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一五章一锅夹生饭

第一一五章一锅夹生饭

        第一一五章一锅夹生饭

        蓝田是生长在明珠堆里的孩子,对于一般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名师,她一般都是弃之如敝履的。

        如果她想练习箭术,她恐怖的爹娘就会找来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老师来教导她。

        在这些老师面前,金日磾还算不上什么。

        云氏与长门宫之间的柴门平日里都是锁着的,且有四个宫卫把守。

        这是长门宫中最清闲的活计。

        当然,这也是最恐怖的活计。

        因为蓝田会从大门边上的洞口钻到云氏去。

        大门蓝田不敢走,因为她的母亲不允许她出门,所以折中的方案就是钻洞。

        眼看着蓝田钻洞走了,四个宫卫如丧考妣,又一顿责罚是逃不掉了。

        云氏的麻籽地还没有长起来,所以蓝田站在起腰深的麻籽地里,理直气壮地对正在忙碌的云氏仆役们喊道:“抱我出去!”

        一个年长的仆妇立刻跑过来,战战兢兢的将这个天下最尊贵的一个小女子抱出麻籽地。

        贴身宫女紧紧的跟在后面,她也是一脸的凄惶,阿娇贵人不是一个太讲道理的人。

        蓝田犯错,她们顶缸已经是家常便饭。

        到路边上丢着一个大背篓,蓝田看见了,顿时欢喜的跳进了背篓,再一次大声喊道:“何公公,何公公!”

        脑袋上一根杂毛都没有的何愁有阴沉着脸从松树林里走出来,怀里抱着一堆干松果。

        见蓝田站在他的大背篓里,就无可奈何的道:“你母亲似乎不允许你来云氏!”

        “母亲只是不允许我走出大门一步,我没走大门,是钻洞过来的。”

        何愁有年纪越老,似乎就越是喜欢小孩子,将蓝田以及背篓一起背在背上,叹口气道:“一个个都活成妖精了,知道你母亲不允许你出来,就拿何公公顶缸,你回去之后打算怎么说?是不是准备告诉你母亲,是我用背篓背着你去的云氏?”

        蓝田摇摇头道:“我只会说我走不动了,就央求何公公背了我一程。”

        “这有什么差别吗?”

        “有何公公在,母亲就不会处罚我了。”

        蓝田的贴身宫女很害怕何愁有,可是公主在何愁有的背篓里,她一步都不敢离开。

        何愁有嘿嘿一笑,也不再说什么,相反有些得意,在云氏,他就是日常给孩子们背黑锅的人。

        哪一个孩子犯了错,每当宋乔准备惩罚的时候,只要说一句是何公公让这么干的,就有很大的几率免除惩罚。

        蓝田几乎也是在云氏大院子里长大的,对一个套路很清楚的。

        长门宫卫们看到蓝田被何愁有背走了,也松了一口气。

        至少,在他们看来,蓝田的安危无虞。

        瘦弱的何愁有背着一个硕大的背篓有清街的效果,即便他在云氏已经很久了,全家上下的仆役们依旧害怕他。

        梁翁是例外,这或许是何愁有看在他长了一头白发的原因。

        进二道门的时候,梁翁早早就迎了上来,先是冲着何愁有施礼,然后就笑眯眯的看着蓝田道:“大公子至今还没被夫人放出来。”

        蓝田大度的摆摆手道:“我来找霍三。”

        “霍家三公子也不安稳,他被夫人惩罚了。”

        “他又干了什么好事?”

        “用弹弓打池子里的花鱼……”

        “曹信呢?”

        “他去了山里……”

        “他去山里做什么?”

        “不晓得,是家将们护送着去的。”

        何愁有见蓝田似乎不愿意走了,就放下背篓,一脸嫌弃的将蓝田放出来,自己背着背篓就沿着小路去了自己居住的山居。

        “我去厨娘那里。”

        何愁有一走,蓝田立刻就活泼起来,就连梁翁的话也似乎多了起来。

        在梁翁的护送下,蓝田又去了厨房。

        她今天的目的就是来为云哲做一顿美食。

        张安世的房间里凉风习习,很适合睡觉,这个时候他却不能睡觉,原以为很轻松的一次谈话,会被桑弘羊弄得如此繁琐。

        白白胖胖的张安世对面就坐着被太阳晒得黝黑的桑弘羊。

        一年的时间里,桑弘羊整整跑了六千里路,脚印遍及河间,洛阳,山东,河北,淮南……

        “就是这个样子……地方官并无将税款托付银行的准备,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且非常的强硬,他们认为,一旦将税款上缴银行,他们就会遭受非常的损失。

        虽然这些话明着说出来不妥,可是呢,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地方贫瘠,长安富庶,在这种状况下,长安还要吸允地方的鲜血自肥,他们认为非常的不公平。”

        桑弘羊端着一杯鲜艳的果子露,不时地轻轻呷一口,享受着果子露的甘甜,以及徐徐而来的清风。

        至于张安世脸上不耐烦的模样,他完全视而不见。

        “你要知道,银行收取地方赋税不是我们主动要求的,是陛下硬生生的安排下来的。

        银行是收钱,放钱的地方,不是商贾啊。

        地方上收来的赋税银钱很少,大部分都是粮食,货物,且种类繁多。

        我们要那么多的货物做什么,难道要你我去吧货物全部兑换成钱?

        我们是银行,就要干银行该干的事情,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地方官员在想什么。

        以货物顶赋税,他们就有一个长期的拿好处的过程,十税一的税率经过他们之手后,很可能就会变成十税二,或者更多。

        不要给地方官留下我们银行是一个跟他们争夺利益的衙门的印象,银行发展离不开地方官员的支持,准确的说我们是一伙的,而不是相互制衡。”

        桑弘羊喝了一大口果子露浇灭了心中的怒火,轻声道:“你难道不觉得税赋走银行,会减少很多贪渎之事发生吗?”

        张安世嘲笑道:“银行一旦开始贪渎,地方官贪渎的那点都算不得什么,还更加的隐蔽,更加的难以察觉。

        桑公如果有心治理贪渎,不如就先从银行开始,地方官贪渎不法事有中尉府,廷尉府去管,一旦我们越界了,没人会喜欢我们,我还年轻,不打算成为天下官员的敌人。”

        桑弘羊冷笑道:“我以为你张安世如同你父亲一般胸怀天下呢,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蝇营狗苟做事的懦夫。”

        张安世笑道:“家父从来没有胸怀天下,家父的心中只有陛下,他老人家至死想的都是陛下的成败。

        我师傅常说,这人世间除过陛下之外,所有胸怀天下的人都该死,一个个做不好自己事情的人,却整天把心思扩大到天下,自以为高尚,实际上,这样的人臭的连狗都不吃。

        我们西北理工坚信,只要每个人干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这个天下最大的贡献。

        如果每个人都能干好自己的事情,做一个对大汉有益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是最好的人。

        别想着一个人就把所有人该做的事情做了,我师傅说他做不到,这世上也没有人能做到。

        只能一点点的做事情,一天比一天好,就是侥天之幸了,还敢要求翻天覆地的变好?

        我们这些做银行的人,只要在陛下规定的范围内做好自己的事情,把事情做到极致,我就当是自己已经胸怀天下了。”

        桑弘羊听完张安世的诉说,惊诧的道:“这就是你西北理工孜孜以求的目标?”

        张安世阴郁的道:“首先保证自己活的好,吃得饱,穿的暖,然后才是做事!

        做事从来不是西北理工的第一目标。”

        桑弘羊喟叹一声,只觉得浑身乏力,万斤重拳打在虚空处的感觉非常的难受。

        推开窗,让更多的凉风吹进屋子,桑弘羊发现蓝田公主正端着一个锅偷偷地钻进了一座淡蓝色的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