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我们去远征(2)

第七十五章我们去远征(2)

        第七十五章我们去远征(2)

        云琅本来准备给皇帝上一份情深意切的奏折,说明自己此去经年的原因。

        后来写了好几遍依旧觉得不合适……主要是他认为太虚伪了。

        自己的弟子正在谋划着掏空皇权,自己这个师傅再做出一副赤胆忠心的模样,被司马迁放在史书上,将来会被后世的历史研究者们唾骂的。

        曹操,司马懿都是这么干的,他们的名声不说也罢。

        闷声财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今,朝野上下,云氏门徒漫山遍野都是,看过霍光提供的名单之后,就连云琅自己都吃惊,这东西看完之后霍光就迅的焚毁了。

        人名字,云琅没有记忆周全,可是四百六十七这个数字,云琅却记得清清楚楚。

        而这些人,仅仅是已经入仕的人名单,如果算上那些还在排队等待入仕的云氏门徒,这个数字还会增加好几倍,五六年之后,天知道这个数字会是多少。

        官员历来是以一窝,一窝这种形式存在的,一个高官屁股后面都会跟上一长串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为了保护自己的徒子徒孙,云琅现,自己除了离开之外,就剩下立刻死掉这一个选择了。

        立刻死掉是不可能的,云琅自觉身体还不错,再活三五十年还是很有信心的。

        在这种情况下,不如带着兄弟们走一遭美洲大6,即便是6桥断掉了,等白令海峡冬日结冰之后再过去也不错。

        如果借助船……云琅觉得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此时的船运行业不靠谱,在长江上行舟都如同自杀,遑论去大海上航行了。

        霍去病这些年已经把热气球这种东西研究的无比纯熟,听说已经可以用到实战里面去了,拿来去美洲探险,云琅觉得非常不错。

        六月二十六日,辛未月,丙寅日,宜嫁娶,宜出行,司马迁说卦象是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然后便跳上云氏车马,跟东方朔挤在一起,准备一起去云琅说的美洲见识一下。

        曹襄戴上了当利,以及他们的两个傻儿子,李敢则带着老婆,一副生同衾死同穴的模样,让人见了很是不舒服。

        好在赶上了出的好时辰。

        没有人来送……这是被云琅严厉禁止的事情。

        才离开长安,云琅就在路边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有站在路边念书的霍光,有恰好巡行归来的张安世,有正在路边办案的梁赞,更有带着太学生远足的梁凯。

        汲黯白飘飘站在河边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吟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陵纵马高坡默不作声。

        死里逃生的苏武则站在他的身边。

        云琅,曹襄,李敢三人待在马车里喝酒喝得昏天黑地,不知岁月几何。

        渭水河边,杨柳依依,隋越站在路边笑意盈盈,高声邀请云琅,曹襄,李敢下车,只说是有长者邀请饮酒。

        三人醉醺醺的离开了马车,穿过一片杨柳林子,就看到了身着黑衣的刘彻。

        “真的要走?”刘彻劈头就问。

        “真的要走,三五年不见的回来。”云琅回答的极为干脆。

        “为何要走?”刘彻目光炯炯。

        “我们在,不利陛下推行新政,三五年归来之后,陛下必定完成了新政,我等三人,也好安食其土。”

        刘彻点点头道:“这是真话!朕相信,我们君臣也就不说亏欠之类的话了。

        你们也明白,只有我们之间没有了冲突,才是我们相亲相爱的好时候。”

        刘彻难得真诚一次。

        云琅瞅着山巅上的白云,淡淡的道:“我自出山以来,所求者不过是大汉兴盛,所恶者,不过是大汉倾頽。”

        刘彻大笑道:“你这一走,司马迁必定会再次在史书上留言,说朕心胸狭窄,不能容人,也罢,这一次朕认了,你这样的人用起来太危险,朕宁愿背一个心胸狭窄的名声!”

        云琅笑道:“离开是我的选择,归来同样是我的选择,大汉是我的家,是我的埋骨之地,是我的灵魂安息之所……

        我之所以出山,是因为我爱这片土地,我之所以离开,也是因为我爱这片土地。

        既然来去都是因为爱,那么,就谈不到谁对不起谁,跟我们脚下的这片汉土比起来。

        我们的生命荣辱微不足道。

        陛下,微臣就此告辞,山高水长,待我等归来之日,我们不醉不归!”

        云琅长揖告别刘彻,跳上马车,等曹襄,李敢拜别刘彻之后,就吆喝一声,长长的车队继续向前。

        刘彻目送车队离开,背靠在粗大的柳树上,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这三人离开,就预示着他亲手创造的盛世被他彻底毁灭了。

        河畔的凉风一吹,陷入思念不可自拔的刘彻怵然警醒,抚摸一下气血翻腾的胸口,挺起了胸膛,对隋越道:“我们回去,今天还有很多政务未曾完结。”

        隋越低声道:“陛下今日心绪不宁,不如就在这风光如画的渭水边上消遣一日如何?”

        刘彻瞅着云琅等人离开的方向,慢慢的道:“朕用所有的情义换来了三五年重整天下的时间,如何敢怠慢。

        隋越,备马,备快马!”

        隋越叹息一声,抛弃了辇车,换上了汗血宝马,与皇帝一起纵马狂奔。

        皇帝走了,马车里的三人的酒意也就清醒了。

        李敢用粗大的手指捣在地图上道:“我们有一百八十个甲士,去病那里还有三百多,也就是说我们共有五百甲士,两千部曲!

        如果去病如约降服耐寒的肃慎野人,我们就能组织一个万人规模的大军,有了这支大军,我们何处去不得?”

        云琅笑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此去那个传说中的美洲,最大的难处并非那片土地上的人,而是那片土地上恶劣的气候。”

        曹襄打了一个哆嗦道:“那里都是冰天雪地吗?阿琅,你该知道的,我很怕冷。”

        云琅笑道:“开始可能会很冷,我们一路南下,会逐渐变得暖和起来的,如果到了南部,你甚至可以整天不穿衣服。”

        曹襄点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如果要刮分土地的时候,我建议给我暖和的地方。”

        云琅拍拍曹襄的大肚腩道:“那里的居民也有好几百万之多,美洲并非不毛之地。”

        曹襄摇头道:“不管,我喜欢暖和的地方。”

        李敢大笑道:“耶耶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一辈子的仗可以打,这才是人间美事。”

        曹襄冷笑一声道:“去病这些年来一直在考虑北地的异族人,他已经杀了一些,可是杀不光,朝中有很多人还不准去病胡乱开启边衅。

        清理一些强盗流贼而已,如何算得上开什么边衅,所有的土地都是我大汉的,开他娘的边衅啊。

        这一次去,我觉得应该将所有的胡人全部驱赶着去美洲,如果阿琅说的没错,我们从北打到南方,估计北地的胡人也就该消耗光了,这才是老成谋国之策。”

        云琅叹口气道:“美洲太远了……”

        曹襄狞笑道:“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老子不嫌远。”

        云琅没有做声,为了这一次远征,云氏,曹氏,霍氏,李氏算是抽空了家底,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冒险拿走了难以计数的武械。

        这些年来,他在凉州,关中,曹襄在河北,在山东,李敢在陇中,霍去病在雍州,在并州努力经营十年,现在,所有的东西齐聚马邑,终于可以干自己真心想干的事情了。

        马邑拥有的大量精良的武械,这才是皇帝真正担忧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在那里,更不知道是何人所做,这才冒险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希望通过这一次的大清洗来清除隐患。

        作为皇帝,刘彻从未昏聩过,他的判断从未出错,不论云琅,霍去病,曹襄,李敢做了多少努力,刘彻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主张,宁愿用自己的太子作伐,将清洗彻底的进行到底了。

        水变清了,好多大鱼都被拖上岸了,真正的威胁来自于那里皇帝也就清楚了。

        可是,终究是慢了一步,此时的云,霍,曹,李四家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了,如果皇帝再坚持对这四家动手,大汉国将彻底的陷入叛乱之中。

        刘彻对局面的把握从来都是准确的,从皇帝自身的角度出,他没有做错,甚至做得远远不够。

        接下来,趁着云琅等人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开始大量的裁撤跟这四家有关系的官员,然后再用年轻的士子们补充。

        刘彻从不认为,霍光,张安世等人出自云氏就是云氏的人,在他看来,霍光,张安世这些人即将成为新的勋贵,成为大汉国新的权力掌控者。

        他坚信,在个人诉求不同的情况下,霍光这些人将会成为最彻底的四大家族的反对者,毕竟,是他们占据了这四大家族的所有好处。

        在云琅等人离开关中的时候,云氏家臣完全离开了朝廷体系,云哲自己也从秘书丞变成了大鸿胪。

        在云琅等人进入并州的时候,曹氏族人离开了朝廷体系,在云琅等人进入马邑之后,李陵受命南下,去平灭戎族。

        这些,云琅,曹襄,李敢并不在意……反正皇帝换上来的人手依旧有他们的人在里面,甚至更多。

        多年以来,这四家庞大的资财培育了无数的人才,这些人才已经与大汉国的国运密不可分。

        云琅只是培育了人,并没有要求任何一个弟子对云氏效忠,即便是有效忠之意,他们效忠的也只会是西北理工的理念,而不是特定的某一个人。

        弟子不必不如师!!!

        霍去病站在高高的热气球上,远远地看到了那队在荒原上跋涉的车队,挥动旗子下令收回热气球,才回到地上,就跨上乌骓马向车队迎面跑了过去。

        “去病!”这是曹襄在大喊。

        “去病!”这是李敢在大喊。

        “西瓜!”这是云琅在大喊!

        霍去病凌空接住了西瓜,单手一捏,西瓜就暴裂开来,他用手掏了最甜美的一块几乎没有嚼就吞咽了下去。

        也不管胡须上淋漓的西瓜汁子,冲着云琅道:“我们快些出去找你所说的辣椒!”

        曹襄觉得自己被骗了,哇哇大叫,李敢楞了一下,而后被便是仰天大笑。

        云琅也跟着大笑,笑声方歇,云琅问道:“去病,我要的大军呢?”

        霍去病笑道:“已经在白山黑水中等候!”

        “训练可曾完成?”

        “皆是勇猛敢死之士!”

        云琅道:“既然如此,君为统帅,我等三军皆听将军号令!”

        霍去病傲然一笑,丢掉手里的西瓜皮道:“本该如此!”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