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赤胆忠心

第五十四章 赤胆忠心

        第五十四章赤胆忠心

        皇后的銮驾在最前面,云琅骑着马站在銮驾后边,这是礼仪,不可错废。

        太子东宫跟未央宫只有一墙之隔,未央宫的城墙上站满了军士,旗幡招展,盔明甲亮,尤其是超过八具之多的八牛弩,更是带给了低矮的太子府强大的压力。

        从地势上来看,东宫城墙没有未央城墙高大,也没有未央宫厚,中间还有一道护城河,如果掘开护城河,所有的水就会流进东宫,算是占尽了地理优势。

        这座东宫是景皇帝给刘彻修建的太子府,当时说起来是恩遇极重的一件事,云琅私心认为,这是景皇帝在防备他野心勃勃的太子,才就近安置,好监视他。

        这一便利条件,景皇帝没有用上,现在,被刘彻用上了。

        云琅不知道是那个缺心眼的把两架投石车弄到皇宫城墙上去的,怪不得东宫墙头上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皇宫这边开始进攻的话,东宫这边就只能被动的接受箭雨,石弹的袭击。

        如果守卫皇宫的将领脑子再活泛一点,就能从未央宫城墙上将梯子搭到东宫城墙上,铺上木板之后,就能居高临下的进行集团冲锋了。

        大长秋的声音尖锐而高亢,不大功夫,东宫大门就打开了,披着甲胄的刘据连滚带爬的跑出了东宫,见到母亲之后,死死的抱着母亲的小腿嚎啕大哭。

        懂事的宦官们很自然的站在周围,挡住了刘据的丑态,只是刚刚下马的云琅也被包围在其中。

        “卸甲,随母后进宫!”

        “不啊,母后,父皇会杀了我的。”

        “你真的跟周鸿一起谋逆了?”

        “没有,没有,孩儿没有啊。”

        “既然没有,那就进宫跟你父皇请罪,说说,为什么周鸿会攀诬你。”

        “周鸿这个无耻小人,他在攀诬孩儿,母后,你要相信孩儿,他真的在攀诬我。”

        卫子夫求助的目光落在云琅身上,云琅轻声道:“这时候去说明,为时不晚。”

        刘据这时候才发现了云琅的存在,惊恐的躲在母亲身后大声道:“他是来抓我的,母后救命,云琅是来抓我的。”

        云琅无奈的闭上嘴巴……

        一个青衣人挤进了宦官们组成的人墙,搀扶着摇摇欲坠的太子道:“太……子……不可失……了尊严!”

        狄山在,刘据似乎有了一些胆量,说话的时候也似乎有了一些章法。

        “母后,周鸿谋刺父皇的时候,孩儿正在与狄山商谈从晋地购买粮食的事情等噩耗传来的时候,孩儿准备立刻领兵去救援父皇,是狄山要孩儿不要轻举妄动,还说周鸿此次谋刺必定不会成功,城卫军,羽林军已经去了,孩儿就没有再去角斗场,那样只会添乱,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被野心家利用。”

        卫子夫看看狄山,深深一礼道:“谢过先生!”

        狄山脸上并无喜色,躬身还礼道:“臣下……之责罢了,请皇后……准许……臣下……一起面圣!”

        卫子夫点点头,对大长秋道:“打开东宫大门,命东宫所属卸甲,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不要出门。”

        大长秋领命而去,从这一刻,五柞宫守卫算是正式接手了东宫。

        云琅暗自赞叹,卫子夫虽然出身歌姬,地位卑微上位,多年以来的耳濡目染,早就成了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对时事,对刘彻的心理把握的极准。

        此时的刘彻应该等自己的儿子过来分辨,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未央宫有可能成为战场,所以,皇帝就去了建章宫,在建章宫里待了不到一个时辰,连夜又去了相隔不过三十里的长门宫,而且行踪保密。

        所以,云琅跟卫子夫带着刘据先去了未央宫,没有见到皇帝,从脸上中箭,现在一张脸肿的跟猪脸一样的钟离远口中知道皇帝在长门宫,就只好再次向长门宫进发。

        卫子夫感慨的道:“本宫都不知道的消息,陛下却命钟离远报与君侯知晓……”

        云琅叹口气道:“陛下现在谁都怀疑,如果不是昨晚微臣一头撞倒了陛下,周鸿恶贼的企图说不定就会达成。

        这个时候,陛下至少不会怀疑微臣会对他不利。”

        卫子夫吃了一惊道:“昨日傍晚情形凶险至此吗?”

        云琅苦笑道:“八牛弩正面轰击,挡在陛下面前的赵冲被攻城弩斩成了两截,微臣在赵冲身后,陛下在我身后,如果微臣没有及时发现攻城弩,微臣,赵冲,陛下三人将被攻城弩穿在一起……

        躲过攻城弩,又有箭雨落下,箭雨落下之后,我们又要面对角斗士们发起的冲锋……险象环生啊。”

        云琅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刘据的脸上,刘据见云琅在看他,打了一个哆嗦,往母亲身边靠拢一下。

        卫子夫惨笑一声,指着刘据对云琅道:“君侯觉得刘据有这个胆子行刺陛下吗?

        他若是真的有这样的胆量,我与他父皇就不至于如此烦恼了。”

        事到如今,卫子夫连最后一丝替儿子遮掩的想法都没有了,只求云琅到皇帝面前,莫要害了刘据。

        皇后銮驾云琅自然是不愿意留在这里的,听完皇后说完了要说的话,立刻就下了銮驾,骑在马上,瞅着不远处的长门宫,觉得卫子夫极度的伟大,身为皇后,为了儿子愿意去情敌的家中低头做小……

        见到刘彻的时候,云琅发现刘彻的心情似乎很好,一个人抱着半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很是有皇帝气概。

        “天气马上就要变冷了,这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吃西瓜了。”

        云琅指指殿外小心的道:“皇后……”

        刘彻皱皱眉头道:“你都查出来什么了?”

        云琅道:“这是周鸿不满爵位,封地家财被剥夺,发起的一场报复。”

        “朕怎么听说,周鸿在临死之前,说对不起太子呢?”

        “攀诬!”

        “就这么简单?”

        “陛下,必须这么简单,牵连过多,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你的意思是说,会有人怀疑朕的统治?”

        云琅没有作声。

        “换一个人查吧,你这样的查法对大汉百姓有利,对朕不利。”

        云琅退出大殿,没看见阿娇,这让他有些奇怪。

        等云琅再一次跟着皇后,太子,以及狄山进入长门宫大殿之后,这一次皇帝就显得很是威严。

        刘据的目光才跟父亲的目光交集一下,他就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低声哭泣起来。

        皇帝似乎忘记了太子的存在,亲自拉着卫子夫的手在主位坐定之后,宣召而来的臣子们也就陆续走进了大殿。

        曹襄进来之后习惯性的站在云琅身边低声道:“我舅舅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乱臣贼子。”

        “刚才陛下已经对我说了,平息事端对大汉有利,对他不利。”

        “也是啊,八牛弩,箭雨,什么的太吓人了,就差投石机也用上了。

        这说明什么?军中有人跟周鸿联系上了,说起来我们也是军中一脉,少说话啊,免得引火烧身。”

        云琅知道,皇帝在角斗场的时候虽然将权力给了他跟曹襄,可是呢,绣衣使者的调查一定会更加的详细,缜密。

        现在既然已经到了召集群臣商议此事的地步,一定是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

        随着绣衣使者,以及王温舒这些人的汇报一一出现之后,周鸿这些天来做的所有事情都浮出了水面。

        牵涉进此事的文官,武将,乃是商贾,游侠,角斗场的名单也展现出来了。

        总数不下两千人……

        云琅不认为绣衣使者跟廷尉府在一天一夜之间有弄清楚事实的能力,估计是找到一个人,然后列出这个人的关系,再用圆规在这张关系图上画圈,只要进入了圈子里的人应该都在谋逆名单上。

        云琅甚至认为,这个关系表可能是随便编写的,圈子也是随便画的……

        就在他准备出班询问一下绣衣使者跟王温舒的时候,念文书的宦官终于念到了太子刘据的名字,他的罪名是——心存怨望。

        罪名定的极为聪明,即便是刘据也不能辩驳清楚。

        刘据一言不发,狄山却站出来向皇帝禀报道:“陛下……微臣……以为……这……是……无稽之谈!”

        说话不方便,他却想极力为太子辩驳,一张原本发黑的脸被自己胸中的那口气憋成了黑红色。

        王温舒讥笑道:“既然是无稽之谈,那就说清楚,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太子洗马如果继续用这种方式说话,等我们听完,叛逆早就跑光了。”

        狄山瞅着王温舒笑了,指着他道:“我……我……用性命……担保……太子……与……此事……无涉!”

        王温舒冷笑道:“你的性命值得几个钱?”

        狄山笑的愈发灿烂,朝皇帝拱手道:“陛下……微臣……的……血是热……的,心是……红的……”

        说完有面向群臣大笑道:“不信……请看!”

        云琅暗叫一声不好,才挪动脚步,就看见狄山撕开衣襟,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抽出头上的枣木发簪,狠狠地刺进了胸口,而后猛地拔出来,一股殷红的血柱就飚飞出来……

        所有人都被狄山惨烈的行为惊呆了。

        狄山吃力的转过身面对皇帝道:“陛下,微臣是太子府的第一幕僚,太子做的任何事情都跟微臣有关,既然微臣都不知晓太子何时谋逆了,可见,王温舒是在攀诬太子!

        求陛下给太子一个公道,让世人知晓我大汉陛下与太子父慈子孝,并无怨隙!”

        或许是觉得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而心中想说的话又太多,狄山口吃的毛病终于饶恕了他一次,让他完整的将他要说的话流利的说完了。

        刘彻吃惊的站起来,面对狄山充满渴望,渴求,渴盼的目光,终究跌坐在椅子上,摆摆手道:“如卿所奏,此事与太子无涉!”

        狄山艰难的瞅着目瞪口呆的刘据笑道:“殿下的知遇之恩,容微臣来世再报!”

        说完话,就软软的倒在血泊中,脸上满是微笑,宛如睡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