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一五五章光与暗

第一五五章光与暗

        第一五五章光与暗(昨日复查了身体,恢复的很好,终于放心了。)

        大雨下个不停,雷电却逐渐停止了,这让皇帝行在里的人们安心了很多,至少,没有了被雷劈的危险。

        据说啊,雷公总是会在这样的天气里用雷电劈死几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

        这里的人大部分都亏心,被雷劈的概率很大。

        现在,雷电没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避雷针这东西云琅早就知道,他只是不愿意拿出来,跟这群人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觉得被雷电劈死几个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没有什么不妥。

        云哲的个子矮小,混在人群里危险不大,反正被雷劈的总是个子比较高的人……比如身高八尺的刘彻!

        雨不断地下,似乎没有终结的打算。

        帐篷外边的江山如画,却没有人理睬,大家都忙着奉承卫皇后。

        帐篷里都是些妇人,这些妇人全部来自于皇族。

        皇帝封禅泰山,诸侯王也纷纷携家带口的跟随。

        连日大雨阻断了道路,行在中居然有谣言传出来了,正如同董仲舒所说的那样,有小人作祟,天帝发怒了,必须找出这个小人祭天,大队人马才能继续前行。

        司马迁已经烧了很多龟甲,送给了皇帝,皇帝也召集了很多方士来解析龟甲上的纹路,来判断吉凶。

        本来云琅也在召见之列,却被云琅一句‘无稽之谈’就给拒绝了。

        这种事情上,皇帝拿云琅是没有办法的,在鬼神之说上,云琅才是真正的宗师。

        皇帝见过云琅是如何神奇的弄死了李少君,如何神奇的在大雷雨中也安然无恙的。

        所以,云琅说出来的话虽然很无礼,却让皇帝非常的安心。

        云氏也是皇族,当皇后召开皇族聚会的时候,云氏也该去,只是宋乔她们都留在长安,云琅不好混在一群妇人中间占便宜,就派了自己的儿子出马。

        云哲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脸从济北王妃胸膛上拔出来,他很想发怒,宽厚的性格却让他做出了相反的反应,给了济北王妃一个灿烂的笑脸。

        然后,被鼓励了的济北王妃就再一次将云哲搂进怀里,非常的用力,几乎要把云哲按进她身体的架势。

        云哲再一次把脸拔出来,就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没等他走远,就被卫皇后捉住了手。

        “都来看看,都来看看,这就是云氏子,陛下也夸赞过的好孩子。”

        皇后的声音刚落下,帐篷里的空气就像是凝结了一般,云哲感觉到无数双眼睛在看他。

        “永安侯之子云哲拜见长辈。”

        云哲抱拳施礼,却没有弯腰,长身玉立的模样颇有几分父亲的风采。

        “这就是让陛下亲口说——恨不生子如云哲的那个孩子?”

        卫子夫笑吟吟的道:“正是,你们看看,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谁看谁喜欢。”

        云哲施礼道:“皇后谬赞了,云哲也只是一介普通顽童。”

        “说自己是顽童的孩子,可不是什么顽童,永安侯世子过谦了。”

        济北王妃笑吟吟的走过来又想把云哲抱进怀里疼爱一下。

        卫子夫笑道:“这孩子可是阿娇亲自给蓝田公主选的夫婿哦!”

        济北王妃的脚步立刻就停了下来,像是被钉子钉在地上一般,一动不动!

        不过,她毕竟是老于世故的狐狸精,眼珠子转一下,就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色彩斑斓的琉璃珠子炫耀般的展示了一圈,然后就和蔼可亲的拉起云哲的手,将琉璃珠子放在云哲的手里,得意的道:“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据说人世间这样的东西不超过十枚,今天见了永安侯世子觉得亲切,就当做见面礼。”

        云哲低头瞅瞅手上的琉璃珠子,有些疑惑,他记得这东西家里好像很多,自己跟曹信他们趴在地上弹弹珠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东西。

        自己赢了好多,小木箱子都快要装不下了,怎么就只有不到十颗?

        蓝田手里还有更多,她喜欢用这东西当弹子,打弹弓的时候常用……

        抬头看见济北王妃一脸期盼的等着他夸奖呢,心中一软,就郑重的将这颗弹子收进怀里,在满堂贵妇们的注视下弯腰施礼道:“长者厚赐,云哲不敢推辞,禀明家父之后,再谢长者。”

        济北王妃满意的点点头,骄傲的道:“好孩子配的上这样的赏赐,也请世子禀报君侯,济北王府随时恭候君侯到来。”

        这一幕落在卫皇后眼中却别有一份感慨。

        琉璃珠子就是云氏琉璃作坊里生产的,云哲身为云氏长子,哪里会少什么琉璃珠子。

        即便是她那里,云氏也送来了大量的这东西,早就不稀罕了,济北王妃手里的珠子,还是陛下赏赐济北王的时候,随意塞进去充数的。

        云哲明明被不怀好意的济北王妃给羞辱了,这孩子却能以德报怨,压下心头的不快,在众人面前给足了济北王妃面皮。

        这是真正的君子行径。

        看着云哲轻声细语的跟这些已经知道分寸的贵妇们交谈,卫皇后没来由的想起自己的儿子。

        那个孩子年幼的时候跟云哲一般心软,不知为何,年长之后却变得乖戾无常了。

        怏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卫皇后单手托腮继续瞅着温润如玉的云哲暗自猜想。

        “或许,云哲跟随陛下时间长了,也会变成据儿一样的性格吧!”

        “久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长居芝兰之室,久而不觉其香!”

        曹襄抬屁股放了一连串的响屁之后,继续将羊腿放进嘴里大嚼。

        云琅叹口气,挪到上风位之后道:“贵人了啊,讲究些,莫要辜负了尊贵之名。”

        霍去病也放了一连串的响屁之后道:“尊贵人也要放屁,更何况我们今天吃了很多豆子。”

        云琅的肚皮也很胀,肠蠕动对他也是有效的,他也想肆无忌惮一把,想想自己跟曹襄,霍去病毕竟差了两千年的进化历程,不好有返祖现象,便起身离开,来到帐篷外边,在暴雨的掩饰之下完成了排气过程,回到帐篷之后,就继续刚才的话题。

        “云哲是不同的,这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你们只要看他身处曹信,霍一,霍三等人的包围之下,依旧茁壮的成长成一个好孩子,就该对他有信心。

        莫说陛下对他的影响了,就是我这个亲爹,对这个孩子的影响也没有多少了。

        天知道这孩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主意正的要命,陛下想通过言传身教改变这孩子,没有什么可能。

        相反,跟这孩子相处的时间长了,反而会被这个孩子影响,反正现在啊,我就不敢在这个孩子面前显露自己暴虐的一面,生怕被这孩子给鄙视了。

        我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看不起。”

        云琅把话说得情深意切,曹襄,霍去病两人的理解方式却发生了明显的偏差。

        “你的意思是曹信这孩子是一个坏蛋?”曹襄丢下羊腿就开始质问云琅,毕竟,这孩子是交给云琅教育的。

        “我可没有教曹信听你的墙根,在你门外埋炸弹!”

        霍去病道:“霍一也就罢了,跟他母亲一样是个废物,霍三我倒是很满意,虽说蠢了一些,多少还有几分我的风采,你对霍三也不满意?”

        云琅叹口气道:“我是以霍光为模板来评价这几个孩子的,在我的弟子中,恐怕也只有霍光,云哲这两个孩子以后能够成为精彩人物。”

        曹襄撇撇嘴道:“你把霍光调教成了一个大混蛋,把云哲调教成了一个君子,你就不怕他们以后会起冲突?”

        听曹襄这样说,霍去病也抬起头等着看云琅如何解释,明暗,善恶永远都是对立的。

        霍光小小年纪已经显露出了超越常人的果决,心肠之狠,手段之毒,杀伐之凌厉,早就让曹襄跟霍去病不敢把他当做孩子来看待了。

        云哲过于善良,行事过于正大光明,这样的两个人注定不可能走到一条路上来的。

        云琅笑道:“黑暗跟光明永远都是同时存在的。

        光明的世界里,人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约束,在这样的世界生存长久了,只会诞生出更大的恶来。

        黑暗的世界里,人的欲望会得到彻底的放纵,在这样的世界生存长久了,人的善念就会复苏,只有最大的恶果上,才能开出最美的花朵。

        我们在黑暗中寻找光明,也在光明中寻找黑暗,这才是人的本性,人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