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第七十一章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第七十一章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云琅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发现四个老婆整整齐齐的躺在帐篷里,见他回来了,就冲着他笑。Ω    Δ.Ω.co

        宋乔才要说话,苏稚就从被子里跳出来,钻进云琅的被子里腻声道:“我怕冷!”

        云琅笑yy的坐在床上道:“家里的帐篷不够了吗?”

        宋乔没好气的道:“你的小妾们害怕!”

        云琅奇怪的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年纪最大的卓姬笑道:“家没了,就不能再没了丈夫,总归啊,要抓住一样才成。”

        云琅豪迈的挥挥手道:“以后不用抓,我们一辈子就在一起,反正我没了官职,没了爵位,也没了钱,成了长安著名的三无人士,就剩下时间了。”

        红袖呼扇着s漉漉的眼睛小声道:“如此也好!”

        苏稚着急的扯着云琅的衣袖,希望他早点钻被窝,宋乔拍了苏稚一巴掌,伺候云琅洗了脚,夫q五人就围坐在床榻上,准备规划一下云琅的退休生活。

        霍光同样瞅着沉睡的qnv心绪难平。

        人生大转折的时候,想要做出一个明智的决断很难。

        师傅已经成了仙人一般的人物,从今天的谈话中,他已经发现,师傅对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没了兴趣。

        从他十三岁跟师傅进行的那场重要的谈话开始,他就知道,师傅迟早有一天会丢下所有让他不开心的事情,尽情的享受他剩下的岁月。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云音睁开了眼睛,瞅着丈夫道:“夜深了,安寝吧。”

        霍光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里面乱的厉害,睡不着。”

        云音笑了,拉住霍光的手道:“你这么聪明,难道也会有难住你的事情?”

        霍光笑道:“人世间的很多事情都不可能仅仅依靠智慧就能解决。

        如果事事只想着占便宜,只想着利害,这种选择自然难不住你夫君。

        以前的时候,你夫君我认为,人生在世,不可亏待自己……今天跟师傅谈过之后,我又发现,有的时候,舍弃,吃亏,并不一定是坏事。

        就师傅的表现来看,吃亏似乎让他更加的快乐。”

        云音笑道:“耶耶是耶耶,你是你,这一点耶耶早就说过,还说,弟子不必不如师,比师傅强的弟子才是一个好弟子。

        所以啊,你就放心的按照你的心愿去行事,我不认为耶耶会阻拦你。”

        霍光哑然失笑,拍着x口道:“我今天跟师傅说了很多话,包括我想当皇帝这种话,就是希望师傅能够阻拦我一下,让我熄灭这样的野心。

        &

        当皇帝这种话,就是希望师傅能够阻拦我一下,让我熄灭这样的野心。

        可是,师傅一句阻拦的话都没有说,很不负责仁的对我说,‘你高兴就好’。

        如果真的让我按照这种心态去行事,这世间恐怕没有多少人,多少事能让我高兴起来。”

        云音依偎在霍光的胸前,指着沉睡的孩子低声道:“你现在不高兴吗?”

        霍光笑道:“自然高兴。”

        云音闻言笑了,拍打一下霍光的胸口道:“既然夫君现在已经很高兴了,那还要做什么改变呢?

        难道说继续改变可以让你更加快活吗?”

        霍光摇摇头道:“你夫君现在内有贤良之长辈,有贤惠的妻子,忠贞的兄弟,让人怜爱的孩子。

        外有大权在握,让天地变色只在一念之间,大丈夫该匹配的东西,我一样都不少。

        那里还有比这样的快活更加欢乐的事情呢?

        就算是皇帝,此时此刻,恐怕也没有我这样的处境。”

        云音笑颜如花,呢声对霍光道:“既然如此,想那么多做什么。”

        霍光低头看看靠在胸前的云音,不由自主的笑了,解开衣衫上了床榻,两夫妻围拢了闺女,相视一笑,霍光遂探手捏熄了烛火……

        刘彻打了一个哈欠……

        哈欠似乎会传染,坐在他身边的云哲同样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随即,坐在他身边的刘旦,刘胥,刘髆,也跟着打起了哈欠。

        卫子夫,刘据的死亡,对刘彻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少伤痛,宦官们处理完毕了妻子的丧葬,刘彻就迅速地投入到调整国策这件重要的事情上来了。

        一个国家不可能长时间的保持高压状态,时间长了,前秦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旧有的格局被打破了,这一点,刘彻是非常满意的,一个国家想要永远兴盛,就必须时刻敲打官吏,否则,就会出现文恬武嬉坏风气的事情。

        云琅,曹襄,李敢这些能影响朝政的人,已经从朝堂上消失了,就像今日上朝,他放眼望去,站在大殿里的臣子都是一个比一个年轻的陌生面孔。

        老迈的汲黯站在人群中格外的刺眼。

        “汲黯辞官的本章准了吧!”

        打过哈欠之后,刘彻就揉揉酸涩的眼睛对刘旦道。

        云哲皱皱眉头道:“父皇,朝中大臣已然太过年轻,如果汲黯再离开,儿臣以为不妥。”

        刘旦抬头看了云哲一眼道:“没什么不合适的,父皇将要在今年改元‘太初’,启用新的历法《太初历》,自然要万象更新,启用年轻人并无不妥,怎么,妹夫自己都是年轻人,就已经老态龙钟了不成?”

        说完话,刘旦,刘胥就一起大笑了起来。

        &

        nbsp;刘彻对刘旦刘胥表现出来的无礼模样并不在意,这是刘彻目前最大的变化,他不再对自己的皇子冷若冰霜,开始有了一些父亲的模样,甚至有一些纵容。

        他微微一笑,对云哲道:“当年朕还是少年之时困居上林苑,身边并无老成持重的臣子来辅佐朕,相反,只有一些年轻人在与朕一起日夜操演羽林。

        这些年轻人与朕一起成长起来了,现在,朕相信目前的状况不过是旧事重提罢了。

        对朕来说,不过是重头再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年轻的臣子如果堪用,朕不吝重用,如果不堪用,那就废黜之。

        不过,朕以为,不出十年,定会有新的一批人成长起来,供朕驱策!”

        刘旦,刘胥齐齐恭贺父亲,云哲跟刘髆却坐在原地,齐齐的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刘彻不以为忤,指着云哲道:“你不相信朕吗?”

        云哲连忙道:“儿臣担心父皇的身体,这才两个月的时间,您的鬓间白发多了一倍。”

        刘彻淡淡的道:“总要付出代价的。”

        刘胥斜着眼睛看了正在拍父皇马屁的云哲一下,从手上的奏折中挑选出来一份,放在刘彻面前道:“启禀父皇,这是原太史令司马迁所书的奏折,文章中对父皇近日的行为颇有微词。”

        刘彻微微一笑,抬手推开文书冷笑着道:“朕既然做了,就不怕人说,司马迁说朕的不是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也不用拿司马迁来对付阿哲,你们兄弟四个要拧成一股绳,万万不能内讧,让他人有可乘之机!”

        刘彻话音刚落,云哲就重重的一拳打在刘胥的鼻子上,而刘胥此人原本力大无穷,眼见吃亏了,哪里能忍耐得住,跳起来就冲着云哲冲了出去。

        刘胥在霍去病等人的眼中自然是不值一提,可是,放在普通人中间也堪称猛士。

        转瞬间就跟云哲打成了一团。

        刘彻对两人打架的事情并不在意,他以前在训练羽林军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法子。

        如果两人不对付了,是可以打架的,一旦分出胜负之后,输的人很倒霉,不但要听赢家的话一次,这顿打也是白挨。

        刘髆小心的往刘彻身边凑凑,说起文事,刘髆还是不错的,说到武事,就不是他所长了。

        刘彻研究完毕关中十六郡守名单之后,云哲跟刘胥的对战也以云哲的胜利告终……

        “明日将这份名单交付田千秋。”

        云哲答应一声,就开始收拾纷乱的桌面。

        刘胥来到父亲身边才要说话,就被刘彻瞪了一眼:“打输了就要告状?

        朕不会听的,你以后如果不想总是被阿哲欺负,就要想办法打赢阿哲,否则,就做好一辈子受欺负的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