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刘据的城

第四十七章刘据的城

        第四十七章刘据的城



        “给母后请安,孩儿回来了,夫君尚好!”



        云哲,蓝田见到了卫子夫恭恭敬敬的请安之后,蓝田就告诉卫子夫自己的丈夫一切正常,符合生儿育女的基本条件。



        同样的话蓝田已经说过两遍了,云哲对此已经毫无感觉。



        卫子夫笑的极为开心,拉着蓝田跟云哲的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温柔地对两个晚辈道:“夫妇之道乃人伦之始,“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此为要义,身为皇家子嗣,当为万世之表率,你们要牢记之。”



        云哲,蓝田齐齐点头应是。



        卫子夫又笑着对蓝田道:“本宫与你母亲既为姐妹,又为仇敌,然这些年下来,我们之间平安无事者,就是因为这夫妻之道。



        若是将我二人弃之荒野,必定会分出一个你死我活的场面出来,然,陛下居中,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古人言,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以道扶接也;妇者,服也,以礼屈服。



        我与你母亲就是因为遵从这些人伦大礼,方才摒弃前嫌,共同为你父皇谋划,为大汉的万世基业谋划。



        所以说,妇人当以礼臣服自己的丈夫,丈夫当以道义扶持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天理,任何背离了这个天理的人,就会将自己的家变成血肉战场。



        蓝田儿,你自幼娇惯,然,大义不亏,这是好的,进了云氏门楣,虽然只是下嫁,也当遵守这天地人伦,不可有半分违背,你可知晓?”



        蓝田笑着对卫子夫道:“母亲说的极是,孩儿遵命。”



        卫子夫又对云哲道:“尔父就是一个浪荡子,万万不敢学他!”



        云哲一脸黑线的道:“子不闻父过。”



        卫子夫粲然一笑,瞅着云哲道:“这是公论!”



        云哲不满的道:‘我只看家云氏家宅安宁,祥和无比,上下尊卑秩序井然,乃是长安少有的道德之家。”



        卫子夫大笑道:“你可以把这话告诉你父亲,如果不服,可以来我五柞宫辩论一番。



        不过呢,想必他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云哲见卫子夫说的有趣,也就不再反驳,笑吟吟的听皇后给他们继续讲述夫妇之道。



        午餐非常的丰盛,卫子夫的表现毫无瑕疵。



        直到送云哲,蓝田离开之后,卫子夫这才轻叹一声,命大长秋关上宫门,不再见任何访客。



        云氏的棉花栽种的有些晚,所以等到棉花大量吐白的时候,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了。



        曹襄从裂开的棉桃里揪出一撮湿漉漉的棉花问云琅:“这东西比丝绸好?”



        云琅道:”这是最适合纺织的一种植物,保暖性能最好,远超丝绸,跟兽皮。”



        曹襄把玩着棉花道:“如此说来,你云氏刚刚跟长门宫达成的丝绸交易,其实是在坑他们是吧?”



        云琅的手从果实累累的棉花上拂过,不小心被棉桃上锋利的硬壳给划破了,随手把指头塞嘴里,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一声。



        “你如果要种棉花的话,关中应该不合适吧?”



        “为什么不合适?”



        “地太少了,干活的人太少了,还贵。“



        云琅抬头瞅瞅曹襄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干活人?比如奴隶,没黑没白日的帮你干活的那种?”



        曹襄笑道:“别人家的人都是这么干活的,只有我们几家的干活人不但要吃饱,穿暖,还要考虑他们高兴不高兴。”



        “所以呢?”



        “所以,这些年我们几家人赚到的钱不如人家多,阿琅,使用奴隶已经成了趋势。



        就像你要种棉花,就要使用大量的人工,我问过管家了,管家说,棉花是个好东西,可是,这东西极度的费工,要剥棉籽,要纺线,要织布,要染色,每一道工序都要人来做,人数少了,就没产量,没产量就没有利润。



        这一次啊,郭解差点被皇后弄死,这家伙痛定思痛之后,决定远离奴隶贸易,就一次性的把手里的奴隶全放出来了,整整三万个奴隶,你考虑一下,我们要不要全部吃下来。”



        云琅忍不住呻吟一声道:“三万个?”



        曹襄见云琅似乎不愿意,连忙道:“你放心,就奴隶的事情上,郭解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这家伙将奴隶的族群完全打散,各个种族的奴隶们混合在一起,哪一个种族的奴隶人数都不占优,我还听说,这一批奴隶中间有一种皮肤黝黑的人种,身材高大,耐用,且听话。



        所以啊,不用担心奴隶人数太多的问题。”



        这些道理云琅岂有不知道的道理,他担心的不是奴隶,而是曹襄蠢蠢欲动的心情。



        刘彻这一次的举动,彻底的伤透了勋贵们的心,每个人在这场风暴中都战战兢兢的。



        在风暴过去之后,世家大族必然要痛定思痛,避免再出现这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局面出来。



        奴隶无疑就是在短时间里壮大自家力量的一种选择。



        曹襄以前对奴隶的看法是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态的,现在却积极推动,不得不说,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年,关中的人口已经变得多样化了,即便有云琅就任卫将军时候的大扫荡,奴隶人数还是不可阻挡的变得越来越多。



        有需要,才会有市场!



        关中人如今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一群人,而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在获得富裕生活有了资本之后,就无可避免的想要摆脱艰苦的劳动。



        不愿意干活,又想过好日子,压榨别人的劳动成果,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汉人基本上不甘为奴,压榨的狠了会出现反噬的事情来,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官府一般会把奴隶主,与奴隶一起砍头,以绝后患。



        非常的不好操控。



        异族奴隶就没有这个问题了,雇佣一些从军伍里退下来的汉人看管奴隶,只要发现奴隶有生病,或者暴动的倾向,就会立刻镇压,不管杀多少,都没有人管,官府只看自家户籍上的人口没有无故失踪就万事大吉。



        随着奴隶的本身价值不断地升高,奴隶贸易就变得更加红火,郭解一次性放出三万奴隶,未必就安着好心。



        长安城不允许奴隶进入,因此还保有原来的模样,富贵城只欢迎美丽的女奴进驻,所以,变化不大。



        只有阳陵邑变化最大,这座关中商贸重镇,如今走进去,赫然会发现,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国度。



        就连城中的汉人建筑,也变得多样起来,无数种风格的建筑琳琅满目的矗立在阳陵邑城中,再加上各色人等汇聚,居然成了关中人最喜欢去的地方。



        云琅跟曹襄离开了农田,施施然的走进了阳陵邑。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来阳陵邑了,才走进城池,就闻见一股子浓烈的香料味道。



        香料的味道混合着烤熟的牛羊肉味道,让刚刚进城的人无不垂涎欲滴。



        云琅拿着一把扇子随着人流缓缓前行,今天来阳陵邑,不是为了游玩的,而是来实地看看这座满是胡人的城市。



        “刚刚从我面前走过一百二十四人,胡人七十三!”



        “从我面前走过了一百七十五人,胡人八十九!”



        云琅跟曹襄汇合之后,就来到了一座酒楼,各自报出了自己的数据。



        云琅皱眉道:“胡人比汉人多。”



        曹襄摇头道:“你只能说住在城里的胡人比汉人多,你我都在阳陵邑有很多产业,可是呢,并不居住在这里。



        自从胡人进来的多了,贵人们也就离开了阳陵邑,只把这地方当做一个生财之地。“



        云琅指指酒楼的招牌道:“你数过店铺上的东宫的印记了吗?”



        曹襄摇头道:“没数过。”



        云琅叹口气道:“我数过,这一路经过了四十五家店铺,有东宫标记的就有三十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