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文明的力量

第五十六章文明的力量

        第五十六章文明的力量

        长久以来,都是云琅在被动的熟悉大汉时代的社会规则,被迫在他不熟悉的领域里与各路妖魔鬼怪斗争。

        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能勉强活到现在堪称奇迹。

        现如今,既然有了一定的力量,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些古人统统拉进自己熟悉的社会规则里,然后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击败他们呢?

        经商,对汉人来说依旧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只是这些年通过云琅改良了商业形式之后,商贾的地位才稍微有了一些高度。

        云氏现在的商业,不再是简单的将东边的东西运到西边卖出,再把西边的东西拿到东边卖出,而是开始了积极地工业生产,开始有实物产出,不再是买空卖空。

        这让以前所有人对商贾的诟病之词全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想当年商鞅变法的时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禁止百姓干种地以外的所有营生。

        如果不能种地,全家就会被贬斥为奴隶。

        这道禁令非常的严苛,即便是到了现在,关中百姓依旧对经商的兴趣不大,所以,关中的大商人从来就不是关中本地人,而是六国余孽。

        太子经营的奴隶贸易让太子富甲天下,给了天下人很大的鼓励,现在,其余的两位皇子也开始经商了。

        这本来就是梁凯要的结果一个没了封地,没了俸禄收入又有着大量钱财的人,不经商又能干什么呢?

        所以,云琅决定经商的甜头必须给人家,尝到了经商的甜味,他们才能坚定不移的将经商之路走下去。

        曹襄经商算不得新鲜事,向他们家这种地主老财,对于钱财的渴望是没有止境的,不论干出什么敛财的勾当来都不稀奇。

        云琅经商也上不得台面,一个光屁股出来打天下的人,让他事事讲究那就太为难他了。

        只有皇子经商,必须是所有皇子经商,才能真正撬动大汉国的经商氛围人们很容易从皇子经商联想到一些别的东西比如皇帝喜欢商人一类的消息!

        大汉国如今没有内战,外边好像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敌人,皇帝的性子狷介的让人想哭,大臣们在屠刀下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活着,地方豪强就差把脑袋埋进裤裆里了,唯恐一个不小心被皇帝看到惹来滔天大祸。

        刘彻不缺钱,所以,这种社会环境底下,活的最愉快的就是平民百姓。

        社会清明,衣食无忧,渔歌互答,牧童吹笛,农人躬耕的美好场面一度让很多官员生出不如求去的心态面对刘彻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没人敢这么做。

        就如云琅所说的一样,此时的大汉国,藩王们生活在地狱里,勋贵们生活在水火中,官员们生活在烈日下,只有百姓们目前似乎活在天堂里。

        接连不断的大雪,可能又引起了皇帝的爱民之心,一道旨意下来之后,关中今年的赋税全部取消。

        百姓们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波澜,打开房门听完消息之后,就重新关上门继续烤火喝茶。

        关中今年的赋税早在皇帝北征匈奴的时候就收过了,官家想要征收百姓们的赋税,还要等四年才能顺理成章的收。

        云琅听到管家禀报完毕这个消息之后,也没有多少心情去理睬。

        他做的滑雪板如今供不应求,刚刚做完云美人的,现在又要做霍节的,这两个心肝宝贝的滑雪板弄完之后,后面还有大量的需求。

        曹襄的身体很差,用刨子推出一些味道好闻的刨花之后,就气喘吁吁地停下来了。

        你该多动动的。

        我昨晚在床上动了半夜!

        旦旦而伐不可取!

        我是斧子,喜不喜欢砍树,你也要问问树愿意不愿意啊,很多时候,我这柄斧头想歇着,树总是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勉力而为。

        云琅摇摇头,唤来曹襄的一个傻儿子,示意他站到滑雪板上试试锁扣合适不合适。

        曹芳才站上去,就摔倒在刨花堆里,云琅叹口气把孩子从刨花堆里拖出来,扶着他重新站在滑雪板上。

        曹襄忍不住瞅瞅门外边踩着滑雪板来回飞奔的云美人,再看看云动踩着滑雪板从高坡冲下来,还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身,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就把目光落在儿子身上,小声道:这孩子怎么站不稳?

        这不是孩子的错,是你们夫妇的错,这孩子从小就容易摔跤,走路也走不稳当,是平衡感出了问题,也就是苏稚口中的脑干发育的有问题。

        老祖宗吃了很多年的亏,才订出亲眷不通婚的原则,你们都当放屁了是吧?

        现在孩子遭罪,你就受着吧。

        云琅说着话就把曹芳交给了曹瑞,由另一个傻孩子推着一个傻孩子离开了房间,去雪地里练习摔跤去了。

        也不知道去病这会在干什么,阿敢也回陇西了,你说,这一次,李陵真的能够将散沙一般的李氏族人拧成一股绳吗?

        云琅笑道:有阿敢帮忙,应该不难,如果李陵愿意杀人的话,成功性很大,老大的一个家族如果不能整合起来,太浪费了。

        去病真的准备在马邑安家了,他托我将长安的一些家产变卖掉,还把霍氏祖宅给了霍光,看样子他不回长安了。

        云琅叹口气道:去病想一生护卫大汉国最危险的边关,如果有外敌入侵,他很希望自己是第一个知道,并且第一个上阵杀敌的人。

        如果此生无望,他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继承他的意志,继续站在抵御外敌入侵的最前线。

        曹襄倒在刨花上扭动一下自己肥硕的屁股道:保家卫国已经成了去病的执念。

        云琅抬头瞅一眼曹襄道:他更喜欢开疆拓土,不过啊,有他在马邑,全天下人都安心,这几年大汉人已经忘了还有边患这种可笑的事情。

        曹襄咕咕的笑道:你家商队出事了,敦煌校尉马老六率领本部两千骑兵出征,把出事地方圆五百里的三个小国家给灭了,你家的损失不断一个子不少的回来了,还多了两倍,最后还有三个国王的人头赔罪。

        云琅冷哼一声道:他们边军的收获更大吧?

        曹襄点头道:这是自然,没好处,你以为马老六真的那么关心云氏商队?

        西域的胡人是杀不完,也抓不完的,天知道哪来的那么些人口,被匈奴人杀了七八十年,被太子殿下的捕奴团抓,又被刘陵几十万,几十万的又杀又抓的,没出几年,又是小国林立的场面,真的应了你那句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云琅停下手里的活计,若有所思的道:匈奴人只是烧杀抢掠,对那一片土地只会带来伤害,没有半点好处。

        我们就不一样了,我们带去的伤害只是暂时的,为了增加农作物产量,我们带去了先进的农作技术跟工具,为了供应我们精美的器物,我们也带去了先进的工艺更不要说我们还在那里逼迫胡人说汉话,行汉礼如此几十上百年之后啊,他们就能从野人过渡到文明国家。

        你必须要懂得一点,只有毁灭跟伤痛才能真正的催人上进,逼迫他们做出改变。

        否则,他们的种族迟早会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曹襄闻言呆滞了片刻犹豫了一下问云琅:你在太学讲课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太学生们说的?

        云琅点点头道:从某种角度来看汉人跟胡人,我们基本上处在两个不同的生命阶层,必须培育汉人的高贵之心,如此才会有怜悯之意出现。

        曹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也太无耻了吧?

        你就说带不带劲吧?

        确实,他娘的带劲,就是这些话被胡人听见了,可能就不觉得带劲了。

        云琅悠悠的道:趁着胡人还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多骗,多哄,时间长了,他们自己就会这么认为的,从而发自内心的接受我们无穷无尽的盘剥与压迫。

        阿襄,你知道不,这就是文明的力量!

        曹襄呆滞的道:我总觉得你对文明这两个字的理解有偏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