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你想通了也不成

第六十章你想通了也不成

        第六十章你想通了也不成

        骊山上,石屋边。

        云琅就像初来大汉时一样,坐在悬崖边上,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丘陵……最高的一座丘陵,就是长满荒草的始皇陵。

        太阳从云海中跳出来的时候,天地一片光明。

        老虎大王蹲坐在他的背后,不时地用爪子抓抓脖颈,对眼前灿烂的一幕视若无睹。

        苏稚给云琅披上了一袭狐裘,云琅没有回头,也没有道谢,目光从遥远的山峦处投向了脚下幽深的沟壑。

        太宰就长眠在这山下的沟壑里。

        很多年了,云琅对这片土地逐渐生疏,甚至可以说,他不愿意记起这里,记起那个人,记起那座陵墓。

        坐在这里很容易让世人生出帝王将相一抷土感慨,而这种感慨在云琅看来是消极的。

        他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了刘彻,没想到,该来的一样会来,且来的更加猛烈。

        不过,眼前总是掠过太宰那张虎外婆才有的皱皱巴巴的脸,云琅忍不住笑了。

        自从住进了骊山,云琅就切断了跟外面的联系,是真正的切断,霍光两次要求见面,都被云琅无情的拒绝了。

        他知道霍光想干什么,也知道此时的山下该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造反的时机不成熟,而且是非常的不成熟,刘彻在动这场灾难之前,先确定了自己的不败地位之后,才会真正的施行自己的计划。

        不论是谁在这个时候动叛乱,都是皇帝喜闻乐见的,他执拗的认为,旧有的那一群人配不上他辉煌而壮丽的大汉江山!

        他希望一切都是新的……他想要建立一个远前人,媲美三皇五帝的新时代。

        这个计划绝对不是刘彻心血来潮之作,时间之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泰山封禅之时。

        他的手法熟练而残酷……

        当皇帝处理反王的时候,没有人为藩王呐喊,当皇帝开始处理旧勋贵的时候,没有人为勋贵们呐喊,当皇帝开始处理文臣的时候,没有人为文臣呐喊……现在,皇帝开始清理武将们了,自然没有人再出来了说话了。

        这是一场浩劫!

        苏稚熬的小米粥很好喝,云琅喝了两碗,然后就穿上自己的兽皮靴子,准备去骊山的后山看看。

        那里有美丽的冰花……

        苏稚犹豫一下低声道:“公孙敖死了,他的妻子毕氏与巫蛊案有关,被腰斩了,全族被处死二十七人。

        大行令李息也被下狱,估计结果不好。”

        云琅摇头道:“李息不会有事的,他还有用处,他镇守边关多年,与羌人的关系很好,是朝廷与北地羌人的桥梁,如果他被处死了,先零羌人就会叛乱,抱罕羌人也会叛乱。

        陛下虽然狠毒,却不是傻子,李息不会有事的。”

        “李敢呢?李敢也被王温舒从陇西叫回来问话!”

        “李敢不会有事,如果有事,第一个被问话的人应该是我。”

        “夫君,我们走吧!”

        云琅见苏稚一脸的坚毅之色,就笑着捏捏她的脸蛋道:“我们去哪里呢?”

        苏稚冷笑道:“别以为妾身没有用处,大秦岭里妾身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

        只要我愿意,疫病在关中流行开来不算什么难事。”

        “胡说,我们研究疫病是为了对付疫病,让天下人能避开疫病这个恶魔,不是制造疫病的。”

        “如果妾身精准的让疫病只传播到皇宫如何?”

        “这样的后果就是——皇帝在临死之前,会杀光所有人的,为祸更烈。”

        “皇帝知道我们家的厉害,他不敢拿为我们怎么样是吧?”

        “是的,皇帝不会,可是他会拿天下人来威胁我们,一个知道自己必死的皇帝,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我们就这么看着?”

        “霍光,安世,梁凯他们应该已经有对策了,这一次,太子会爆的。”

        “太子只有很少的一点人……”

        “郭解手里有火药啊……你不知道,火药是很厉害的……会弥补太子兵力不足这个缺点的。

        更何况,太子还有匈奴人帮他。”

        “匈奴人?他怎么敢?”

        云琅烦躁的挥挥手道:“没什么不敢的,这些年你不觉得关中的胡人也太多了些吗?

        你以为太子真的是孤家寡人吗?

        你以为司马大将军死后,他的那些部曲都去哪里了?

        你以为公孙敖真的很冤枉吗?

        你以为李息这些年不改变那些羌人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路博德很满意自己伏波将军的称号吗?

        还有李陵,你以为他回到陇西去干什么了?

        这一次,不论是死去的,还是没死去的,没有谁是无辜的。

        皇帝想要一个干净的朝堂,小光也是这么想的,老一辈的人不死光,小光他们如何上位?

        可以说,山底下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好人……“

        说到这里,云琅双手捂着面孔狠狠地揉搓一下道:“当然了,你夫君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可能还是这群坏蛋里面最大的那个坏蛋。”

        “去病就是现放眼望去满世界全是恶人,这才自我流放去了马邑,他知道在大汉这波平静的水面下,游动的全是鲨鱼,一个个都在准备择人而噬。

        所以他才一个人孤独的去了马邑,不为别的,就是害怕我们这些人起了内斗之后,连边关都忘记把守了。”

        苏稚温柔地抱住云琅轻声道:“夫君是为了自保。”

        “开始是为了自保,这是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慢慢的,随着我们家的力量越来越大,后来就不是了。

        总想着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随着我的意愿前进,然后在前进的过程中我又现,对于大汉国来说,云氏的力量不够强大,然后我就去攫取权力,最后啊,我们做出来的很多事情是我以前深恶痛绝的事情。

        我总以为我是一个好人,好人的出点应该不是坏事情,可是呢?

        我偏偏做出了这个世界上很多坏人都做不出来的事情。

        以前,我以为这是一个陈旧的,鄙陋的,愚昧的世界,他们需要我指引他们前进。

        就在昨晚,我忽然自问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真的需要我指引才能走到辉煌的道路上吗?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现,不论我在不在这个人间,太阳依旧会升起,新的一天依旧会无可阻挡的到来。

        我不过是这个天地间的一粒尘埃,微小的可以忽视,可以不必存在!

        小稚,这些年来,我太自大了。”

        苏稚不明白自己睿智的丈夫为什么会自责到了这个地步,紧紧的抱住云琅道:“你是我的神啊……”

        云琅大声笑了起来,反手抱住苏稚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巴,良久之后才松开,用脑门顶着苏稚的脑门道:“这是自然,我不仅仅是你的神祗,也是宋乔,红袖,卓姬的神祗,当然,还是我家老虎大王的神祗!”

        “嗷——”

        老虎大王大叫了一声,云琅刚才朝后踢出的一脚,正好踢在他的鼻子上,让他痛不可当。

        空气中飘来一股子可疑的味道,老虎大王顾不得找云琅的麻烦,凶狠的向味道飘来的方向奔跑过去。

        “滚开,这是老夫的烤鸡!”

        何愁有的声音从断崖的另一边传来,云琅跟苏稚走过去之后才现,何愁有把身子缩在一个浅浅的山坳里,老虎大王用前爪按着崖壁,将何愁有堵在里面出不来。

        直到何愁有把手里的烤鸡孝敬了老虎大王之后,这才得以脱身。

        “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跟你老婆亲嘴的时候就来了,担心打扰你们,就来到这边,准备点火把烤鸡热一下填填肚子。”

        “你来骊山做什么?”

        “陛下要我给你传话,他准备跟你好好地商谈一下。”

        云琅低下头慢慢的道:“要杀我吗?”

        何愁有笑道:“这天下没人能杀得了你,这一点陛下比你还要清楚,如果能杀的话,早就杀了。

        哦,对了,阿娇也会来!”

        “谈论什么呢?”

        “如何治理天下!”

        “转告陛下,这是他的事情,我从今后就留在云氏庄园里过写书,作画,弹琴跟老虎玩耍这些事情。

        天下,从今日起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