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一日看尽逍遥亭

第五章 一日看尽逍遥亭

        第五章一日看尽逍遥亭

        云琅和霍去病在九州镖局落了脚,也算是安了家。

        白冥老头很是高兴的忙前忙后安排着云琅和霍去病的房间,云琅和霍去病这两个年轻人

        的到来,让白冥老头有种枯木逢春的感觉,走路都开始哼起小调来了。

        云琅不知道白冥老头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看,这老头多少有些不太正经。

        云琅都有这种感觉,就不消说霍去病了。

        帮着白冥老头忙前忙后的时候,霍去病乐呵呵的跟三岁的小顽童一般。

        但当房间收拾好了之后,霍去病往床上一躺,就开始了连珠炮似的抱怨。

        抱怨的对象,自是云琅无疑。

        云琅默默的听着,一直等霍去病念叨完了,这才说道:“你觉得去金甲门做一门徒好,还是

        呆在这百废待兴的地方作一番事业更好?”

        霍去病猛地从床上翻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云琅,酝酿了好一会,才说道:“你这

        话对,也不对!踏进这个世界的第一脚,我就爱上了这片世界强大的武功,我的志向是武功。”

        “我刚刚问过白冥老头了,镖局有足够让你挑选的武功,你可以随意练,毕竟这里曾经辉

        煌过,不满意我们还可以抢!”云琅咧着一口整齐的白牙,说道。

        霍去病终于变得开心了,这是今天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强不强大?”

        “这我就不清楚了,得你练过之后才能知道强大不强大。”云琅笑说道。

        霍去病托腮想了想,“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我忽然间想我那一票兄弟

        了,若是人手一身超强的武功,千骑纵横,驰骋大漠,想想就过瘾!若那时,你说那刘凌算个

        啥!我撵死她八百回都没问题。”

        云琅无言,他不由想起了自己的一生,也忽然间有些佩服自己,他的人生真的好像开了

        挂。

        一个根正苗红的现代人,坠入历史的漩涡,无故背负上大秦的遗愿,周旋了整个大汉国,

        又纵横了西域。最后又再世为人,坠.落这个所谓的玄武世界,一个听都没听过的世界。

        好在,来的时候还顺道把霍去病给拽上了,倒也少了几分的寂寞。

        这一连串的经历,云琅觉得更像是轮回,遗憾的是,享的福有些少了。

        “你在想什么?想家了?我也想了!”霍去病把下巴顶在了云琅的肩膀上,幽幽说道,

        云琅轻笑了一声,“想又如何,上苍既然给我们安排了这么一条路,走不完,估计是回不去

        的。”

        霍去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话倒有几分你云琅的水准,还是说说正事吧,我倒是挺

        好奇,你打算如何白手起这个家?白冥老头的根基,你我恐怕用不上。”

        “你难道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白手起家?”云琅说道。

        白冥老头老了,干不动了,这是他面对云琅和霍去病时,非常直接说出来的事实。

        而他所能做的,就是给云琅和霍去病当管家,顺带提供一些钱财。

        所以,云琅和霍去病进了这九州镖局,那么九州镖局这块曾经辉煌过的金字招牌,就需

        要云琅和霍去病重新扛起来,然后把它擦的越亮越好。

        三人非常郑重的谈完这等大事之后,云琅和霍去病搬了梯子,就去擦那块招牌了。

        这块招牌真的需要越亮越好!反正云琅是这么认为的,作为一个打开门做生意的地方,

        招牌就是脸面。

        蒙尘的脸面,再如何瞎了眼的人,估计也不会真的走进来。

        霍去病拿着抹布擦的很认真,连那细小的缝隙都没有放过,擦过的地方更是看不见一丝

        的污渍,好像一瞬间重新做了一块全新的金字招牌一般。

        “你可不是这么精致的人,为何今天做事如此细致了?”云琅奇怪的问道,这一点都不像他

        熟悉的霍去病。

        霍去病两只铜铃般的眼睛,紧紧盯着招牌上一块缺掉的黑漆,正琢磨着该用什么样的方

        式才能把它弄好,让它看起来跟新的一样。

        听闻云琅的话,霍去病没回头,瓮声瓮气的说道:“厉兵秣马纵横了大半生,那样的日子,

        我已经得到满足了。现在,我也想做一做精致人,如你云琅这般,我打算先从这块招牌开始。”

        云琅大笑了起来,说道:“真是人间怪事,此地竟成了你冠军侯的人生转折地,福地,福地

        啊!”

        “不过,你还是不要学我了,我不精致,倒是俗到了骨子里。你倒是可以学学皇帝陛下,

        他就很精致。”云琅左右看了一眼,这才接着说道。

        霍去病甩了甩抹布上的尘土,说道:“我乐意!”

        又是如此,这话饶是云琅也不知道如何去接了,那便学呗。

        聊天突然中止,这是云琅和霍去病的常态,能不多说一句话的情况下,霍去病永远不会

        多说一个字。

        好在云琅和霍去病,早已熟悉到不需要用过多的语言去交流了。

        白冥老头搬着一张桌子走了出来,上面铺了一张白布,还放着一叠的红纸,这是云琅要

        求的。

        他要招人!

        偌大的一个镖局,云琅和霍去病两个人,外加一个白冥老头不可能撑得起来,跑腿打杂

        的,那是必须要有的。

        好在白冥老头有钱,这事云琅一开口,白冥就答应了下来,并且主动请缨去招人。

        “云琅,霍去病,你们看好家门,招人的事儿就交给老朽了!”白冥咧着一嘴的黄牙,乐呵

        呵的打了个招呼,走了。

        “我总觉得让白冥老头去招人,这事儿很不可靠。”霍去病在白冥老头走远了之后,悄声说

        道。

        云琅笑道:“无妨,只要能招到人就行。”

        霍去病叹了口气,“我现在要精致,就不跟你争了,但你恐怕得准备第二次开张了。”

        云琅淡淡的笑着,没有吭声,天边的火烧云倒是挺好看,跟今天的霍去病有得一拼。

        这家伙竟真的不争了,这已是第二个变化了!

        人一旦变起来,就有点可怕……

        至于白冥老头能招到什么样的人,云琅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只要招到人。而且这些人四

        肢健全,脑子也正常,云琅就满意。

        在经济大爆炸时代度过了小前半生的云琅,自是非常熟悉那个时代同样爆炸的一个行业

        ——快递!

        现在的镖局,不就是快递的前生嘛。

        云琅觉得在这个世界,越过快递的前身,直接做后半辈子,应当是一件相当可行的事情。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时代车马太慢,倒是有些制衡,不过也不是大问题。

        因而,找什么人,根本就不是关键所在。

        当霍去病从梯子上下来的时候,金字招牌亮的有些晃眼,那块掉了漆的地方,也被他用

        炭灰和树胶给补上了。

        云琅泡了一杯茶,已经准备歇着了,霍去病提着水桶却又开始洗刷卧室的门窗了。

        “霍小郎,那里挺干净的,没必要再擦了。”云琅打趣说道。

        霍去病已经上手了,回过头咧咧嘴,说道:“闲的无事可做,总要动动手脚才行。”

        云琅只能感慨,毕竟是战场上厮杀半生,打理生活都不需要亲兵上手的人物,这手脚,

        有时真是自愧不如。

        如此,云琅便心安理得的在那张躺椅上歇了下来,顺手抱起了一只在边上玩耍的大猫,

        搁在了怀里。

        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望着怀中小狗般大小的大猫,云琅一下子便想起了大王的影

        子。

        初到大汉国,云琅最先遇到的除了太宰,便是那整日跟在太宰身边巡山的大王。

        到了这里,稍有不同,最先遇到的是美貌的灵犀。但是经过灵犀之手,云琅见到了和太宰

        有着诸多相似的白冥,还有怀中这个小家伙。

        进到这个镖局,这只还在幼年的大猫,其实也是云琅选择留下的缘由。

        有些事,太过于相似……好似冥冥中注定了的一般。

        “也不知你有没有名字,我且就叫你——大王吧!”云琅仰头望着头顶繁盛的梨花,喃喃说

        道。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