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早熟的黄叶

第四十章早熟的黄叶

        第四十章早熟的黄叶

        云琅不知道刘据是怎么想的,却知道阿娇现在的模样。

        见到阿娇的时候,云琅发现,昔日高傲的如同凤凰一般的阿娇似乎在一夜间老了好多。

        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人家比你小十一岁……与我的年纪相差不大。”

        阿娇点点头道:“这一次我彻底被卫子夫打败了。”

        云琅耸耸肩膀道:“这是硬实力,没法子的,说实话,你能生下蓝田已经是苍天有眼了。”

        阿娇又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云琅又道:“大汉国平静了十年,现在又要乱了。”

        阿娇道:“谁都能看的出来,臣子们对陛下失去了敬畏之心,皇子们也因为陛下此次利用刘据整肃朝纲的事情,发现陛下对刘据已经极为不满意了。

        一个个暗地里私自联络重臣,准备博一个君王之位。

        好在陛下克制住了自己杀人的yù    wàng,仅仅将纷乱控制在朝堂上,并没有扩散到民间,这是阿彘最近唯一做对的一件事。

        至于卫氏怀孕这件事,很糟糕!”

        云琅闻言笑了,朝阿娇拱拱手道:“云氏将要售卖一些产业,不知长门宫有没有兴趣接下来。”

        阿娇瞅了云琅一眼道:“你要是卖云氏庄园,我出双倍价格。”

        云琅摇头道:“云氏庄园不卖,我准备将蜀中的一些产业让出来,也就是一些丝绸作坊,染坊,丝绸店一类的产业。

        长门宫如果接下来,大汉国丝绸印染业将全部是长门宫的天下,如此一来岂不美哉?”

        阿娇笑道:“你家在凉州的产业我也感兴趣,如果出让我会接下来。”

        “为什么会是凉州?那里不过是蛮荒之地,不易管理且不说,那里盗贼多如牛毛,卖给你岂不是在坑你?

        多年老友,云琅不做没心没肝的事情。”

        阿娇捋着垂在胸前的一缕头发道:“别人担心盗贼,你觉得我长门宫担心盗贼么?”

        云琅严肃的道:“凉州盗贼来去如风,我在凉州任上几次预备要捕捉盗贼,却总是功败垂成。

        长门宫没有我当年在凉州任上的那些方便,捕捉不易,我们还是谈谈蜀中,如果贵人觉得蜀中太小,巴中的朱砂矿,滇南的铜矿可以一并买走,不知贵人意下如何?”

        听云琅说了这么多,阿娇脸上浮现出狐疑之色,瞅着云琅道:“你卖蜀中丝绸作坊以及染坊,我明白,你是想重新布局云氏,如果你连巴中朱砂矿,滇南的铜矿一起出手,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人对各种矿情有独钟,如今连你最喜爱的矿藏也要出手,你想干什么?

        跑路?

        背着一大堆金银你准备跑哪里去?

        说说,如果是好地方,不妨带上我,在长门宫居住了这么多年,多少有些腻味了。”

        “带你走?”

        云琅尖叫起来……

        阿娇叹口气道:“女人变成老女人了就这点不好,总是不能让男人放弃一且去追求。

        而你们男人变成老男人了,就会越发的老奸巨猾,再无半点热血可言。

        还是年轻男子好些,就像你当年说的那般,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多好的比喻啊,无数少女梦中无不有一位可以为她放弃一切,为她披荆斩棘的好男儿,唉,云琅,你老了!”

        云琅惊恐的瞅着阿娇低声道:“我们在谈生意,谈的好好地,你为什么会说这么奇怪的话题?

        我如果带你走,你信不信陛下会把这天下翻个遍,把我们捉出来,然后再把我们剁成狗肉酱喂狗?”

        阿娇白了云琅一眼道:“所以说你老了……既然已经成了一文不值的老男人,就快点滚,莫要让我看着生气。”

        云琅笑了,指着阿娇道:“老男人不值钱?陛下年纪大了,在你这里依旧价值万金。

        卫氏有了身孕这件事对贵人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看开些,男人老婆多了,总会出这样的事情。”

        阿娇瞅着云琅那张可恶的脸道:“如果女人有很多男人,你会接受这样的打击么?”

        云琅摇摇头道:“不接受,而且会非常的愤怒。”

        “既然如此,这就有趣了,你不能接受的事情凭什么要我看开些,你不觉得虚伪吗?”

        云琅抓抓脑袋苦笑道:“按理说一个茶壶配几个杯子是合适的,一个杯子配很多茶壶就有问题!”

        阿娇大笑道:“一个壶里装甜茶,一个壶里装苦茶,再配一个装花茶,一个装油茶,喝够了甜茶就喝苦茶,喝足了苦茶就喝花茶,觉得花茶寡淡,就喝油茶,如此饮茶岂不是比喝你们男人一种茶更加的自在,更加的惬意?

        我母亲就是这么做的,今年已经七十余岁了,身边的男子多如牛毛,依旧对她趋之若鹜,你有什么意见吗?“

        云琅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艰难的摇摇头道:“没有!”

        阿娇点点头重新坐在云琅对面,拎起洁白的茶壶往自己的白瓷杯里倒了一杯清茶,啜饮一口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谈谈生意了,我想看看你这个没心肝的家伙到底会把我坑成什么样子。”

        “刘髆开始夺嫡了,这件事你知道吧?”

        阿娇嗯了一声道:“知道,是我安排的,陛下并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孩子,如果刘髆自己都对皇位毫无兴趣,陛下不会卑贱到亲自将皇位交到他手里。

        不过呢,那个孩子似乎不擅长这些,需要我们去教。”

        “那就买下云氏在巴蜀乃至滇南的产业,对他来说,那是他争夺天下的基础。”

        “你就是因为发现刘髆开始夺嫡,才准备把这些基业售卖的?”

        “是啊,我听说刘髆开始夺嫡了,还启用了犬台宫的人,就想到可能是你支持的。

        身为他的太傅,我觉得有必要帮他一把!”

        阿娇笑道:“你真的以为刘髆有机会?就不担心卫子夫肚子里的孩子?”

        “最大的变数来自于陛下,不是哪一个孩子。”

        “你真的不是为了逃跑开始变卖家财?”

        “不是,我能跑到那里去?”

        “说不准,你这人身上有太多的谜团,我很担心某一天醒来发现你云氏庄园成了一座空宅。”

        “这其实也是我的幻想,我试过了,我带不走那么多的人,而居住在云氏的人,没有一个是多余到可以抛弃的人。”

        “你开始反击了是吧?”阿娇有些唏嘘。

        云琅笑道:“八年前我就开始反击了,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愿意束手待毙的人。”

        “所以说,这些年你处心积虑的将云氏与皇族混合在一起,让云氏与皇族结合的非常紧密,一旦云氏出事,大汉国会受到重创是不是?”

        “是的,这是我的自保之道,说句贵人不爱听的话,我喜欢人与人之间纯粹的情感,却不敢把所有的身家性命维系在情感上……

        人,是一种很残忍的动物,有时候为了某种现实,会做出让自己痛心,难过,甚至撕心裂肺的事情来。

        毕竟,情感这东西只伤心,不伤**。”

        阿娇感慨的看着云琅道:“你这种人活该可以长命百岁,活该可以快活一生。”

        云琅笑着道:“为自己活着,听起来似乎非常的自私,你这样做了之后,你会发现为自己活着非非常的舒坦。”

        “你这种为自己活着的说法,只指你自己吗?”

        “如果指我自己,一定会活的更加快活,只可惜很难做到,我说为自己活着,也包括哪些我在乎的人,没了他们,我就快活不起来。

        好了,我该走了,记得让人去找霍光接收巴蜀,滇南的产业。”

        阿娇点点头。

        云琅才走了几步,就听阿娇落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以后多来长门宫走动,走动,我彻底没了丈夫,不想连朋友都没有……”

        云琅回头冲着阿娇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长门宫外的梧桐树终于有一片早熟的黄叶落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