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一四章明珠暗投?这是必然

第一一四章明珠暗投?这是必然

        第一一四章明珠暗投?这是必然

        田千秋离开未央宫,长出了一口气,每次来到未央宫,他就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老虎嘴。

        他很讨厌这种随时随地都能粉身碎骨的感觉。

        微微叹了一口气,无数愁绪就涌上心头。

        山东田氏准备迁徙去凉州的人很多……虽然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庶出子弟,可是,这些人也是田氏的力量源泉。

        当初在山东的时候,田千秋就敏锐的发现,一个庞大的田氏并不符合官府的期望,而抱成团生活的田氏已经习惯横行乡里的日子。

        让他们不要放肆,不要欺负小姓人家,他们根本就做不到,田氏的实力越大,侵吞本土百姓利益的事情就越多。

        到了最后,就会跟官府的权威起了冲撞,因为,官府发布的政令本身就是对百姓不利的。

        小姓人家无力反抗官府,只能逆来顺受,而田氏则不会这样忍气吞声,最终,田氏就成了官府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皇帝拆分田氏的旨意下达之后,田千秋果断的接手了这一重任。

        他认为,与其让别人来分割田氏,不如由自己来!

        就在他以为将田氏不重要的族人全部剥离之后,剩下的田氏族人可以安心度日的时候,田詹回来了。

        谁都以为田詹回来是向田氏族人求援的,人人都心里已经决定拒绝帮助的时候,田詹展现了他们从未见过的阔绰手段。

        三千张羊皮,一千张牛皮,一百二十一件精美的祭祖玉器,加上他们骑乘的骏马,每一样都说明,他们在凉州过的比山东时还要好。

        田千秋以为这是田畴为了拉拢山东族人做的伪装,当他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凉州族人的实际生活之后,他就无话可说了。

        被他剥离的田氏族人背负了田氏所有的屈辱,现如今,他们回山东更有衣锦还乡的心态了。

        如果仅仅是生活安逸,田千秋并不是很在意,在凉州地广人稀,每人分到的田地自然会比山东多很多,同样的,他们也会变得更加劳累,还要面对蛮族,朝不保夕。

        种种状况对比下来,留在山东,是要比留在凉州要好,最重要的,当田氏族人去了凉州,与蛮族的接触是必不可免的,时间久了,为了生活,就会很自然的丢弃汉家衣冠。

        然而,夏侯静这样的名满天下的大儒在凉州,瑕丘江公这样与董仲舒不相上下的大儒也在凉州,甚至他们就生活在田氏族人聚居区,在那里开馆授徒。

        云琅的大军已经把凉州清洗了不止一遍,他甚至正在着手减少羌人人口的宏伟计划,目前看起来,似乎进行得非常顺利。

        官职到了云琅这样的高度,就不再是谗言一类的行动可以动摇的了的。

        皇帝如果没有足够的信心,是不会派云琅这样的人成为一方诸侯的。

        田氏很大,想要对付云琅还是不够的,雄霸蜀中的黄氏,现如今已经灰飞烟灭了,而蜀中也成了皇帝以及一干勋贵们的乐园。

        他不想,也不敢触怒云琅这样的人。

        在长安,云琅的名声并不好,出了名的小气,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而曹襄则是出了名的混蛋……

        霍去病只会打人!

        与他们这种超级勋贵争斗毫无意义,战胜了,会把长平公主,阿娇贵人这样的人引出来,战败了,就会被他们连皮带骨吃的干干净净。

        在长安,云氏,曹氏,霍氏,李氏都是恶霸一般的存在。

        云氏主妇连太子殿下都不放在眼中,这件事已经被太子府里的人散播成了传奇。

        很多人甚至绘声绘色的将云氏主妇宋乔形容成了一个著名的悍妇。

        直到皇帝将李夫人之子托付阿娇抚养之后,这样的传说才慢慢地消失了。

        只要不太傻的人都能看出,这是皇帝在给太子最严厉的警告。

        李夫人之子没有可能与太子刘据争夺什么,但是啊,当李夫人的儿子变成阿娇的儿子之后,就立刻有了这样的可能。

        毕竟,阿娇贵人除过没有儿子这一个弱点,再无懈可击!

        现在,阿娇贵人有儿子了……难怪云氏主妇对太子殿下毫无敬意。

        联想到陛下如今春秋鼎盛,执政二十年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到了那个时候,已经长成大人的昌邑王刘髆,无疑将是皇位最有力的争夺者。

        在大汉国,太子殿下不一定就是未来的皇帝,这中间有无数的变数。

        换太子这是刘氏的传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田千秋迅速的想通之后,心里就没有那么难受了,他甚至开明的认为,只要田氏在不断地变强,变大,在那里其实是无所谓的,他们这种大世家,最怕的就是籍籍无名。

        来日方长……

        金日磾愉快的从春风路上走过,这一次,他无视了那些冲着他招收的美人儿。

        从家里出来之后,安步当车,不大功夫就来到了长门宫。

        这里以后就是他当差的地方,他的主子就是那个还流着口水的三岁孩子。

        束了袖口的箭衣,薄底的分左右的快靴,淡黄色的头发用丝带束缚,即便嘴角带着浓烈的不屑之意,依旧引得那些躲在马车里的妇人们连连惊呼。

        大汉朝的女子们历来是大胆的,男子可以当街调戏女子,并且留下著名的秦罗敷故事,那么,女子为什么就不能做同样的事情呢?

        一些很熟悉金日磾的女子甚至大胆的探出手去抚摸他的头发。

        这让金日磾非常的愤怒。

        四处瞅瞅,没看见张安世这个混蛋,眼看车里的佳人体软如绵,红霞满面,匈奴人的本性立刻爆发,连赶车的丫鬟都没有放过,捉小鸡一般的提进了马车。

        马车抵达长门宫的时候,金日磾从马车上跳下来,擦拭一下脸上残留的口媒子印痕,面对渭水水面确认自己没有问题了,这才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长门宫。

        “不准把你弟弟拿去水池子!”

        刚刚游水完毕的阿娇慵懒的靠在锦榻上,警告了一下偷偷摸摸的蓝田。

        让乳娘带着刘髆去看孔雀。

        蓝田非常的郁闷,上次跟云哲毁坏了父皇的宝物,云哲就接受了家法,如今被他母亲关在小楼里,十五天之内不得出小楼一步。

        没有了云哲,蓝田才发现自己一个玩伴都没有。

        阿娇有目的的把蓝田送去了皇宫,希望她能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们相处一下。

        结果不好,蓝田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毫无兴趣。

        不仅仅如此,他们多见了几次之后,蓝田认为自己在跟一群傻子玩。

        阿娇不准蓝田在这段时间里去云氏,毕竟长门宫赔给了皇帝无数宝物,皇帝都不满意,事已至此,不论是阿娇还是宋乔,都清楚了一件事,皇帝需要云氏赔,而不是长门宫赔偿。

        穿着游泳衣的蓝田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池子,像一只青蛙一般在水里来回游动了七八个来回,就抱着水池边上的木头杠子回气。

        贴身宫女轻声对她说了两句话,蓝田这才想起来,今天要跟金日磾学习射箭。

        金日磾射箭的样子很好看,而且精准无比。

        “你是匈奴人,听说你们喜欢射箭是吗?”

        金日磾骄傲的道:“大比中儒家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微臣拔得射,御两道头筹。”

        蓝田卸掉披风,露出一身大红色箭服,伸展一下手臂道:“射给我看看。”

        金日磾微微一笑,提起长弓,就来到三步开外的地方,也不看标靶,搭箭张弓,‘嗖’的一声第一支箭就飞了出去,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箭发连珠,转瞬间一壶十八枝羽箭就密密麻麻的钉在箭垛上。

        就在金日磾骄傲的收好弓箭,准备告诉蓝田何为射箭之道的时候,才发现,蓝田已经带着宫女走远了。

        “不准告诉我母后!”

        蓝田远远地传来了警告。

        金日磾叹口气,来到箭垛边上,把射出去的箭一一的取回来。

        他很清楚,自己以后的箭术课程,都会变成蓝田去云氏玩耍的时间。

        “明珠暗投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