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胸怀博大的刘彻

第二十三章胸怀博大的刘彻

        第二十三章胸怀博大的刘彻

        抱着云哲厮打了许久的蓝田终于精疲力竭了,气喘吁吁地躺在云哲怀里有气无力的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云哲笑道:“建章宫以东六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山谷……”

        听云哲才说出小山谷三个字,本来没有力气的蓝田一骨碌坐起来掐着云哲的脖子道:“那是我父皇炼气的地方,我讨要了几十次,每次都让我滚!

        他居然给你了?”

        云哲点点头道:“是啊,不要不成,陛下赏赐了炼气谷给我,不容我推辞一下,就要我滚了。”

        “你是我父皇的沧海遗珠?”蓝田揪着自己的头发道。

        云哲摇摇头道:“据我所知,我是我耶耶亲生的,你应该庆幸,我们不是姐弟。”

        “我父皇跟母后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

        “可能啊——他们觉得我娶你太亏,就给了我一点补偿吧。”

        “我这么美,你娶我很亏吗?”

        “我当然不这么认为,主要是陛下跟母亲这么认为。”

        “你现在就开始称呼我母后母亲了?”

        “从我们定亲成功的那一天起,母亲就要我这么称呼她,确实很奇怪。”

        “你说,我母后跟你耶耶是不是有事啊?”

        云哲坚决的摇头道:“不可能,我耶耶是一位至诚君子。”

        “你的意思是说我母后喜欢你耶耶,你耶耶看不上我母后?”

        云哲无奈的摊开手道:“你到底是喜欢我耶耶跟你母后有事呢,还是希望他们没事呢?”

        “当然希望他们没事,不过呢,应该是你耶耶垂涎我母后,而我母后对你耶耶不理不睬才对!”

        云哲抬头瞅着屋顶想了想认真的点头道:“必须是这样的!”

        蓝田小狗一样的趴在云哲的膝盖上,好久不说话,云哲见她若有所思,就拍拍她的脸蛋道:“不论是你母后,还是我耶耶都有足够的智慧去处理这样的事情,这与我们无关。

        就像这次卫青老祖去世,长辈们不许我们参与其中一样,都有他们的考虑,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参与其中之前,置身事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蓝田发出小猫一般的呢喃声,算是答应了,只是隐约中听见蓝田道:“母后这一辈子好亏啊……”

        年轻人总是喜欢无端的猜测一下长辈的行为,云哲不太喜欢,蓝田对猜测长辈行为的事情乐此不疲。

        云哲非常的确定,此时的蓝田早就在脑海中为耶耶跟阿娇贵人幻想了无数种凄美的,伤感的,甜蜜的,邪恶的往事……在这些个故事当中,她的父皇刘彻毫无疑问都是最大的坏蛋!!

        连捷从地道里爬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身的烟火气,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一头钻进了烟囱里。

        褚红英掀掀鼻子,连捷抖抖身上宽大的衣袍,指着恢复原状的床榻道:“现在才是万无一失,如果蓝田还想进去,就让她进去好了。”

        “我还会拒绝她两次!”

        褚红英收好了自己的兵刃,抬头看看云哲书房的方向,不知怎么的心情有些低落。

        在皇宫中渡过了大半辈子的连捷如何会不明白褚红英的心思,笑着道:“大公子与常人不同,他不会喜欢你的。”

        褚红英自嘲的笑道:“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连捷笑道:“跟你的长相无关,就算是给你换上三夫人的那张脸跟身段,结果是一样的。

        只是,要是你长得真的美若天仙,你只会更加的痛苦,而不像现在这般仅仅是失望。”

        褚红英笑了,露出一嘴的白牙道:“我守着他!”

        连捷踩在凳子上捏了一下褚红英胖胖的脸蛋道:“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连公公,你在云氏过的快活吗?”

        在连捷即将出门的时候褚红英忽然发问。

        连捷毫不犹豫的道:“快活,对我来说,这里就是仙境!”

        连捷觉得褚红英的问话有些傻,他相信,问这个家里所有的人,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

        很多早就可以离开,在外边过大富大贵生活的人,毫无例外的选择留在家里。

        比如刘二,比如刘婆。

        那些早就名扬长安的云氏仆妇们,在外面明明可以当人上人的。

        却留在云氏庄园里,甘心做一个扫地,煮饭,洗衣,照料菜园,打更的仆役。

        连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夏日的葡萄藤下,给自己弄两样小菜,就着一壶烈酒,慢慢的看日落……不需要人陪,也能从烈酒中砸吧出很多活人的滋味来。

        云琅料理完卫青的葬礼之后,看起来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主要是胡须爬满了脸,快要淹没他那张年轻的脸庞。

        他没有剃须的打算,曹襄,霍去病,李敢三人看起来比他要苍老的太多。

        目睹卫青的棺椁被家将们抬进了陵墓。

        此时的咸阳原上已经矗立着四座高大的坟茔。

        他们分别是——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以及刘彻的还未完工的陵墓。

        每一座陵寝边上都有陵邑,最有名的却是景皇帝的阳陵邑,刘彻陵墓的陵邑已经渐渐有了雏形,再过些年头,这里也会有一个热闹的城市出现。

        卫青陪葬皇陵,他的坟墓就在皇帝陵寝不远的地方,向西一千步,墓像庐山!

        这是莫大的恩惠!

        “总有一天,你也会埋在这里!墓像阴山如何?”

        刘彻目送卫青的棺椁进了墓道,便有些感慨的对云琅道。

        “听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位置最差的地方!”

        云琅哭丧着脸道。

        “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

        刘彻并没有安慰云琅。

        “只要是真的忠臣,死后的哀荣朕一定会给!”

        刘彻把话说的大度无比,引来群臣们滔滔不绝的马屁之音。

        高兴不起来的人,只有霍去病,曹襄,云琅,李敢四个人,不能因为死后有哀荣就忘记了卫青已经永远离开众人这个事实。

        “你最后用来封住墓道的那些泥浆是什么东西?为何还要添加去很多钢条?”

        刘彻送卫青送的非常诚心,直到封闭了墓道之后才准备离开。

        “母亲有子,将来不可能陪葬在亚父身边,所以,微臣就发明了一种新的材料为亚父建造一座永不受人侵犯的墓葬。”

        “只是一些泥浆而已。”

        “陛下,至柔之物也是至强之物!十日后,这些泥浆将会变得坚不可摧!”

        “哦?真的?”

        “如果陛下不信,微臣现在就命那些工匠给陛下铸造出一个东西来,任由陛下检验。”

        “那就去做……快点!”

        不大功夫,工匠们就用钢条与水泥给刘彻铸造了一个一百来斤重的水泥块。

        这一切都是在刘彻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不等水泥块变干,就被刘彻派人用马车给拉走了。

        刘彻上马车之前似笑非笑的瞅着云琅低声道:“始皇陵就是用这东西封起来的?”

        云琅点点头道:“没人能进得去。”

        “好,如果这东西真的如你说的那般坚固,朕就原谅你这个前秦的逆贼了。”

        云琅苦笑道:“微臣为大汉国戎马一生,怎么就成了前秦逆贼了。”

        刘彻嘿嘿冷笑一声道:“前秦的太宰云,朕没有说错吧?”

        “我只是前秦太宰的学生,我出生之前,大秦就亡了。”

        “即便如此,你依旧是叛逆!!感谢朕的博大胸怀吧!”

        云琅哑口无言,从皇帝的角度出发,他说的好像没错。

        目送刘彻离开,云琅再回头瞅瞅硕大无朋的刘彻给自己准备的陵寝,觉得水泥这东西应该很快就能在大汉流行开来。

        史书上说,刘彻的茂陵整整修建了五十三年,上面的封土堆积成山,据说中间还夹杂流沙,巨石,即便是这样,也难逃赤眉军之手。

        刘彻知晓始皇陵在何处,即便在他经济状况最糟糕的时候都没有打始皇陵的主意,云琅觉得用水泥将刘彻坟墓保护起来是值得的。

        土陵,会被人挖掘开,石头陵墓会被人挪开石头,由一整块厚达三丈的钢筋水泥包裹的陵墓……云琅认为,即便是初级火药也拿它没有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