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钓鱼执法

第二十七章钓鱼执法

        刘据的谋士一个个心怀鬼胎,他手下的武士却是非常强悍的,跟很多军中统帅一样,都喜欢用那些曾经在自己麾下冲锋陷阵的猛士。

        刘据的东宫近卫也是如此,当年随他一起征战西南的猛士大部分成了他的近卫,且忠心不二。

        褚狼想要派人进入东宫,这些近卫们是最大的障碍,不过,这一条路走不通,他很快就发现,东宫的文臣们似乎没有任何的节操。

        当褚狼拿到一张加盖了刘据印信的空白文书之后,他不得不出现在云琅面前。

        看到这张真实的空白文书,云琅,曹襄,霍去病,李敢四人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曹襄面色惨白的道:“这不可能是真的。”

        云琅拿起那份文书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拿出太子诏令对比了印信,又派人将造纸作坊里的老掌柜陈铜招来勘验了那张特别印制的纸张,确定这确实是造纸作坊特意给宫中印制的用来写文书的特殊纸张之后,云琅额头的汗水也就涔涔而下。

        霍去病愤怒的道:“怎么可以这样?”

        李敢指着放在桌面上的那张纸道:“如果将这份空白文书变成东宫的调兵手令,再找高手工匠伪造半面虎符,是不是就能号令东宫近卫做任何事?

        天爷啊,东宫近卫三千,全部驻扎在长安啊!

        烧掉,烧掉!”

        曹襄阴冷的道:“这张烧掉问题不大,要是外边还有流落出去的文书呢?

        有一张,就会有第二张,第三张……不行,必须将这份文书拿给陛下看!

        这可不是要害刘据,实在是兹事体大!容不得我们苟且!”

        云琅淡淡的道:“如何解释这份文书的来历呢?”

        曹襄缓缓坐下来,哀叹一声,缓缓地闭上眼睛,眼角居然有泪水渗出来。

        “给阿娇贵人吧。”

        曹襄猛地睁开眼睛道:“如果阿娇贵人将这东西另作他图怎么办?”

        霍去病冷笑一声道:“阿娇贵人是骄傲的,不屑用这东西来害刘据。”

        李敢哀叹一声道:“怎么能出这样的事情,太子印信他难道不随身携带吗?

        为何要在空白文书上用印呢?

        褚狼,这份文书是如何拿到的?”

        褚狼瞅瞅家主,见云琅点头了,就小声道:“来自春风楼,花费了一百金。”

        褚狼还是没有说从谁手里拿到的,曹襄,霍去病,李敢也没有追问。

        云琅收起这份文书,对其余几人道:“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当云琅来到麻籽地附近的时候,戴着斗笠背着背篓的何愁有从麻籽地里站起来,取下斗笠扇着风道:“不错啊,这一次终于稳当了。”

        云琅霍然转头看着何愁有道:“陷阱?”

        何愁有淡淡的道:“褚狼跟我说的时候,我就知道是陷阱,我想看看你会怎么做。”

        云琅摇头道:“我有些妇人之仁,另外啊,我这人运气不好,总不太相信会有好事掉在我的脑袋上。”

        何愁有嘿嘿笑道:“主要是你没有谋反的心思!”

        “始作俑者不可能是刘据!”

        “是啊,这很符合陛下的手法,陛下这一次算是真正的准备废黜刘据了。

        同时,这是陛下绝望之下做的最后一次反扑,他的沮丧跟怒火总要有发泄的地方。”

        “不会只针对我吧?”

        “应该不会,陛下做事,从来都喜欢一网打尽。”

        “我是不是应该直接送还陛下?”

        何愁有冷笑道:“看穿陛下的计谋很有趣吗?”

        云琅回想一下刘彻的胸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道:“还是给阿娇比较合适。”

        “要快,越快越好!”

        云琅从善如流,小跑着进了长门宫。

        这一次云琅跑上五楼之后,就真的有些气喘吁吁了。

        阿娇瞅了云琅一眼道:“不用故意跑上来讨我欢心,我知道我老了。”

        云琅将那份文书放在阿娇面前道:“家将从春风楼里拿到的,已经研究过,是真的。”

        阿娇伸长脖子瞅了一眼道:“啧啧,还真是刘彻的忠臣啊。”

        云琅烦躁的道:“本来就是!”

        阿娇笑着从一边又拿过两份文书放在桌子上道:“奇怪啊,这已经是第三份了,你可不是第一个来表忠心的。”

        “陛下到底放出来了多少份?”

        阿娇摇头道:“不知道,应该不少。”

        云琅坐了下来喃喃自语道:“这是在钓鱼啊。”

        “是在立威!”

        “我觉得可能会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没有上交的不就是心怀叵测之徒吗?杀了也就杀了,不算冤枉。”

        “人心是不能试探的,这个道理陛下应该知道。”

        “知道又如何?他的长子整日里跟奴隶贩子混在一起,都快要成奴隶贩子了,这已经足够丢脸了,现在,又跟一群连刘陵都看不起的身毒人混在一起,你能让阿彘如何呢?

        阿彘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太子成了这个模样,他身为父亲还能如何?

        如果他只把刘据当成臣子还好处理,一边是父子,一边是君臣,难自处啊。”

        云琅向后躲一下,因为阿娇的一只脚伸过来了。

        “此事要尽快处理,慢了,会死人的。”

        阿娇白了云琅一眼道:“胆小鬼!

        好了,我这就进宫,听宫里的人说陛下这几天整日跟卫子夫在一起。”

        戏弄过云琅之后,阿娇就起身准备离开,云琅才出门,就看见阿娇宏伟的车队烟尘滚滚的直奔建章宫去了。

        “阿娇手里还有两份空白文书!”

        云琅来不及喝水,就向曹襄,霍去病,李敢通报了消息。

        曹襄的面孔再一次变得惨白,就在刚才初次见到这份空白文书的时候,他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东西交出去,好在理智战胜了私欲,否则,现在就是皇帝舅舅网中的一条鱼。

        “当年窦婴曾经说接受过先帝遗诏,准许他可以在危难之时可以进宫面见皇帝。

        陛下命人查档,结果,没有找到这样的诏书,却在窦婴家中找到了这样的一份诏书,于是,田蚡就说这事窦婴在伪造遗诏,理应斩首。

        可怜窦婴一生豪雄,平灭七国之乱时何等的威风,鼎盛之时座上三千客,可谓豪奢至极,谁能想到,却在渭城大街被低贱的刽子手斩下头颅,牵连满门,连收敛他尸骨的人都找不到。

        今日,我们如果一个应对不慎,就会重蹈窦婴覆辙。

        阿琅,我准备去洛阳居住一阵子,去病也回马邑吧,我舅舅已经疯了,你跟阿敢留在长安,平日里莫要出门。”

        曹襄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大堆的废话,不等霍去病同意,就拖着他准备一同离开长安。

        霍去病拨开曹襄的手道:“我去见陛下,这个时候,陛下需要我这个臣子。”

        曹襄咆哮道:“需要你干什么?帮他杀人?”

        霍去病摇头道:“陛下必定是因为某一件事不安到了极点,才会行此下策。

        某家是陛下的臣子,此时就该为他分忧,哪怕是执大戟护卫陛下安眠,也是某家的责任!”

        曹襄跳着脚道:“相信我,我舅舅疯了,现在的他一定是六亲不认的。”

        云琅拉住曹襄的手道:“安静一些,这时候不能离开长安,我觉得可能会有大乱!”

        李敢点头道:“我与去病一起披甲去皇宫宿卫陛下。”

        云琅点点头道:“去病跟李敢去皇宫,我们明日去长安明月阁纵酒狂欢。

        记住,不得带太多家将,一人有十名护卫即可。”

        曹襄慢慢安静下来,指着云琅等人道:“你们准备看我舅舅杀人是吧?

        那就一起看,看看,我舅舅到底会杀多少人,看看谁才是我舅舅网中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