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学 - 军事历史 - 汉乡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东方朔谋

第二十章 东方朔谋

        第二十章东方朔谋

        东方朔掰着两个手指头,在云琅眼前晃了一下,说道:“此事在某家看来,有二。这其一便是云侯刚刚所说之缘由,其二呢,恐怕是他们还没摸清我们的底细,更可说,他们对我们的来历颇为感兴趣。”

        云琅点了点头,东方朔所言不虚,这两者恐怕当真是皆有之。

        敲打了一下台面,云琅站了起来,说道:“东方先生,可愿与我同往?此去京都,一场恶战,恐怕难免。”

        东方朔一脸笑意的站了起来,摸着他那飘逸的长眉,甚是洒脱的说道:“同去,同去!容我告个别。”

        相携出门之后,东方朔转去了后院告别,云琅则缓步到了大殿。

        李长风和霍去病两人像个两个傻子一般,笔直的站在大佛像前面,定定的望着佛像。

        云琅走过去,并排跟他们二人站到了一起,顺着他们的目光,云琅现他们是在看大佛的眼睛。

        说来也奇怪,不管走在哪个方位,这大佛的眼睛,好似都在注视着自己一般。

        “长风兄,也不知这是为何?”云琅打破了沉寂,问道。

        李长风闻言,转过身来云淡风轻的一笑,说道:“某确实不知!”

        云琅笑了起来,说道:“长风兄,为天下江湖之盟主,竟被这小小庙宇的佛像给震住了,不至于吧?”

        “至于,至于!长风所修乃是剑道,佛家玄奥,许多东西某都搞不清楚。更何况,云兄怕是误解了,此小玄天可不是小小庙宇,此地至少有三位,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李长风十分郑重的说道。

        云琅和霍去病闻言,俱是一脸的诧异。

        这庙宇虽是五脏俱全,格外的幽静,但看着的确不大。未曾想,在这里竟有三人比李长风的实力还要高。

        李长风的这话有些骇人,他的身份地位便是实力的象征,能坐上武林盟主的绝对是江湖之中无比拔尖的存在。

        而就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竟就有三位比李长风的实力还要高的存在,而且这话还是李长风亲口所说的。

        不由得,云琅觉得这个地方深奥了起来。

        正说话间,东方朔陪同着一位白须飘飘的僧人走了出来,这僧人一脸慈悲之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贫僧空悟,见过三位施主。”老僧双手合十,遥遥一礼。

        云琅不敢怠慢,微笑着也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东方朔站出来解释道:“云侯,冠军侯,这位是某家师父。听闻二位到来,师父非要见上一面。”

        李长风与空悟似是故交,他笑吟吟的说道:“原来空悟师兄也对这二位感兴趣,看来我不是唯一一个。”

        空悟笑了起来,缓步走到了云琅和霍去病的正前方,一边打量着云、霍二人,一边说道:“自是感兴趣了,这二位皆是人中龙凤,天下不可多得的文武之将!见一位便实属难得了,切莫说一次得见两位了。”

        李长风飘逸的丝如他的剑法一般,于风中轻轻舞动,薄唇轻动,说道:“师兄真是好眼力,长风自愧不如。我只知这二位来历非同寻常,却不知这二位竟是如此人物!”

        “你于道中走,我与佛中坐,观人善恶辩天下风云,殊途同归。我佛之意,让我成就一双慧眼,前世今生来龙去脉,倒是能辩一二。”空悟似吟似诵般的说道。

        云琅尽力去听了,但却无法彻底的听出空悟话中之意,话外之音。

        好像,他能够看透云琅和霍去病的前世今生,来龙去脉一般。

        科技时代而来的云琅,对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心存敬畏,但也心有怀疑。

        他故意说道:“大师看来是看透我了,不知大师可否看出,我走了几世?”

        常人说这话,像是没话可问,而问的废话。

        但云琅与他人大为不同,他的三世,都是他亲身所经历的。

        他就像是溯着时间的长河,一路逆流而上,在这个人类自身展到极致的时代,像是走到了最初的模样。

        这是真正的人为本,自身之宇宙,比物质之宇宙更为鼎盛的时代。

        它更像是人类最初的模样!

        空悟大师眯着一双慈祥的眼睛,面若春风,缓带笑意。

        他说道:“你走了千世万世,人间三皇向前走,而施主你,却是向后走,回本朔源。只是,在你自己的心中,你只走了……三世!生一世,立一世,造化一世!”

        云琅的心脏陡然狂跳起来,这僧人好生邪门!

        云琅问这话,就有几分刁难的意思,他是觉得这僧人有些吹过头了。

        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就说了出来。

        明明白白的答案,甚至于说所出来的竟比云琅自己所认为的还要深邃几分。

        老实而言,其实空悟大师最开始的那一句话,云琅并没有听懂。

        很受震动的云琅,忙双手合十,请教道:“还请大师明示。”

        在内心深处,云琅有些后悔那句刁难的话,不过也正是那一句话,让云琅得到了意外的现。

        李长风所言不虚,这里还真是深藏不漏之地,空悟大师即便不是那三人之一,定也是一位得道高僧。

        空悟大师看着云琅,说道:“施主,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或许等你见到那位皇帝陛下,就会清楚这一切。如若在那时,施主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可再来此。”

        云琅有些遗憾,不管是真高深还是装神弄鬼,装模做样的高深,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云琅总觉得心中有些别扭。

        但看空悟大师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细说下去,云琅也便只好作罢。

        那空悟所说那几句话,在云琅的心中,却是留下了极深的影子。

        隐隐中,云琅有一种被空悟堪破了人生的感觉。

        对于云琅的来历,李长风似乎也格外的感兴趣,他的手指如女人般缠绕着鬓间飘扬的丝,玩笑般说道:“空悟师兄,你这说话说一半的作风,真是很让人讨厌。我们两只脚,都已经踏在你的地盘上了,话总该说明白吧。”

        空悟仰头观天,长叹一声道:“非是贫僧不说,而是此乃天机。”

        李长风颇为无语的也叹了口气,“天机,天机,我怎么就从未触摸到天机呢!扫兴。”

        空悟和煦轻笑了起来,“贫僧赠你一言,云施主之安危,你可得护个周全。”

        “呀!我好歹也是这武林盟主吧,你让我给这小子当护卫?有没得搞错哇?”李长风吃惊嚷嚷了起来。

        虽不喜空悟说话总是那种玄而又玄的姿态,但李长风信空悟所说的话,毕竟他走到今日,多数是空悟所指点的。

        “信则有,不信则无,贫僧此言,你最好信上一信。”空悟说道。

        李长风望了一眼云琅,挠了挠眼角,神色有几分幽怨。

        虽然他自己主动做这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灵犀的关系,他也有这种想法。

        但被人安排出来,这就让李长风心里有些别扭了,毕竟怎么说他也是武林盟主,骨子里的清高气还是要的。

        云琅诧异的看着李长风和空悟,他们就这么给他安排上了?

        云琅一度以为,他就是一根飘荡到这里的浮萍,但一只脚踏进这里,事情似乎有些变味了。

        “空悟大师,听你这般说的意思,我似乎是比较特殊之人,那我这条小命,也应当是安全的吧。”云琅笑着说道。碰见这类神神密密的事情,云琅的那点脑子有时候也匮乏的很。

        空悟缓缓摇头,“非也,非也!恰恰相反。云施主,也莫要顾虑太多,顺从心意去做便是了。”