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破败门庭起根基

第四章 破败门庭起根基

        第四章破败门庭起根基

        李长风走了,这一回是真的。

        当云琅看到灵犀趴在窗户边,几个小时都一言不发的时候,便确定了这一点。

        当然,云琅并不知道灵犀和李长风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最近的接触,他也摸清了一些灵犀的脾气,她不是这么沉默寡言的人。

        所以她的一言不发,自是忧思所致,而这个人,十之八九便是李长风了。

        灵犀有灵犀的苦闷,云琅无从过问。替他人解决感情,一直都不是云琅的强项,索性他便什么话也不说了。

        他和霍去病,倒是对这个陌生的小镇分外的感兴趣。

        客栈于他们,只是落脚和睡觉的地方,剩下的大的生死无端境况,让他也有些烦闷。所以多一些的了解,是很有必要的。

        霍去病则不同,他整天不见人影的浪,真的只是纯粹的好奇。尤其是好奇这个世界昌盛到不可思议,也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武道。

        一日之间大部分的时光,霍去病都用在了观看演武场的斗殴。

        霍去病强调了无数次,那是比武!但云琅一直认为,那便是斗殴,合理合法的斗殴。

        云琅抱着胳膊窝在椅子里,他手中的地图册又厚了好几页,这还要归功于镇上卖豆腐的王大娘。那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也是逍遥镇的活地图,每一条街每一个建筑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镇上有哪些出名的人物,她更是如数家珍。

        在云琅买了两块臭豆腐之后,她便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给云琅讲了整个逍遥镇的历史。

        霍去病带着一身的臭汗,兴冲冲的冲进了房间,“今日,金甲门招徒,我已经报了名了!”

        对于什么金甲银甲的,云琅并没有多少的兴趣。他抬头之时,唯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霍去病到底多少天没洗澡了。

        若他记得没错的话,自从落脚逍遥镇,这位大汉国的大侯爷,就没有进过澡盆子。

        “我的建议,你先洗个澡,我们再谈谈这事儿。”云琅合上了手中的地图册,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里。

        霍去病的笑容中多了一丝的腼腆,来到了这里之后,他一时忘记了云琅的军令。

        “这便去,这便去!待会我好好给你说道说道这金甲门。”霍去病兴奋的说着,转身跑了出去。

        云琅无声笑了笑,他仿若看到了年轻时的霍去病,那个时候的他性格还未成型,充满了少年人的天真。

        “不入流的小门小派而已。”窗户边,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琅古怪的望了过去,两天了,这姑娘终于知道说话了。

        云琅问道:“奥?你知道这金甲门?”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金甲门而已,尽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灵犀终于换了个姿势,不再抬头望苍天,两目空茫茫了,她的眸子里也有了鲜活的精气神。

        云琅好奇灵犀的身份背景,但他不想主动去问,这些事若是灵犀想说,必会主动开口的。

        若是她不想说,问了也是白问,云琅何必去浪费这个口舌。

        不过,灵犀说起金甲门的时候,一副鄙夷之极的神色,让云琅倒是对这个金甲门产生了许多的兴趣。

        “我那大兄弟的样子,似乎对这金甲门,很感兴趣。”云琅似十分随意的问了下,心中却是对这个事情分外的上心。大汉国的冠军侯,有时候也会缺心眼,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地方。

        灵犀的脸上带着狡黠的光泽,翻身下了软榻,灼灼的目光紧盯着云琅,说道:“你们于我有救命之恩,不如我许你们一份前途,让你们可以在逍遥镇立足,算是报了救命之恩如何?”

        “成交!”

        云琅几乎没有考虑就点头了。

        灵犀的身份背景,云琅当真一点也不清楚,但是灵心门,在近来他已经了解了个大概。

        纤纤素手抚弦月如花如雪亦如蝶!

        天下四门之一的灵心门,在江湖中享有赫赫威名,几乎无人不知。

        灵心门中弟子更皆是女弟子,个个善医善琴。可用医术救人,也可用琴音杀人,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既是江湖人伤病之中的美梦,也是勾魂摄魄的夺命梦魇。

        身为灵心门人的灵犀,给出的立足承诺,云琅不用考虑,便可肯定,绝对比他们削尖脑袋所争取来的要好一些。

        云琅不想轻视自己,也不想轻视自己的大兄弟霍去病,但是他们在大汉国是呼风唤雨的公侯,可是在这里,那就是来自异乡的浪人。唯一依仗的身手,在这里也只是比手无缚鸡好一些。

        灵犀笑了起来,拍了拍手道:“你倒是个爽快人,你就不打算问问霍去病的意思?”

        “他会同意的,我想知道你的一条性命,能给我们换来怎样的前途?”云琅笑着问道。

        灵犀的脸色冷了下来,她最近很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她流落至此,便是因为她的一条性命有着不小的价值。

        “入九州镖局,我会给他们打好招呼的,届时,你们自去便是。”灵犀清冷说道。

        云琅耸了耸肩,九州镖局,这名字听着似乎一点也没有金甲门霸气。

        不过,这个前途值灵犀的一条性命,倒是值得一试。

        顶着一头湿发的霍去病走了进来,他的脸上依旧满是兴奋,“来,我现在好好给你们说道说道这个金甲门。”

        “灵犀姑娘觉得,这金甲门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垃圾。”云琅照搬了灵犀的话。

        灵犀也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对,我的确是这么说的。”

        刚刚坐下的霍去病愣神了好一会,然后使劲眨了眨眼睛,“灵犀姑娘为何如此说?”

        这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比刚刚那一个冷水澡,更让霍去病觉得内心通透,他心中的一团火被扑了个大灭。

        “因为金甲门,真的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垃圾。”灵犀可没想着解释什么,垃圾就是垃圾,还当不得她的什么解释。

        九州镖局。

        望着那蒙尘的金字招牌,破旧的大门,云琅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受到诓骗了,这里可不似有好前途的样子。

        霍去病呲了呲牙,嚷嚷道:“这应该是入流的垃圾吧,依我看,比之金甲门可要差了不少。”

        云琅无从反驳,这破旧的模样实在让他琢磨不出任何的词语,去扶正说辞。

        说这里有前途,属实有些违心了。

        但是既然来了,云琅打算看一看灵犀口中有大前途的地方。

        “吱呀”古旧的大门打了开来,走出来一个青袍老者。

        佝偻着腰,身形如骷髅般消瘦,苍老的脸颊上,皮肤如百岁老树般龟裂着,沟壑纵横。

        但他的笑容十分的和煦,似有一接触,就让人就心情变好的神奇能力。

        “两位可是云琅,霍去病?请进!”青袍老者伸出苍老的手,说道。

        云琅笑着点头,迈步走了进去,他很希望这古旧的大门里,是另外一番天地。

        然而,终归是让云琅失望了,里面和大门一样的古旧。

        地方倒是很大,不知有几进几出,还有一处小型演武场,但这些建筑,清一色的都很老,几百年都是云琅的一个保守估计。

        站在高悬“江湖正义”匾额的议事大厅里,云琅含笑问青袍老者,“还未问老者尊姓?”

        “不敢,不敢!冥夜有白,剑雨西来,老头白冥。”老者动作迟缓的俯首说道。

        冥夜有白,剑雨西来,白冥?云琅默默重复了一下,名字相当霸气,但是对于云琅这个初来者而言,白冥是哪号人物,真不知道。

        “见过白冥先生,不知镖局的主事人可在?”云琅笑问道。

        进来这么久,除了白冥老者外,不见其他的任何人,云琅只好开口问询。

        “在!老头我便是。”白冥老头笑得更和煦了,浑浊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云琅和霍去病,似乎非常满意,尤其是对霍去病。

        霍去病忽然放声笑了起来,“老人家,该不会这镖局只有你一个人吧?”

        白冥老头含笑点了点头,“霍小郎目光很是刁钻呐,当真只有我一人!原本人是很多的,只是我那些师父师兄弟子们都不甘寂寞,云游四方去了。”

        “还真是……”霍去病哑然无声了,看着云琅,目光有几分想打架的意思。

        云琅笑不出来了,如此就稍微……有些尴尬了,只有一个人的镖局,似乎并不能称之为镖局。

        不过,云琅历来是一个心态很好的人,只有一个老头的镖局又如何?自家兄弟来了,不就有人了嘛。

        作为大汉国侯,能踏伏西域,征服匈奴,整下一个镖局,云琅不觉得有什么难度。自家兄弟,文治武功,各有所长,又有何惧!

        倒是霍去病已有了几分想走的意思,这里显然并不适合他一展抱负。

        云琅见状,立刻说道:“承蒙老者垂爱,我兄弟俩,就入了您这镖局,您看如何?”

        霍去病眉毛一扬,一脸的不乐意,转念想想,云琅或许有自己的缘由,这才选择暂时作罢。

        白冥老头很是高兴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大黄牙,连忙说道:“这可就太好了,老朽巴望不得呢。”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