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一七章关门打狗

第一一七章关门打狗

        第一一七章关门打狗

        第一名詹回到凉州的时候,心情极为激动。

        他虽然没有带回来大量的田氏族人,却带来了很多失去土地的农夫,还有数十个专程来看凉州的田氏族人。

        在山东一文不值的田氏族人,刚刚进了凉州,就获得了军队护送这样的荣耀。

        当他们心情忐忑的穿过荒凉的金州,越过高耸入云的高山,才踏入平原,一片生机盎然的土地就落入了他们的眼帘。

        “眼前的这片土地任由我们开垦,只要开垦出来,就是我们自己的土地!”

        田詹遥指牛羊成群的荒原又道:“这一带先放牧牛羊,等牛羊的粪便让这片土地变得肥沃了,就轮到我门开垦了。

        可惜,人手不足,我们只是占据了河谷地,这里暂时还顾不上。”

        “按照大汉律令,算赋,口赋真的会如你所说按照十五税一来算吗?”

        田畴仰天大笑,指着那个问他的族人道:“这里执行二十税一,不足之处由羌人承担。”

        “羌人赋税几何?”

        “三税一!”

        听完田畴说完,这些人齐齐的闭上了嘴巴,没有人为羌人鸣不平。

        “快些走,傍晚的时候我们就到屯聚之所,就在姑臧城周边,我听说啊,独石城已经修建完毕了,要从汉人中间挑选良善者入城居住,虽然花费不菲,只要进了城,用不了多久吗,花出去的钱财就会回来。”

        “独石城?”

        “那是一座由一颗巨石开凿出来的城池,城门与大地连在一起,除过少数的城墙,大部分的城墙原本就是巨石原来的模样,就是给修整成了城池的模样。

        你们有机会看到,某家相信,你们看到独石城之后,就不再有半分犹豫了。”

        田畴说话的时候俯身捏了一把土,捏碎之后,就缓缓地从指缝中间漏出来,被风吹散之后,就消失无踪了。

        姑臧城与独石城很近,也就三十里的模样,两座城池一南一北钳制着大片的平原。

        云琅相信,这片平原会让凉州成为一个著名的粮仓,甚至会有多余的产出供应阳关的边军,如果发展的好了,大汉国介入西域的军队就会有一个坚实的前进基地。

        凉州地域特殊,他如同一个楔子,牢牢地将草原,高山分割开来。

        让汉人的力量有机会向前延伸,最终参与到西域建设,或者河中争夺。

        这是一个要地,万万丢失不得,值得花费大力气去经营。

        云琅的做法,在大汉国朝堂上就是一个大笑话,他们甚至认为云琅只是在凉州敛财,好在凉州偏僻,他们才没有上书弹劾云琅。

        不知道蒙古高原上的蛮族对汉人干了什么的人,自然会这样笑,不知道吐蕃高原上将会诞生一个强悍种族的人,也可以这样笑话云琅。

        云琅自己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经营凉州,如果不能从现在就给凉州塞大量的汉人,等到这里的胡人疯狂繁衍的时候,天知道凉州会属于谁。

        霍光带着云音去了遥远的祁连山,苏稚去了酒泉,她到现在都觉得酒泉的人命很大,这些人连瘟疫都不怕,所以,苏稚很想破解这个秘密。

        红袖再有三个月就要生了,苏稚走了之后,她就变得更加娇气,颐指气使的模样,让整个武威郡的人都知晓这位牧守夫人不是一个善茬。

        司马迁离开了武威郡去了张掖郡访友,他的好友任安不知道在长安得罪了谁,被人从淮南任上调任张掖郡担任郡守。

        任安离开武威郡的时候心情低落,在听说任安病倒之后,司马迁就跟着苏稚北去的车队去了张掖郡,顺便邀请苏稚这位国手为任安看病。

        东方朔在蜀中游玩的不亦乐乎,给云琅的来信中云山雾罩的说了一通废话,总体意思是他跟一个叫做黄龙子的炼气士进了蜀山,准备寻仙问道。

        云琅很怀疑东方朔的意图,据他所知,东方朔对仙人的事情永远抱着一种烂漫的心态去面对的。

        他喜欢看见仙人,喜欢看见仙人遨游于九天之上,喜欢看见仙人翩翩起舞,喜欢跟女仙人合欢,喜欢跟男仙人饮酒作乐,至于别的,他并不希望仙人进入人间。

        他认为的仙人最好生活在幻想中,或者美梦中,永远不要突破空间壁垒来到人间。

        即便是要打破这个壁垒,也该是人类打破壁垒去仙人的世界。

        弱者进入强者的世界或许是好事,强者进入弱者的世界往往会给弱者的世界带来极大的灾难。

        云琅甚至能想到,以东方朔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做派,这一次去了一遭蜀山,回来之后一定会告诉天下人,他见到了仙人!

        这还不能说他在撒谎,只是这个喜欢做梦的家伙,很多时候都分不清现实与幻想。

        这种人云琅以前见过,只不过那些人一般都是在嗑药之后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东方朔不是,他的烂漫心态就是他最大的奇幻故事的来源地,更别说在他喝醉之后了。

        人人都很忙碌,云琅自己却清闲无比。

        给老虎父子洗过澡之后,就躺在椅子上无聊的看着天上的白云。

        很久没有这样荒废生命了,云琅觉得很痛快。

        两只手被两只老虎含在嘴里咬着玩,很快,云琅就把小老虎给踢走了,这家伙完全不知道轻重,两次都用尖利的犬齿来嗑云琅的手腕。

        它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很温柔了,云琅已经痛不可当了。

        第一名畴进来的时候,云琅没有起身迎接,也不用迎接,因为这家伙才进门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冲着云琅连连的膜拜。

        “该来的人都来了吗?”

        第一名詹双手抱拳道:“来了六成。”

        云琅笑道:“既然不信我,独石城居住资格就只能给你田氏四成名额,四成名额给那些追随你来的山东没有土地的农夫。”

        第一名詹大惊,膝行两步道:“君侯开恩!”

        云琅把手从大王的嘴里取出来,在水盆中清洗一下,擦着手道:“不信我的人要那么多做什么。

        你田氏多猜疑,却不知是本官给了你们第二次生发的机会,本官自认为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你们却犹豫不前。

        既然如此,多出来的名额本官自然要分配给那些相信本官,相信朝廷的人。

        第一名詹,你以为本官处置的如何?”

        第一名詹连连叩头道:“田氏说是大族,实际上大部分为乡村鄙夫,请君侯宽延一些时日,第一名詹这就快马回山东,一定能带来更多的人。”

        云琅轻笑一声,摇摇头道:“没有必要了,你也不用回山东,自然有人把这里的消息传递回山东。

        我们只要等着,就会有很多人来到凉州求生。

        只是,曾经许诺的偌大好处,减少几分罢了,他们依旧有利可图。”

        第一名詹不甘心的抬头看着云琅道:“君侯曾经许诺过……”

        云琅挥挥手道:“大好的机会从来只有一次,他们没有把握住,是他们的错。

        第一名詹,我如果是你,这时候就不会再哀求什么了,赶紧把自己的心腹之人安排进城才是大事。

        后面来的人会一波比一波强,你这种实力弱小的人,如果不能占据先机,会被后来人追上的。”

        第一名詹长叹一声,重重的叩首之后,就迅速的离开了,云琅说的没错。

        田氏大举进入独石城,对田氏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对以后的发展也是好事。

        对云琅这种想要永远控制独石城的人来说就不是好事了,这样做会留下隐患。

        这一次回到山东,带来的大部分人依旧是穷困者,那些家大业大的人依旧在观望。

        他们特意让这些穷鬼来给他们打前站,一旦发现有利可图,就会迅速地大举进入凉州。

        一旦他们来了,自己这群当初在山东遭受白眼,压迫的人,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云琅的策略第一名詹也看的很清楚,当初自己去山东的时候,云琅给的承诺本身就是一个谎言。

        他吃准了自己不可能带回足够多的人,等到这些人看到了凉州的好处,再大举迁徙到凉州之后,就会发现——今时不同往日了。

        到了地头,这些人就会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要凉州牧府再给一点恩惠,他们就会无比的感激。

        第一名詹走了,红袖就挺着大肚子从亭子里走出来,刚才那一幕她看的清清楚楚。

        来到云琅跟前,扶着他的肩膀道:“第一名詹还算实诚,您不该这样对待他。”

        云琅笑着握住红袖的手道:“这是官府的惯用手法,以诱饵让人蜂拥而至,而后,便是关门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