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皇帝小儿

第十一章 皇帝小儿

        第十一章皇帝小儿

        当霍去病得知,这个世界上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也叫刘彻,并且很有可能和他与云琅一般,也是从大汉朝而来的时候,他好几宿没睡着觉。

        在这片陌生的世界,遇见皇帝陛下,他是激动的。

        但激动之余,就伴随着很多的问题。不过这很多的问题,大部分都是他替云琅想的。

        他是一个不喜欢动脑子的人,但这回他对脑子这个东西格外的看重。

        云琅曾经浅言提及过的,深谋布局下的一切,当他们被这该死的上苍,无情捉弄到这片荒野之上的时候,那根弦便已经断了。

        但是,当皇帝陛下重新跃入眼帘,一切或许又会重新上演。

        或许,在这外敌不明,世道不清的世界里,会有所改变。

        但有些事,终究是无法逃脱的……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霍去病出现在了云琅的房间,他看上去很是萎靡,坐上椅子的第一句话,便说道:“阿琅,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去觐见陛下?”

        “应该,我已经准备好了行程。有我们三人,这里便是大汉。”云琅淡淡的笑着说道。

        大汉国那片他曾经想尽前方百计都融不进去的异乡,在这里,变成了亲切的故土。

        云琅一直以为他是孤独的,尤其是在大汉国最初的那段时日,岁月被分割成了很多残斑,一半现实,一半虚妄。

        他始终成为不了一个大汉人,融不进去的大汉,回不去的故乡。

        可当他真的成为了大汉人之后,那该死的上苍又把他拨到了这无情的荒野。

        上苍,或者说那些神明,他们跟云琅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好在,这玩笑终于让云琅感到一丝美好的存在,有霍去病,有皇帝陛下刘彻,那这里终将成为汉土。

        这一点,云琅是自信的!

        而且,或许还不仅仅只是他们三人……

        对这个世界,云琅忽然间有了强烈的期待。

        霍去病大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问道:“你就不担心,再次的针锋相对?或者,你会成为你经常用的小白鼠?”

        云琅笑了起来,他终于知道霍去病担心什么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我们都想着回去。”云琅说道,“或者,这里将成为汉乡。”

        霍去病耸耸肩,一口气啜干了杯中的茶水,而后重重放在了桌子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走吧,是不是陛下,都尚未可知。”霍去病站了起来,翻身敏捷的从窗户上翻了过去,“不过,在走之前,我需要先睡个好觉。”

        云琅摇头,放下了手中正在写的笔记,封皮上是硕大的四个字:西北理工。

        不管这个世界真正德面目是如何的,云琅需要一些信号。

        刘彻的出现,让云琅有了一些非常奇怪的感觉……

        ……

        雄伟的高墙内,富丽堂皇的大殿中,阵阵丝竹之音飘扬而出。

        刘彻瞪着眼睛,一脸愤然的看着殿中偏偏起舞的宫娥,那近乎透明的衣衫下婀娜的身姿并不能吸引他半分的兴趣。

        来到这该死的地方已经半月有余了,他近乎从未踏出过这座宫殿。

        他每日间,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看这些宫娥唱歌跳舞。

        震怒的刘彻,砍了很多人,但该跳的依旧在跳,该唱的依旧唱的咿咿呀呀。

        歌舞升平的气氛中,刘彻是孤独的,现在他终于相信了这不是他的大汉,而是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地方。

        他还是皇帝,但却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力的皇帝,他唯一能指使动的就是门口那两个毕恭毕敬,但眼神总是喜欢到处乱瞟的小太监。

        曾经熟识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曾以为雄才大略的他,在离开了那些信赖他、讨好他、巴结他的人之后,一切都变成了空白。

        在这里他想了很多的办法,试图摆脱这个傀儡的处境,但全部都失败了。

        他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跳的还是同一支舞,唱的还是原本那糟糕到想让他杀人的曲子。

        刘彻改变不了任何的东西,他只能这样看着,听着。

        这几天他无数次想起云琅,他在想,如果云琅在他这样的一个处境,会怎么办?他应该会是有办法的。

        刘彻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觉得云琅应该是会有办法的。

        然后刘彻又开始想,如果是云琅,他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拿回权力,改变这一切。

        最后,刘彻又觉得,云琅可能会有办法让自己自由,舒服一些,但应该拿不回权力。

        刘彻想起曾经,云琅不管怎么玩,都始终玩不出他的手掌心,这里,可能也是如此了。

        “皇上!”小太监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低声唤了一声。

        刘彻烦躁的摆了摆手,示意带人进来。

        又是那些该死的山贼,土匪。

        当刘彻改变不了这一切的时候,他就开始作妖了。

        每天有无数的人来给他进献美女,然后他就开始给这些人封官。

        谁给他进献美女,就给他封官。

        不管这些官,到底能不能上任,有没有职权,金口玉言先封了再说。

        然后那些绿林山贼就闻风而来,他们给刘彻献上了大量的美女,也不求那官到底能不能当,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正正当当的名头。

        想想,当山贼冲出山道,大喊一声:“骁骑将军在此,留下买路财。”

        那场景,刘彻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

        在小太监的引领下,一名士族走进了大殿,恭敬的拜倒在地,“参见吾皇,吾皇万岁。”

        “参见吾皇,吾皇万岁!”

        他身后那一群正值芳龄的少女,有样学样的拜倒,高声呼和。

        只有在这个时候,刘彻才有一种作为皇帝的威严,他正襟危坐,道:“都起来吧。”

        “这些女子是谁进献的?”刘彻开口问道。

        那士族弯腰颔首,答道:“此乃平丘山普真道统门下真机真人,进献于吾皇陛下的。”

        “想求何职?”刘彻目光紧盯着那士族,问道。

        士族面色有些尴尬,顿了顿,开口说道:“启禀陛下,真机真人历来有一颗忠贞报国之心,为陛下征战四方,马革裹尸乃是他的毕生所求,故而想求陛下赐予将军之位。”

        刘彻笑了起来,这些人的胃口倒是越来越大了,将军之位都敢如此来求。

        不过,也无大碍了,反正这圣旨下去,也就是扔进湖中的一条死鱼,连个泡都不会吐出来的,又何必在意。

        斟酌片刻,刘彻说道:“那就中郎将骁骑将军吧。”

        那士族忙是拜倒在地,叩首喝道:“吾皇万岁!”

        小太监一脸欢乐的去拟旨了,这是他近来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好像有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打发走了那士族,刘彻只是瞥了一眼那些姑娘,就不想理会了。

        这些可怜人家的女子,自然有人管束,不需要他劳那心思。

        平丘山普真道统门下?

        刘彻出神的念叨着这个名号,他蓦然想起了云琅的西北理工。这狗屁什么道统,与云琅那西北理工相比,可真像是一坨屎。

        西北理工……西北理工……

        刘彻轻声念叨到,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他要下一道认真点的圣旨。

        亲自动手研磨,笔尖在砚台上轻轻按压了两下,刘彻摊开纸,提笔写了下去。

        “朕昔闻在唐、虞,画像而民不犯,日月所烛,莫不率俾。周之成康,邢错不用,德及鸟兽,教通四海,海外肃慎,……特诏西北理工,乐师、舞者,以为朕所用,谱海晏河清,盛世长歌。”

        一口气写完,刘彻看着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