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最后一个匈奴

第十一章最后一个匈奴

        第十一章最后一个匈奴

        张安世喜欢跟师傅在一起,不喜欢跟大师兄在任何地方待在一起。

        很多时候张安世认为自己跟师傅是一路人,不论是他还是师傅对这个世界都没有太高的要求,大抵上只要能活的开心眼中见不到人间惨事就很是满足了。

        跟师傅在一起没事看看桃花,看看梨花,摘下最美的桃花酿酒,槐花开了做一些美食,顺便期待一下将要盛开的莲花。

        看春雨浸透屋顶,最终汇成小小的溪流从屋檐上流淌下来形成漂亮的水柱……当然,如果大雨瓢泼之下,屋檐水能形成瀑布就是大自然给的奖赏了,可以快活一天。

        师傅认为做学问这件事急不得,需要慢慢的领悟,即便是年纪大了也不能领悟也就算了,不是什么大事情,人活在世上,有的是比学问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很多时候,跟师傅坐在平台上看关中的晚霞,看黑暗逐渐侵吞掉天边最后的一丝光明,这时候师徒两人就会齐齐的叹息一声,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各自回房间……

        张安世没有师傅那双锐利的可以刺穿骊山的双眼,师傅可以长久的对着枯燥的骊山愣,这个时候张安世总觉得师傅像是看穿了骊山,正在观瞧骊山内部。

        他一直认为这是智者才有的能力,他一眼看过去,骊山上除过长满了树木之外,没什么好看的。

        大师兄就不同了。

        他说话的度很快,还往往是跳跃性的讲话,只要你一次听不明白,接下来就是一顿训斥。

        有时候训斥之后还不解气,往往就会用考教武功的方式用拳脚加深一下理解。

        大师兄最恨的就是遇见蠢人,张安世认为,在大师兄眼中这世上聪明人不太多,估计一巴掌就能数过来。

        好在今天跟大师兄汇报银行是由的是张卫雨……这孩子口齿伶俐,最难的是的能把一分功劳说成三分,张安世自己都在一边暗自为张卫雨挑起了大拇指。

        拜见过师傅之后,张安世很想跟着师傅一起去后宅喝茶,听师傅说说不曾讲过的西北理工先贤们的故事,一定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傍晚。

        可惜师傅没有转身,看不见张安世哈巴狗一样的眼神,于是,张安世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朝坐在椅子上的霍光拱手。

        “大师兄经营凉州五年,辛苦了。”

        昨天晚上忙着杀人,白日里又走了大半天的路,下午又忙着应付家里人,即便霍光的身子是铁打的,此时也有些疲倦了。

        将双手盖在脸上用力的揉搓一下醒醒神。

        “你在京城干的不错!”

        张安世听到大师兄的夸赞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卫雨在一边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张安世笑道:“这都是卫雨能干,河西郡原本没有树立银行的必要,是卫雨一定要在河西郡设立了三座银行,没想到大将军居然搬去了马邑,与草原人开了互市,河西的牛羊生意大盛,长安作坊里的器物也大举进入了草原,从此,多了一条重要商道,银行也因此赚取了大笔的利润,受到了陛下的嘉奖。

        这都是卫雨的功劳。”

        霍光点点头道:“银行干好了,对百姓的好处甚多,河西只是一处罢了。

        卫雨虽然能干,这里面依旧少不了的功绩,你能把重点放在家里,这就很难得了。

        你之所以五年来没有升迁,完全是为了守住云氏在银行里的半分份子,委屈你了。

        不过……”

        张安世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张卫雨在一边道:“大师兄,二师兄这几年过的很辛苦,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都是我们这些才开始办事的小师弟们没有做好,让二师兄为难了。”

        霍光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张卫雨的话,转头问张安世:“我听说卫雨在长安有浪荡之名?”

        张安世看了张卫雨一眼道:“他准备四十岁之后再成家!没有成家也就谈不到浪荡。”

        张卫雨感激的冲着张安世拱拱手,算是感谢二师兄回护。

        霍光似乎没有看见两人的小动作,再次揉揉面孔道:“很好,既然没有成家的打算,那就要重用,有一个位置需要一个无牵无挂的人去坐。

        既然卫雨暂时无意成家,他去最合适不过了。

        收拾,收拾,五天后云氏有一支商队要去匈奴,卫雨夹杂其中去匈奴为官,为谢宁副2,很多精细一些的计谋,谢宁还把握不来。

        好了,去准备吧,我也要安寝了。”

        霍光走了很久之后,一直处在迷茫之中的张卫雨才慢慢有了感觉,拉着张安世的手道:“二师兄……”

        张安世怜悯的拍拍张卫雨的手道:“不错啊,才出山四年,就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听说匈奴那里各族美人儿美艳绝伦,你去了,算是掉进了美人窝,好好干吧。”

        张卫雨惨叫一声用力的抱住张安世的胳膊道:“我要美人儿,在长安什么样的找不到,非要去匈奴吗?

        二师兄,你跟大师兄说说,我不想去匈奴当刘陵的面,就想留在长安当纨绔啊。”

        张安世微微一笑,手臂泥鳅一般滑溜的从张卫雨的手中解脱出来,认真的对张卫雨道:“大汉国的高官,目前看还轮不到你,去了匈奴起点会很高,以后回来了,正好碰到咱们大汉开始经营西域,你正当其时啊。

        放心吧,大师兄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不会坑你的。”

        见张卫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张安世满意的抖抖袖子,就去观荷轩找金日磾去了。

        难怪大师兄这一次会如此轻飘飘的放过他,原来把辅助谢宁的差事交给了张卫雨,在这之前,早就听到风声的张安世很害怕大师兄把这差事交给他。

        现在,好了,张卫雨去了……

        不论大汉将来经营不经营西域,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离开关中,不,准确的说,张安世从来都没有打算离开长安。

        金日磾卧在窗边的锦榻上,手里握着一卷书,却没有诵读的心思,目光呆滞的瞅着湖面上反映出来的暗红色的灯火。

        一盏孤灯从远处走来,映照在湖面上就如同一颗飞行缓慢的流星。

        张安世在窗口站立了很久,金日磾似乎都没有从沉思中醒来。晚上过的一点都不好的张安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将金日磾从沉思中唤醒。

        “安世,我想念草原了。”

        “长门宫后边就有一片草原,没事多走走。”

        “我还思念祁连山,思念冰川,雪山,思念牛羊……思念带着青草味道的奶干……”

        “这有何难!”

        张安世喊过一个仆役,不长时间之后,张安世就拖着金日磾去了云氏庞大的牲口棚。

        牲口棚边上有一座巨大的干草山,干草山上蒙了一块巨大的白绫子。

        干草山下的草地上,已经有人设置了一桌酒宴,边上甚至还有一座冰山。

        “你看,雪山,冰川,草原,牛羊,哥哥都给你准备好了,就连你喜欢的带着马粪味道的奶干也给你备好了。

        今天,我们兄弟不醉不归!”

        金日磾咬了一口奶干,吐在地上,冲着张安世苦笑道:“太过精细了,安世,我此生恐怕再也回不到草原了是吗?”

        张安世抽抽鼻子道:“陛下活着,你就没有任何机会回到草原,哪怕是想,也是大罪。”

        “刘陵已经征服了匈奴,从此后将不再有匈奴人了是吗?”

        “没错,左贤王蒙查就要死了。”

        “看来,我是这片大地上最后一个匈奴了是吗?”

        “你现在叫金日磾,我已经忘记你原来的名字了,所以啊,你现在是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