方很怪,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云琅吃过早饭之后,就已经是乌云盖顶了。

        黑压压的乌云从山背后刚刚出现,瞬间就已经来到了独石城。

        因为有太多高山的缘故,西北高空中气流紊乱,平日里的白云也飞的快逾奔马。

        乌云遮满天空的时候,天色迅速就黑暗了下来。

        云琅叹口气,只希望这片乌云不会带来冰雹。

        西北之地对百姓影响最大的坏气候有两种,一种是冰雹,另外一种就是倒春寒。

        这两年很幸运,云琅没有遇到五月飞雪的恐怖天气,也没有遇到雹灾。

        他只希望自己的运气能继续下去。

        西北的雨下的极为干脆,连闷雷都没有,几点雨水从天上砸下来之后,暴雨就倾盆而下。

        雨幕笼罩天地之后,房檐水就稀里哗啦的落了下来。

        云琅站在屋檐底下,探出手接雨水,雨点子打得他手疼痛,却始终没有感受到冰雹落下来。

        很久没有经历过大雨的老虎跳进了雨地里,漫不经心的在暴雨中漫步,似乎在回忆他在骊山度过的岁月。

        蓬松的虎毛被雨水浇透之后,那只肥胖的老虎就变成了一只瘦骨嶙峋的老虎,再无往日的威风。

        雨下的越来越大,雨水也越发的冰冷,老虎终于扛不住了,回到屋檐下抖动毛发,并接受两个仆役的服侍。

        这就是云琅担心的事情,雨水变冷,这是形成冰雹的前兆。

        家将们搬来一把椅子,云琅跟老虎两个就坐在屋檐下等冰雹落下来。

        独石城的房子确实很好,尤其是被雨水清洗之后,青色的石头颜色变得更加深沉,远比青砖房好看。

        西北的暴雨一般来的迅猛,去的也快,两个时辰的暴雨落下,城主府前面的涝池已经装了一半的水。

        好在,让云琅担心的冰雹终究没有落下来。

        不过,他已经非常肯定,住在山里的羌人一定没有逃过这场注定的雹灾。

        不是因为云琅有多么的神奇,他站在城头远眺,远处的山峦已经披上了一层白色。

        雨水还在不断地落下,石羊河开始变得浑浊,即便是围绕着独石城的护城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

        泥石流开始流淌进石羊河了。

        当护城河里开始出现淹死的羊的时候,云琅终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山里面的灾害一定很可怕。

        “命武威郡守准备粮食,准备物资,扎帐篷,派衙役,军队入山救援。”

        云琅无可奈何的对司马迁一干属下下达了救灾令。

        新来的武威郡郡守赵毅连忙道:”君侯,山里全是羌人,并无我汉人在内。

        而且,羌人在这片土地上繁衍了数百年,面对这样的灾害还是有应对之法的。”

        云琅道:“那是以前,以前的时候这片土地上没有管理者,羌人遇到困难只能自己扛。

        现在,我们是管理者,既然从人家身上收取了重税,那么,就有义务去帮助他们,让他们从心里觉得有人管理跟没人管理有很大的区别。”

        “君侯要收买人心?”

        云琅苦笑一声道:“这是我们的责任,去吧,如果觉得以州牧府的名义救灾有问题,就用陛下的名号去办。”

        听云琅这样说,武威郡守赵毅这才领命而去。

        灾害远比云琅想象的重。

        山洪在戈壁上狠狠的犁出了三十一条壕沟,最深的一条壕沟深答三丈。

        新近才修建好的官道也被山洪冲毁了六处。

        汉人眼看着就要收获的两田,也被山洪损毁了一千多亩。

        石羊河几乎被山洪带下来的泥石流给淤塞了,好在这里的河道宽阔,石羊河才没有改道。

        云琅瞅着眼前的满是巨石跟淤泥的河道,几乎认不出来这就是昔日风景秀美的石羊河。

        欢快的只有夏侯静买来的那群羌人孩子,他们赤着脚在烂泥地里捉鱼。

        夏侯静扶着一根木杖从烂泥地里走出来,见到云琅就指指身后的石羊河道:“这里的水利还是要修啊。”

        云琅点点头道:“这才是一场不大的灾害,如果来了真正的大灾害,石羊河就会改道,这会危及到独石城。

        真不知道这里人以前是怎么应对的。”

        夏侯静笑道:“地广人稀,有什么好应对的,河水想改道就改道吧,人跟着过去就是了,反正就是一些烂茅草屋。

        现在不一样了,你的城池已经修好了,汉人的聚居区也已经修建好了,这时候再让这条河水随意改道是不成的。

        你的独石城想要成为西北重镇,就必须把这里整治的适合人生活,让人舍不得荒废,宁愿下大力气不断地整治这里才成。”

        云琅没看见第一名詹,而夏侯静很习惯的站在一群汉人的最前面,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引来一群人附和。

        斥退了那些汉人农夫,云琅瞅着夏侯静道:“你怎么成了移民的领袖了?”

        夏侯静呵呵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云琅点点头道:“这对你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难度。”

        “君侯想要让凉州变成自己的老巢,那么,控制人心是必然之势,而君侯自己还不能去做这样的事情,由老父出面岂不是更好?”

        “你已经在这样做了。”

        “总比董仲舒派人来做这件事要好。”

        云琅想想也对,夏侯静现在捏准了自己的脉门,做的事情看似都是在为云氏着想,实际上在为他自己做打算。

        还利用刘彻的存在,逼迫云琅不得不捏着鼻子认同他的做法。

        不过,云琅并不生气,有梁赞在,夏侯静今天做事有多么努力,将来云氏在凉州的根基就有多么坚固。

        由此看来,在这个世界上,谁的布局早,谁就能占到最大的便宜。

        “长门宫对建立学堂跟药房很有经验,也非常的有诚意,夏侯先生为何不去争取一下呢?”

        “你是说,准备将学堂与药铺绑在一起?”

        “对啊,阿娇贵人这些年之所以被百姓尊称’国母‘,最大的原因就是,长门宫舍得拿出三成的收息来供养这些学堂以及药铺。

        百姓家的孩子们上学堂,自家人看病都托赖长门宫,都说那是阿娇贵人省下来的钱粮,专门为百姓做好事。

        这么多年做下来,陛下都不敢轻易针对长门宫。

        我觉得我们凉州也应该有样学样。”

        夏侯静轻笑一声道:“梁赞在长安正在筹备这件事,前日来信说,他已经有幸拜见了阿娇贵人,贵人对凉州办学,开药铺很有兴趣。”

        云琅微微一笑,郑重的向前一步朝夏侯静拱手道:“如此,这石羊河堤坝,以及河边的水利,就拜托先生了。”

        夏侯静摊开手道:“没有人手,没有钱粮,你让老夫如何办成这样的千秋大业?”

        云琅指指远山上的冰雹道:“山地羌人遭了大难,某家已然派去了衙役,军士入山,接那些遭灾的羌人下山,想来先生很快就会有人手了。

        至于钱粮,武威郡守自然会调拨下来。”

        夏侯静愣了一下,指着云琅道:“下山的羌人还能回到山上去吗?”

        云琅摇摇头道:“他们失去了牛羊,回不去了。”

        “他们如何生活呢?就靠给官府做工?”

        “没错,官府的事情做完了,还可以给商贾,富户做事情,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有家产,这是不合适的,总需要一些一无所有的人来做工。”

        夏侯静沉默良久,抬起头看着云琅道:“君侯好毒辣的绝户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