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群魔乱舞

第三十九章群魔乱舞

        第三十九章群魔乱舞

        任何威胁的语气落在刘彻耳中就成了莫大的讽刺。

        所以,云琅什么都没有得到。

        曹襄被皇帝留在宫中,云琅则被近卫们送回了家。

        霍光已经在书房等候师傅很长时间了。

        伺候师傅洗漱完毕轻声道:“陛下是大汉国如今最大的变数,所有不确定的因素都是因陛下而起。”

        云琅擦着手淡漠的道:“西北理工是社会的建设者,是国家前进的指导者,想要把自己弄得高尚,手上就不能沾太多的血。

        尤其是不能杀皇帝!

        这一点,你要注意,一旦杀皇帝杀成了一种习惯,西北理工以后就找不到合作者,只能自己下场当皇帝。

        如果你成了皇帝,就会有自己的私欲,就会利用权力来做自己私人的事情,再也做不到公正,公平,而西北理工也就消亡了,而且是彻底的消亡。”

        霍光道:“感化皇帝?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云琅转身瞅着比他高出半头的霍光笑了一下。

        以极为肯定的语气道:“不要杀皇帝,这不是最好的选项,皇帝应该成为你的合作者,是你的伙伴,是你意见的执行者,直到皇帝这个工作消亡为止,直到这天下百姓直到怎么使用自己的权力为止。

        最重要的是,你一旦谋害了皇帝,会让很多人失望,比如你的哥哥,还有曹襄,李敢,阿娇贵人,甚至还会有云哲,蓝田,以及我……

        这是你经受不起的损失。”

        霍光沉默片刻,点点头道:“我们袖手旁观?”

        云琅道:“这样做最好。”

        “皇帝已经踏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弟子以为不用我们推动,他也会因为疯狂而死掉。”

        “别小看皇帝,我今天见了皇帝,他虽然疯狂,却很冷静,就目前而言,还知道收敛,没有大开杀戒。”

        霍光轻笑一声道:“一次刺杀,皇帝可以冷静,两次刺杀皇帝可以淡漠,我就不信,三次,四次,刺杀之后,皇帝还能保持如今的心境?”

        云琅淡淡的道:“别人要刺杀皇帝,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参与,绝对不能参与,甚至不能在背后推动此事,一旦你兄长,曹襄,阿娇贵人他们知晓,你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而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可言,想要别人不知道,那就不要做。”

        “郭解被皇后抽了上百鞭子,他的那些奴隶贩子兄弟被皇后斩杀了六成之多。

        他家中蓄养的西域奴隶,也被皇后全部杀掉了,人数达到了六百七十一人,全部是郭解这些年辛辛苦苦从西域收集的人中之龙凤。

        可以说,皇后此次下手极狠,几乎彻底的摧毁掉了郭解的势力,如今的郭解据说心如死灰。”

        “他会裹挟太子谋反么?”

        “太子不允许……”

        “你估计时间会有多久?”

        “弟子觉得郭解伤势好了之后就会进行,同时,因为皇后出手教训了郭解,很多人认为郭解已然失势,开始侵吞他的产业,下手很是凶狠。”

        “谁?”

        “最狠的是赵冲!”

        云琅脑海中闪过那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看门狗,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是皇帝对郭解开始不满了,否则赵冲绝对没有这个胆量。”

        霍光笑道:“弟子还发现长门宫的某些人似乎也在推波助澜,出手的人不是阿娇贵人,而是已经掌握了一点权力的昌邑王刘髆。

        他做的极为隐秘,替他出手的人来自犬台宫。

        如果不是因为发现了那人的来路,弟子还不知道那个看似木讷的刘髆会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云琅缓缓地将身体靠在锦榻上,瞅着房顶道:“皇帝开了一个很坏的开头,于是,天下间有野心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皇帝开始不把自己当皇帝,当成了阴谋家,就不能怪别人对他用所有的手段。

        许莫负留给刘据的五道箴言,弄清楚了吗?”

        “没有,还有三道箴言装在三个小小的锦囊里,刘据从不离身,沐浴的时候也是如此。

        弟子以为我们不用理睬这些箴言,只要盯着太子的行踪即可,鬼神之事太过缥缈,弟子以为不可信。”

        云琅缓缓地闭上眼睛,算是认同了霍光的意见。

        直到现在,云琅依旧对许莫负五道箴言的准确性存疑,他甚至觉得这很可能是刘据自己编造出来的一种天命所归的假象。

        朝堂上的纷争是复杂的,云琅并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智慧去面对所有的阴谋诡计。

        想要彻底的超脱,那就什么都不要做,眼看着他墙塌了,屋倒了,反正此时的大汉国强横无匹,从头再来不算什么大事。

        人只要参与到某种阴谋当中,整个人就会变得阴测测的。

        尤其是老虎大王到来之后,用庞大的身躯包围着云琅,而云琅安静的躺在老虎用身体围成的沙发上,不用做任何动作,也不用说任何话,一个阴谋家的形象就已经跃然于纸上。

        卓姬来了一趟,给云琅倒了一杯茶,就走了。

        今晚本应该在她那里安寝的。

        宋乔见云琅的书房灯还亮着,走进来之后发现自己丈夫似乎很是享受这种静谧的气氛,留下一碟子小点心,也就离开了。

        红袖想要跳进老虎大王的包围圈,见老虎大王老大的不愿意,喉咙间还发出低低的咆哮声,就没好气的拍了老虎大王一巴掌也就走了。

        只有苏稚进门之后,也不管老虎大王什么态度,踩着老虎大王的肚皮就跳进了云琅的怀里,可怜兮兮的抱着胸口道:“夫君,人家胸口痛……”

        苏稚浑身上下香气逼人,高耸且白皙的胸膛半露,再加上充满诱惑的低声呢喃,云琅制造的阴谋家气氛立刻就不见了,踢走了老虎之后,就抱着咯咯发笑的苏稚去了里间。

        一连半个月,云琅一步都没有离开云氏庄园,他什么多余的动作都没有,整日里带孩子,与妻妾嬉戏,带家人去骊山野餐,远足,在野外沐浴,过的极为悠闲。

        世道好的时候,云氏就会大刀阔斧般的做事,急火流星一般的发展。

        世道不好的时候,云氏就会偃旗息鼓,闭门谢客,自得其乐。

        皇帝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云氏,这一点云琅是知道的,不过局面已经好的太多了。

        如今的皇帝需要监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坐在九霄之上,目光从高处投注下来,巡梭人间,目光在云氏停留的时间并不会比别人家多。

        王温舒的审判作业依旧在进行,听说死了一些人,不是很多,只是伤残的人很多。

        在董仲舒苦苦哀求下,吕步舒终于被放出来了,只是,整个人已经废掉了,不论从肉体上,还是从精神上,都是如此,从此之后很难再担当大任。

        周鸿也被放出来了,只是他的两只手彻底烂掉了,苏稚给他做了截肢手术,从此之后就成了一个残疾人,他没有多少难过的意思,总拿张连作对比,逢人就感谢皇帝宽宏大度。

        李广利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也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总之,李广利倒是全须全影的活着出来了,连官职,爵位都没有丢。

        司马迁被王温舒关起来了,是真正的关起来了,从头到尾没有动刑,也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云琅给了王温舒两块糖,王温舒派人送来了满满两筐子糖果,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云琅没有深究,就目前而言,王温舒已经做的很好了。

        最近,最大的事件并不是王温舒死灰复燃,也不是皇帝遇刺,更不是太子府被皇后血洗,而是大汉国的皇后卫子夫怀孕了!

        皇帝多日来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算是结出了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