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谁是大坏蛋?

第六十二章谁是大坏蛋?

        第六十二章谁是大坏蛋?

        刘彻对于权力的感觉是敏锐的,这几年他明显的觉察到自己的权力正在逐渐流失。

        很多时候,臣子们利用大汉的律法,以及祖训在代替他信使权力……这让刘彻极为愤怒。

        董仲舒的名声很大啊,门徒很多,他的很多谏言都被皇帝采纳,给人一种位高权重的感觉,可是,真正论到职权,他甚至比不上一个郡守。

        刘彻希望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他的手中,然后通过他来行驶这些重要的权力。

        可是,现在,看着繁荣的大汉国,刘彻竟然生出一种大汉目前的盛世与他无关的诡异感觉。

        他知道在渑池这个地方,有官员建立了一个很大的集市,这个集市是专门用来交易牛羊牲畜的,这个集市甚至是他亲自调派了钱财修建的,调拨金钱的文书上有他的印鉴,他甚至能记得起来自己在文书上用印鉴的模样。

        然而,他对这个集市一无所知……不知道这个集市建立前的背景是什么样的,不知道这个集市建立后到底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这个集市成立之后赚到的钱去了哪里。

        当然,文书是周全的,他只要看文书就会知晓……可是呢,仅仅是关于集市的文书就足足有上千页,即便是已经通过秘书监简略之后,这些文书还是有上百页之多,毕竟,要说明白一种前所未有的东西,必要的论述是一定要有的。

        以前的时候,始皇帝一天要看五百斤重的竹简木牍,自从云琅改进了造纸术,弄了印刷术之后,五百斤重的简牍内容对刘彻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他是皇帝,只要把握好大局就成了,完全没有必要去了解一个什么狗屁的集市,一个什么狗屁的工厂,一个什么狗屁的矿场,以及百姓家进行的一些互助形式的资金帮助,劳力帮助组织。

        天下太大了,大汉国人口太多了,大汉国的权力也太繁杂了,不是一个人可以管理的过来的。

        这个时候,他管理的越多,就会丢掉更多……”

        云琅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只是身边只有苏稚一人,所以,苏稚就成了他最好的听众。

        她不用听懂这些话,只要倾听就好了。

        云琅见到雪见青的时候,它依旧是老样子,碧青色的叶片被冰壳子包裹之后,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高大的竹子被积雪压断了不少,倒折在地上,一半枯萎,一半翠绿,让人忍不住感叹世道之不公。

        天色已晚,云琅就在竹林边上点燃了篝火,算上老虎大王,总共有九头老虎围绕在他身边,这让远远看护着他的刘二等一干家将们,送来了好多肉食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好多老虎把冻肉咬的咯吱咯吱的,老虎大王却蹲坐在火堆边上,等待云琅将冻肉解冻……

        云琅做的烤肉串味道一如既往地好,苏稚吃了好些,见丈夫不吃,就笑道:“您也吃些,大王可是吃了不少!”

        云琅摇摇头道:“没了辣椒,烤肉便没了灵魂,即便是再好吃,也好吃的有限。”

        “您总是说辣椒,辣椒的,您只要派人去找,总能找到的,大汉国没有,大秦国总归是有的,您要知道,咱们家的商队已经能到大秦了。”

        云琅笑了一下,把一条子烤的温温热的牛肉塞老虎嘴巴里,自己咬了一口饼子道:“那东西身毒没有,河中没有,大秦也没有,想要找到这东西,我们需要建造一艘大船,驾驶着这艘船一头进入茫茫大海,一路向东,或许能找到。”

        “徐福已经找过了……”

        “徐福就是一个骗子。”

        “您干嘛这么肯定?”

        “你听我的就是了。”

        “哦!”

        苏稚答应一声,帮云琅披好了裘衣,又取了一串烤肉继续吃,她知道丈夫今天很有谈话的兴趣,准备继续听。

        “阿光他们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啊,他们做的事情一般都在皇帝的视线之外。

        你想啊,梁赞要在渑池建立一做市场,原本的目的是为了交易铁矿石。

        后来呢,皇帝又开始对盐铁施行官卖,所以呢,这个市场还没有开始修建,就已经不合规矩了。

        可是呢,渑池之地大多为盐碱之地,这里不适合耕种,偏偏这里的地理位置很重要,铁器又是渑池一地最大宗的货物,百姓们如果想要吃上饱饭,就离不开铁器交易。

        于是呢,当地的太守梁赞就打着贩卖牛羊的名头,开起来了市场,实际上呢,依旧在交易铁器以及铁矿石。

        他只想利用自己在位的这几年时间里,快速的给当地百姓弄一些钱粮积蓄,有了这些积蓄之后,百姓们才会真正有钱去贩卖牛羊,最终,将这个牛羊牲畜市场变得名副其实。

        绣衣使者向陛下禀报了,这个市场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径,于是,陛下就认为天底下所有的市场其实都是在侵吞他的财物。

        可是呢,他又拿梁赞没法子,因为这个市场是他出钱建立的,现在明知道不妥,却不能关掉,这会损伤他的声誉。”

        “如此一来,梁赞岂不是很危险了?”苏稚停止了进食肉串,开始替那个有着一脸阳光笑容的家伙担心了。

        “你以为他们都是良善之辈?

        你以为梁赞在干这件事之前就没有考量?

        你以为渑池这个地方想要发财的百姓们,对这个事情就没有什么担当吗?

        早在市场开始之前,梁赞就把自己开脱出去了,皇帝之所以会在拨钱建立市场的文书上用印,也不是梁赞送上去的,而是南阳督邮送上去的,那份文书上全是百姓们的血手印,他们用自己的命向皇帝要求给他们一个吃饱饭的机会……

        梁赞要求慢慢来,皇帝急不可耐……”

        苏稚惊讶的道:“他们现在合起伙来蒙骗陛下是吧?”

        云琅点点头道:“大汉朝朝堂上早就没有什么臣子与臣子之间的斗争了,存在的只是臣子与皇帝的斗争。

        你以为渑池的事情就没有人发现问题吗?有些人早就发现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臣们不全是酒囊饭袋。

        在蒙骗皇帝这件事情上,他们保持了缄默状态,就这样,一份满是漏洞的文书最终送到了陛下的桌案上,最后由陛下来用印,也由陛下来承担责任。

        陛下就是发现了这种状况,才铤而走险要开始大清洗的,他心中的愤怒我完全理解,臣子对他阳奉阴违,这让他心中充满了危机感,甚至感到了害怕。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把所有皇子都召集入京的真正原因,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在惩罚儿子们,实际上,从那两位皇子欢天喜地进京的模样来看,他们已经清楚地接受到了他父亲给他们的旨意。

        你看看他们,从一开始进京,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敛财,敛权力,甚至到了连我们云氏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

        刘髆有阿娇护着,所以他是知晓事情真相的,同时,为了向他父亲表明他也开始为父亲分忧了,就在阿娇的示意下,拿走了一部分云氏早就卖给长门宫的一些产业。

        刘旦,刘胥这两个蠢货,被自己的父亲利用了而不知,他今日敛财,揽权的行为已经让他们身处险地了,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他们的兄长——刘据。

        刘据是一个被皇帝一脚脚踩进淤泥的可怜人。

        被母亲抛弃之后,他彻底的绝望了,在朝不保夕的郭解等人的谏言下,他决定挣扎一下。

        所以说哟,山外边的局面已经乱的一塌糊涂了,现如今,火焰已经被皇帝点燃了,我们就等火烧完毕之后再出山去看看局面,如果皇帝还不知道收敛,我们就真的只有进秦岭这一条路了。“

        “阿光他们在其中干了些什么?”苏稚第一次觉得霍光那张好看的,人畜无害的面孔变得有些陌生,不再是那个经常缠着她要看解剖的小子了。

        云琅抬起头四处瞅瞅,见吃饱了肚皮的老虎们在周围游弋,就压低了嗓门道:“你知道不,皇帝现在有的这种奇怪的紧迫感,其实就是小光他们特意制造的。

        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市场,矿场,工厂,牧场,将作,都是他们刻意制造的……其实啊,天底下的人对皇帝的崇拜依旧是狂热的,他的百姓们还是没有抛弃他,对他依旧忠心耿耿。

        只是皇帝自己这些年杀掉的臣子太多,自己心中不安,这才发现了几例不妥的事情,就觉得全天下人都已经背叛他了。

        皇帝现在干的事情,都是阿光他们早就想完成的事情,不论是淘汰旧官员,还是清理勋贵,藩王。

        皇帝想要一个清明的,新的朝堂,阿光他们对一个全新的朝堂,全新的国家有着更加深沉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