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我要去远征

第七十四章我要去远征

        第七十四章我要去远征

        云哲跟蓝田两人呆滞的看着父亲,母亲们欢天喜地的准备出行的行礼。

        如果只是简单的准备一下,云哲跟蓝田不会吃惊,可是,父亲跟母亲们已经准备了足足四天。

        准确的说,他们不是在为出行做准备,更像是搬家。

        光是奇奇怪怪的装备就装了十车之多,至于,甲士,武械一类的东西更是装备的如同造反。

        父亲的心情似乎很好,母亲们就只能用兴奋来衡量了。

        晚饭之后,云哲跟蓝田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耶耶,去霍伯伯那里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吧?”

        云琅看了儿子一眼,却对蓝田道:“去告诉你母亲,我要出一趟远门,估计三五年之后才能回来。”

        蓝田瞪大了眼睛连忙道:“父亲要去什么地方竟然需要三五年的时光?”

        云琅笑道:“这是我与你霍伯伯年轻的时候做的一项约定,我们当年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平定了天下,扫清了匈奴,个人再无用处的时候,就去天地的尽头去看看。”

        “天地尽头?”

        “是啊,传说中的归墟之地,传说中的极北之地,传说中的海外仙山,都是我们的目标。

        如果可能,我们说不定会抓一些神仙之类的东西带回来给你们看。“

        “神仙啊……”

        蓝田露出向往的神色。

        云哲皱眉道:“耶耶说的是你曾经跟我说过的美洲之地吧?”

        云琅点点头道:“我尝闻极北之地有6桥将我中华之地与另一片大6相连接,想趁着6桥还在,去那边看看。”

        云哲连忙道:“父亲,不可,您当年说过,这不是人能够完成的任务。”

        云琅笑道:“你这孩子,你以为你父亲,母亲,你霍伯伯,你李伯伯,你曹伯伯是一般人吗?

        云哲急道:“即便如此,父亲也不可轻易涉险。”

        云琅冷笑一声道:“我们留在长安其实更加的危险,这个道理你们两个应该是明白的。

        我们走远了,或者不回来了,这个国家才能重新正常运转,既然我们的存在让所有人都难受,你耶耶也是人间豪杰,干嘛要生受这些白眼?

        不要说了,我会带走云动,你要照顾好其余的弟妹,不可懈怠!”

        云琅根本就不给儿子多说话的机会,训斥完毕之后,就踩着月色去了百花谷。

        云动这些年已经被长平宠溺的不成样子了,云琅见到儿子的时候,现他正在跟一群纨绔子赌钱。

        纨绔们见到了云琅来了,磕头之后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云动无聊的将手里的骰子丢在桌子上无赖的道:“耶耶,我马上就要赢钱了。”

        云琅随手拿起骰子笑道:“不如我们父子赌一把。”

        云动眼睛一亮,立刻抓着父亲的手道:“赌注是什么?”

        云琅瞅着儿子明亮的眼睛笑道:“你开!”

        “你会认?”

        云琅大笑道:“你耶耶认!”

        云动兴奋地抓抓痒的耳朵道:“既然如此,我就说了,如果我赢了,耶耶就该准许我离开关中。”

        云琅挑挑眉毛道:“你准备去哪里?”

        云动坚决地道:“只要离开长安,去哪里我无所谓。”

        云琅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晃动着手里的骰子道:“你小的时候,是一个懒散性子,能躺着就不坐着,所以,你耶耶我就给你起名云动,希望你能动起来,莫要偷懒。

        怎么,现在想出去了?“

        云动苦笑道:“我被祖母当猪一样养着,孩儿觉得很丢脸。”

        云琅笑道:“当年让你学习,你说不喜欢,让你学武,你嫌弃太累,你祖母跟你说我们家的孩子用不着太优秀,你一口就答应了,来到百花谷陪着你祖母过神仙一般的日子。

        我记得你母亲叫了你好几次,你好像都没有回来的意思,现在把好日子过腻味了?“

        云动用拳头捶打一下自己的脑袋,恨恨的道:“孩儿当年是年幼无知。

        不过,你要我成为哥哥那样的人,我还是不干!”

        父子俩正在交谈的时候,长平从外边走了进来,理直气壮地坐在最上手,敲着桌子道:“孩子就是贪玩一些,没什么不好的,你训斥他做什么?”

        云琅起身陪着笑脸道:“并无训斥之意,只是想问问这孩子以后的打算。”

        长平看着云琅道:“你已经有了阿哲那么优秀的一个儿子,还逼迫阿动做什么?

        一个大家里面,有两个出类拔萃的孩子,并不是好事,这个道理你会不懂?”

        云琅摇头道:“如果阿动感到快乐,孩儿自然是乐见其成,但凡阿动心中有一星半点的不甘心,就该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这就是云氏的教子之法。”

        长平叹口气道:“我这一生,见过无数惊才绝艳之辈,也见过无数愚鲁无能之人,几十年下来,惊才绝艳之辈大多已经凋零,唯有愚鲁无能之辈可以安享一世荣华富贵。

        老妇人已经老了,早就没了当年的满腔雄心,只想有一个喜爱的晚辈可以长久的陪着我,莫要让我一人进食,一人观花就足够了。”

        云琅微微摇头,长平彻底的老了,昔日那个为了大汉国可以横刀跃马面对一切敌人的妇人,如今只把注意力放在两个小儿女的身上,再无昔日英姿。

        “我们要去北方探险,要去很长时间,我想带云动去,您以前说过,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云动即便是想成为纨绔子,也必须是一个见过世面,经历过困苦的纨绔子。

        如此,才能把纨绔子这个事情心安理得的做下去。”

        长平白了云琅一眼道:“做一个纨绔子有这么难吗?”

        云琅笑道:“比您想的更难。”

        说着话就把云动的手塞进长平枯槁的手里,长平抖掉云动的手,反手捉住云琅的手用力的捏了起来。

        云琅被捏的很疼,却还能忍受,不像以前那样痛彻心扉……

        长平见云琅满脸痛苦之色,叹息一声松开了手,瞅着自己的一双手道:“昔日这双手可以拧断一匹麻布,至少有五百斤的力气,今日,连手帕都拧不断了……

        算了,云动毕竟是你的儿子,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材,却不知道成材的孩子过得都不快活,也罢,随你去吧。”

        说完话,就被两个老侍女搀扶着向后宅走去,才出门,云琅就看到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少年从黑暗中冲出来,紧紧拉着长平的手不愿意松开。

        云琅斜着眼睛瞅了云动一眼道:“怎么,争宠争不过那个孩子,所以就有了离家出走的想法?”

        云动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声辩解道:“孩儿就是看见刘进缠祖母的样子,觉得很丢脸,这才有了离开百花谷的想法。”

        云琅满意的摸摸儿子的脑袋欣慰的道:“这就对了,云氏子没有夺人家产的习惯,我们如果想要富贵,会自己去争取。”话音才落,见儿子一脸的鄙夷,遂干笑了一下继续道:“钱财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学问,法统则不然,这才是最珍贵的。”

        云动见父亲准备离开了,就指着桌面上的骰子道:“我们换没有赌输赢呢。”

        云琅回头看看自己的傻儿子,叹口气道:“如果是你大师兄,或者你哥哥,他们绝对不会问这样的傻问题。”

        云动怒道:“怎么就傻了,这是您刚才答应我的。”

        云琅大怒,抬腿将云动踢了一脚道:“你耶耶输了!”

        说罢,就扬长而去……留下云动还在思索自己为何会挨揍!

        苏稚生的孩子心眼都是很好的,就是不太聪明,如果云动跟云哲一样,即便是长平也不能带走这个孩子,将他培养成纨绔。

        长平以为这是上苍在照顾云氏,在云琅看来,这都是自己的错,云动应该生长在自己身边的,不应该被长平带走。

        云琅,曹襄,李敢要去马邑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刘彻耳中。

        “云琅准备了六十甲士,一百二十名部曲,强弓劲弩准备的齐全,另外,还准备了六十辆四轮马车,马车轮子全部包铁,似乎要走长路,如果走一遭马邑不用如此兴师动众。

        父皇,云氏图谋不轨!”

        刘旦信誓旦旦的向自己的父亲推介自己的判断。

        刘彻叹口气道:“你觉得六十甲士,一百二十名仆从,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问你,云哲呢?”

        刘旦有些尴尬的道:“云琅此次远行只带了家眷,云氏子弟也只带走了次子云动。”

        刘彻又淡淡的问道:“曹襄儿带了多少人马,李敢又带了些什么人呢?”

        刘旦低声道:“与云氏想同,六十甲士,百二部曲!”

        刘彻抬头看了刘旦一眼道:“你就没有去你表兄曹襄那里问一声?”

        刘旦呆滞了片刻道:“如何能打草惊蛇?”

        刘彻也愣了一阵子,最后喝了一大口茶,这才指着刘旦道:“现在去问!”

        刘旦慌忙离开了建章宫,刘彻瞅着儿子的背影捂着胸口自言自语道:“愚不可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