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微漾之心

第十五章 微漾之心

        第十五章微漾之心

        “你猜的差不多了!”灵犀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般,有些颓丧的说道。

        云琅随便在旁边的巨石上坐了下来,接着说道:“我与霍去病都是普通人,在这茫茫人海之中,恐怕是最不起眼的两个人,你躲避江湖纷争,我是可以理解的。但你为何非要躲在我们这两个普通人的身边,与你并没有什么帮助不说,反倒还会拖你的后退。”

        灵犀古灵精怪的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说道:“这个问题,你是不是思考了很久?”

        心思被点破,云琅也并没有什么尴尬之处,这个问题他的确思考了很多,便点了点头算是对灵犀的回应。

        “好吧。”灵犀说着,伸手似是在抓着这山间的风,说道:“今日既是打开天窗说亮话,那小女子也便不藏着掖着了,与其说躲在你们身边,倒不如说赖着不走吧,与你实话说吧,我只是对你们好奇。”

        好奇?

        云琅看向了灵犀,这个理由可以算是一个理由,也可以不算,总之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灵犀轻声笑了起来,扭头望着云琅,目光之中好似星光闪烁。

        “怎么?又不相信我?”灵犀问道。

        云琅撇嘴,没有吭声。

        信她,云琅可能是个蠢货。

        和龙武世界的这些人相比,云琅没有发现他和霍去病,跟这些本土之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身高也差不多,语言更是没有丝毫的障碍。

        根本不用刻意的去掩饰,就足以看的出来的,都是同一族群的人。

        有什么值得灵犀可好奇的?

        灵犀许是猜到云琅肯定会这样子想,于是又说道:“前几日我收到了宗门的来信,信里面的内容,我想你可能会比较感兴趣。”

        说话之际,灵犀眼睛里的光芒,像是在勾?引云琅。

        “我跟你的宗门,并无任何的关系,我如何感兴趣?”云琅奇怪的反问道。

        云琅和霍去病,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两根相依的浮萍,除了对方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他们感兴趣的地方,当然,除了回去的方法。

        灵犀狡黠的笑着,一脸的欲擒故纵,说道:“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我不太喜欢卖关子。”云琅面有愠怒,说道。

        灵犀吃吃笑了起来,伸手扒拉了一把云琅,说道:“哟,这么不禁逗的,好吧,与你实话说吧。宗门近日发现了许多如你这般的外乡人,都是从外面进来的。实力低微,衣着与你当初相近,说话的口音更像。”

        云琅猛地怔主了,这个消息,他的确感兴趣!

        “还有没有其他的消息?”云琅压住心中的急切,问道。

        灵犀耸了耸肩,俏皮的说道:“没了,这些消息还不够吗?衣着差不多,口音更像,分明就是你的家乡人。”

        云琅比较认同灵犀的分析,刘彻出现在这里,并成为了傀儡皇帝,就让云琅有这样的猜想。

        可能来到这片世界的,不单单是他和霍去病。

        但这只是云琅的一番猜想,到底是不是,还需要亲自见过才能知道。

        很难说会不会是同名同姓之人,不过灵犀的这个消息,倒是给了一个实锤。

        云琅觉得,他的那些猜想,恐怕会是真的。

        摇了摇头之后,云琅说道:“只是这些消息还不够,没有亲自见过,我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我的家乡人。”

        灵犀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这些消息已经足够了。

        她赖在云琅和霍去病的身边,这是一点非常重要的原因。

        她想要看清楚云琅和霍去病,到底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龙武是一片非常敏?感的大陆,长年与鬼方的战斗,让龙武的每个宗门都有着错综复杂的情报体系。

        一点点蛛丝马迹的动静,各个宗门瞬间都能知晓。

        更不要说突然涌入了那么多的外乡人了,这一次,被挑动起敏?感神经的,不仅仅是灵心门,而是几乎所有的宗门。

        “你的宗门特意给你写来这样的一封信,恐怕不单单是告诉你这些消息吧?”云琅故意问道。

        灵犀出神的望着云琅,开口问道:“你是想要套我的话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云琅也不反驳,他的确是在套话。

        既然灵犀的宗门为灵犀特意来了这么一封信,那肯定是带有一些解决办法的,这是云琅所关心的。

        那些所谓的外乡人,十之八?九应该是来自大汉国的人,即便目前还没有确定身份。

        云琅也不想这些人,刚走进龙武,就遭到龙武土著的屠杀。

        这些武技超凡的妖孽,对付大汉人,宛如切瓜砍菜。

        灵犀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你倒是难得的诚实一回。既然你都如此的诚恳了,那我便告诉你吧,的确不单单是告诉我那些,宗门要我立刻回山,我可能要离开了,你不伤心挽留一下吗?”

        “我不习惯伤心,尽力避开与解决伤心的事情,把伤心变成不伤心,才是活着的态度。”云琅略有失望的随口说道。

        至于灵犀要走,老实讲,云琅还真没有什么感觉。

        谈感情算不上,谈交情更算不上的关系,惜惜作别实在有些过于假了。

        灵犀撇嘴,说道:“你这话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但你这人……太铁石心肠了!我虽不是娇滴滴的小家碧玉,邻家淑女。但也貌美如花,心灵手巧,你就不知道怜惜一下?”

        “在床上怜惜?”云琅瞥了一眼灵犀问道。

        云琅的话让灵犀沉思了好久,她觉得云琅说的似乎很认真。

        于是,灵犀举目望了一番周遭茫茫四野,对云琅说道:“天为被,地为床,你若不嫌弃,小女子便依了公子!”

        微带潮气的南风拂过脸颊,云琅望着灵犀,不知作何计较。

        云琅的肠子,此时是青的,他早知灵犀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何一时嘴瓢,就说了这废话了。

        “身子太弱,经不起这南风拂面。”云琅躲开了灵犀的目光,说道。

        堂堂大汉云侯,在这小山坡上,竟被一名女子给调?戏了,那火热的目光,看的云琅内心发慌。

        更像是身份调换了,此时的云琅更像是一位娇羞动人的黄花闺女,而灵犀则是那心怀不轨的大汉。

        灵犀挑眉浅笑,语气却是格外严肃的说道:“看来,你还是不爱我。”

        云琅抬头,诧异的看着灵犀,这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让云琅十分的震撼。

        他对灵犀确实谈不上爱,但男人有时候总有那么几分古怪,不知为何听到灵犀说这话,云琅心中有点失落。

        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绪!

        灵犀站了起来,微风拂去了她裙角上的尘土,她的目光纯澈,眺望着不知通向何处的山路。

        “负心郎,我走了!希望下次见面,你会与我在床上惜别。”灵犀回头冲云琅浅浅一笑,而后双臂微扬,纵身掠下了山丘,如同一只翩翩蝴蝶飞向了远方。

        云琅愣在了原地,负心郎的名号来的太过于仓促。

        这是云琅历来非常讨厌的一个称呼,结果就这般毫无征兆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霍去病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云琅的身边,“哟,负心郎呢!”

        云琅没好气的返身一脚踹在霍去病的屁?股上,说道:“你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也不怕灵犀这只老虎把你给啃了?”

        霍去病一手攀在树枝上,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这我倒是不怕,怕的应该是阿琅你。人家姑娘都那般主动了,什么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都说出来了,你竟没有动心,真真让我失望。”

        云琅斜看着霍去病,说道:“你的心思恐怕不是在这上面吧?”

        “天地为新房的洞房花烛,我还真没看过,想见识见识。”霍去病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