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十章权臣的底线

第十章权臣的底线

        第十章权臣的底线

        张安世忧伤的瞅了一眼那p从西北飘过来的乌云,端起酒杯对弘农郡太守梁赞道:好日子即将远去啊。

        梁赞苦笑道:好在大师兄这j年不再考教我们的武功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张安世拍拍自己硕大的肚p道:他还能如何考教?

        总要讲道理吧,耶耶这j年为了发展银行业,整日里酒宴不断,早也吃,晚也吃,半夜都他娘的吃,生生的吃出来了一身肥r,这都是功劳啊,他必须认。

        即便是不认,反正就这一身r,他要是喜欢拿去就是了。

        梁凯端起酒杯道:大师兄什么时候讲过道理?他永远以己度人,认为自己也很忙,却依旧把自己捯饬成了玉树临风的模样,就认为我们也能办到。

        张安世怒道:他要是责备我,就让他来帮我应付j天,看看他整日里吃会不会变得痴肥。

        梁赞大笑道:就他的那张冷脸,哪里能做生意啊,没的把人全部吓跑了。

        张安世挪挪肥硕的pg,凑到梁赞身边道:你们往刘据那里渗透的怎么样了?

        这可是一个技术活啊,退路一定要弄好。s1;

        别将来刘据倒霉了,陛下把你们一锅端啊。

        这是瑕丘江公自己的事情,与我谷梁一脉何g?再说了,瑕丘江公今年八十一岁了,犯了天大的过错也没有一条律法可以治他。

        这一次随大师兄进京,准备去太子府养老,是陛下同意了的事情。

        他来了,董公他们对我的煎迫就会少一些,你看看,我已经把长安周边的官员快要当遍了,就是不准我进京。

        像我这样的经世大才,屈就一个弘农太守,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张安世大笑道:夏侯先生看来也忍耐不住了吧,人家董公傲立泰山之巅,当众诵读儒家名篇的时候,夏侯先生只能留在凉州跟那些流着鼻涕的顽童为伴。

        唯一有才能的大弟子又只能围着长安转,太可怜了。

        不如你投靠董仲舒的大弟子吕步舒算了,你看看梁凯,秘书丞啊!

        人家现在已经进了陛下的内廷,打的桑弘羊去了岭南之地种甘蔗,被誉为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过不了j年封侯拜相是应有之事。

        这才是真正的威风!

        梁赞点点头道:梁凯确实了不起,新的《盐铁令》就是他的手笔。

        不但革除了旧有的《盐铁令》里不公的地方,还将盐铁与政令挂钩,从此,盐铁价格完全由朝廷说了算,

        不温不火的将所有对《盐铁令》不满的人聚拢在一起,弄出来了这么大的一场变故,让《盐铁令》这个弊政变成了良政。

        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是应该的。

        对了,你如果肯给我贷一千斤h金,弘农郡不出两年就能富裕起来,我还能顺便把弘农郡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张安世笑道:你拿什么作抵押?钱?耶耶有的是!

        梁赞从怀里掏出硕大的官印丢在桌子上道:这东西成不成?

        张安世瞅瞅官印,再看看梁赞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

        滚——

        梁赞也有些讪讪之意,把官印收回来道:只要是我弘农郡有的,你说我就答应,这次入京,我就是来弄钱的,弄不到钱,渑池附近的铁山就无法开采,我想用函谷关要地为东西通商口岸的做法就无法完成。

        事情我来做,钱!你出!

        张安世沉思一下道:你总要报一个大噱头上来,让陛下看到盈利的可能,五百斤h金以上的贷款需要陛下用印。

        我可以帮你拟定文书,各处衙门还需要你自己跑。

        梁赞笑道:一言为定!

        说话的功夫一队马车从酒楼下驶过,张安世,梁赞齐齐的将脑袋探了出去,正好对上霍光电锯一般狠厉的目光,齐齐的打了一个哆嗦,又把脑袋缩回来了。

        完蛋了,他对我们两个非常的不满。

        张安世哀叹一声。

        云琅抱着小小的外孙nv,心中感慨的要死s1;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外公!!!

        他很想说这是一场噩梦,要快点醒来,外孙nv的小手抓着的他拇指不放,又告诉他这是一个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实。

        孩子以后就叫霍节!

        什么事情都没做成呢,叫什么霍成君?虽然云音是翁主,在鸿胪寺还没有确认孩子身份之前,叫什么’君‘啊。

        你这些年在凉州待得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大汉的臣子了吧?

        听师傅把话说的诛心,霍光垂手而立,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倒是云音看不下去了,撅着嘴巴道:别人家都是这样做的,也没见大宗正说什么。

        别人是别人,你霍氏归你霍氏,你兄长远走马邑,就是不想增加麻烦。

        你们倒是毫无顾忌的,一点都不知道避讳。

        霍光陪着笑脸道:弟子记下了。

        宋乔在一边看不下去了,埋怨道:这两个孩子才回来,水都没有喝一口,不是说教的时候,你快些把孩子给卓姬,没见她眼珠子都红了么?

        云琅低头再看看霍节的小脸,将孩子递给了早就跃跃yu试的卓姬。

        师徒两回到了书房。

        霍光将凉州的发展事项一一的跟师傅汇报了一遍,云琅听得很仔细,当他听到云氏家将战陨了将近七百人之后,还是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昨夜,弟子袭击了马合罗的营地,在营地里发现了这个!

        霍光说着话就把江充的密函拿给云琅看。

        云琅看了一遍,就放在桌案上的水盆里,用笔杆搅得稀巴烂这才抬起头道:刘陵窥伺中原的野心还没死是吧?

        霍光道:江充此次划分的西域势力图谱,有一定的真实x,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云氏。

        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陛下不在意,就没事,如果陛下在意,就能拿这东西治我们的不臣之罪。

        弟子以为,江充此人应该早日除掉,如果师傅能通过刘陵之手除掉江充最为合适。

        云琅摇摇头道:不可能,刘陵此人虽然智慧不高,却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如果我去信告诉刘陵,江充此人应该重用,或者用心不良,他绝对会高看江充一眼的,不论江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我们重视了,刘陵就一定会把江充当成一个重。

        命谢宁想办法吧,这时候以江充为首的汉人官吏一定与匈奴左贤王蒙查为首的匈奴官吏水火不容。

        上一次蒙查进京,我已经发现蒙查有了中毒的迹象,这是刘陵的手段。

        但是呢,刘陵一定会想办法让蒙查认为是别人下的手。

        所以呢,我觉得这个矛盾是谢宁可以下手的地方。

        霍光道:弟子也是这么想的,还准备将辅助张安世的张卫雨派去协助谢宁,咱们对于匈奴的渗透力度太小了。

        从现在起,必须着手进行,即便在刘陵时代无法发挥作用,也要等刘陵之后,必须掌控匈奴国大权。

        云琅看了一眼霍光道:我可能活不到那时候,既然我看不到,那就是你的事情,我不管。

        霍光嘿嘿笑道:璇玑宫有医者成了匈奴御医,刘陵的身t并不太好。

        她昔日在匈奴荒僻之地,遭罪太多,年轻的时候还无所谓,年长之后就有很多病患

        云琅叹息一声对霍光道:别用医术杀人,刘陵应该寿终正寝的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